暖め合えた日が
相依取暖的日子
もうどうしようもなく愛しい
却那么惹人爱怜
いつか どこか また出会えるなら
但我们一定会在 某时某地再度相遇
傷を付けたことも許せるのかな
那时就算伤害彼此也一定会被原谅
窓から覗く枯れた蔦の葉
窗外能窥见凋零的草叶
風に吹かれてまた落ちていく
被风吹拂翩翩而落
カナリア あなたのその歌声は
小小的金丝雀 你那动听的歌声啊
深い深い森へと差し込んだ光
是幽暗森林里仅存的一丝光明

于是我的女孩呀,跺着她的小皮鞋跟,哼着她怎么也听不腻的歌,漂亮的眼睛狡黠地打量着身边的人,含着糖的嘴里跳出蜜也似的话语,贴着我灼热的脸颊,我想我很久以前就在我喜欢的书里见过她,在她把我的心变成她的私有财产之前。

柠橙结婚!!!

铺梦不败逐梦不息:

柠橙本一宣《恋爱化学》终于来啦!

非常感谢各位STAFF的努力!!!辛苦了!!!!!

以下是本子相关信息:


刊名:《恋爱化学》

类型:跑跑姜饼人同人 柠檬×柳橙

规格:A5

页数:待定

字数:3w6左右

价格:视预售人数而定

预售时间:11月左右,具体以终宣为准,极可能参与CP23场贩。

(购买前5名赠送所有特典,微博和Lofter各抽一名赠送,其余则需自行购买,特典均为捆绑销售,暂不拆卖单卖。)

Lofter抽奖相关请看下文。


Staff:

主催:西铀 @我变成鸽子啦! 

封面:mr @tomatooo_ 

特典挂件:碳酸 @Crrrr 

特典吧唧:sy @SYDTW 

特典明信片:尻 @三个尻尻没头毛  小黑 @黑理miu  杏梨  @杏梨·柯克兰🇬🇧 

文:白清墨 @冷圈好饿❗  薄荷 @薄荷冰沙  墨卿雪  @美国棒棒冰.  铺梦 @铺梦不败逐梦不息  西铀 @我变成鸽子啦!  折原怜 @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排版:尻 @三个尻尻没头毛 

校对:铺梦 @铺梦不败逐梦不息  西铀 @我变成鸽子啦! 

宣图:sa @rickytickytavi 

代理:鲸鱼组


注意!本抽奖条规仅限Lofter内有效!

推荐本条本宣并在本宣下评论即可拥有参与抽奖资格!我们将在11月8日公开抽奖过程并选出一名幸运柠橙男孩/女孩!

有购买意向的朋友请在本条下面大力留言!以便能够我们初步确认印刷数目!

禁止在本条下开小号刷评论影响统计预售人数!!!疑似小号并中奖者将取消本子及特典赠送资格。微博与乐乎将会抽选出两个不一样的幸运儿,如为同一人将再次在Lofter中抽取获奖者!

非常感谢您的支持TT!


从九月三十号召集STAFF到十月六号一宣发出,这期间各位文手一天2k字画手老师也都很努力地产出,每位老师私下还有学业生活的安排,能抽空赶本实在是万分感谢!!!各位老师的作品都超级好次绝世靓丽!!!!!6个人3w6甚至还要多是真的不亏的!大家都来看一看柠橙他们是真的好!

在最后我们要大声喊出!我们的宗旨是!让柠橙结婚!!!

灰灰脑丝是神吧……

性❤感❤美❤少❤女❤灰❤灰:

手书做好了!

av33244164目前还在审核中ww

※部分描图
※部分雷凯要素 避雷注意

详细剧情请看来自 @薄荷冰沙 同名同人文!

收录于《纸短情长》同人本↓

http://19820121.lofter.com/post/1d7a1a2a_12b1a31a0?sharefrom=lofter-android-6.0.5&shareto=qq

【6713】关于剪刀石头布输了之后

*大概是一个甜甜的短打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要跟你这个傻子坐在这里吃东西……”

梅花十三看着坐在一旁对着一大桌点心垂涎三尺的伍六七,头疼地撑住额头。现在他们正坐在街头一家小吃店的座位上,桌上再普通不过地放置着白色瓷碟,装绿豆沙的锅倒是上面画有红花。就因为昨天伍六七这个家伙说什么都要和自己猜拳打赌,还说了许多激将的话,自己一冲动就和他比了,结果是她石头对方布。伍六七马上就趁着胜利,乐滋滋地提出了请求——让梅花十三和自己一起去吃顿饭。自己当然是马上反对了,哪有杀手做这种无聊的事情还一起出去悠闲地喝个茶的啊?最后又是一轮即将,不明不白地答应了。

“要不你先食?好好味的。”伍六七的眼里全是上面的奶黄包、泡椒凤爪、蒸糕,最后视线则落在了蒸笼上的虾饺,薄薄的外皮做出了水晶般晶莹剔透的效果,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里面的虾肉,盘边还有放了甜椒的蘸酱。如果换作别人肯定馋死了。可梅花十三并没有什么兴趣,筷子都没拿起来,伍六七见梅花十三不吃,自己也吃不了,开始急了,“这样才有绅士风度嘛。”

“好烦。”

女刺客冷漠地回应他。他也不在意,只是好像思考起了什么。突然,他一捶桌子,这一下梅花十三没有料到,神经第一反应差点就让她拔出了暗器。她问:“你又在发什么疯?”

“没想到小姐有这样的习惯。”伍六七的脸上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表情,他微微假咳嗽了两下,正当梅花十三疑惑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干嘛的时候,伍六七用筷子在蒸笼里夹起一个虾饺,对着吹了几口气来散热,生怕掉落又伸手在下面接着,小心翼翼托举到梅花十三的嘴唇边,“乖,啊——”

“你到底在干嘛啊!”

她瞬间明白过来伍六七在想什么,羞愤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小刀架在他的脖颈旁,大拇紧贴冰冷的刀片,终于忍无可忍。小摊外面人来人往,没有人在意到这边的状况。

“不要生气啊,我真的只是想让你尝尝这里的吃的,又便宜又好吃。你不是天天都在执行任务吗,偶尔也稍稍停下来享受一下嘛。”

被梅花十三这么一吓,整个虾饺都掉到木桌下面了,伍六七惋惜地低下头看了一眼,语气变得严肃认真起来。他缓缓放下筷子,叹了一大口气,呆滞地看着满桌的美食。实际上,她从来的时候就感觉伍六七想要找机会杀了自己,因此她一直处在高度警戒的状态,都没有去好好看看桌上的美食。不过看起来,伍六七也的确不想那样做。

“就尝一下嘛,又不是毒药,没有关系的。”

这回轮到梅花十三叹气了。她慢慢地松开对伍六七的束缚,她坐回位置上,扫视一下桌上的菜,夹了一个奶黄包,咬了下去。

太甜了。

不过,还不赖。

【瑞凯】WAR

*庆祝瑞凯本的短打

女孩把糖纸剥开,顺手丢进长椅旁的垃圾桶里,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打算走人,即便她的面前是一群混混。

“喂,凯莉,我们上次的账还没算完呢,你别想着简单完事。”

混混们见她要走,连忙一边一个堵住她的去路,现在是上课时间,而翘课出来的她是不可能得到任何外援的。他们缩小了包围圈,女孩终于停下脚步,仔细打量了一下堵住自己路的人,还因为不耐烦,而用脚尖在地上画圈。她想了想,然后用看卑怜的人的抱歉语调说:“可是我不记得你们了,你们是谁来着呀?”

“你别给我装疯卖傻。”

得到对方近乎咆哮般的回应,凯莉像应付不了小孩子一样叹了口气。这学校人这么多,她哪有时间去全部记下来?那也太麻烦了。他们可能是之前因为对她使用卑劣称呼而被她暴打过,或者是刚好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在她面前秀。一开始凯莉还乐于与他们干架并欣赏他们落荒而逃的样子,但是这段时间因为诸如此类乱七八糟的原因找上她的人太多了,她正想着要怎么解决呢。

“本小姐现在没有心情陪你们玩,要不你们下次再来?”

对方因为她和蔼的语气而五雷轰顶,直接一个箭步冲上来想直接击倒她,她轻轻后退一步,刚要回击上去,就被突然出现在旁边的人拉住了手臂。

“凯莉,你在干什么?”

马上反应过来是谁,凯莉挣脱开被拉住的手臂,白发的少年站在那里,扫视了一周被他的突然出现惊到的混混们,却只是以平淡的口吻去问女孩,即便那几乎是肯定句语气——他看了一下与她对峙的人,便马上猜到发生了什么。

“哎呀,瞧瞧谁来啦,真叫人吃惊,”女孩向混混们耸了耸肩,一脸惋惜,“现在不是应该待在教室里听数学课吗?”

“......我路过你教室的时候看见你不在。”

她说得对,他本是去帮忙搬资料的,直到路过她的教室前。他下意识地瞄了一眼,里面的学生都在听课,几十个座位里只有一个是空着的。那个座位上没有与其他学生一样成堆的复习资料,而格瑞立刻就知道是谁又出了事。他摇摇头,飞速往楼下冲去,果不其然,刚好让他撞上一场即将发酵的群架。

“凯莉,你要临阵脱逃吗?”

对方的怒火已经遏制不住,先别说有个人突然打断了他们,而且还在这么云淡风轻地聊天,简直是一通羞辱。

“你们打扰了本小姐玩的时间,作为惩罚,我可要好好地教训一下你们。”

凯莉将头发扎起来,没有办法,格瑞这个家伙就是爱多管闲事。无论自己要和谁打架,他总要阻拦自己,从他们许久以前认识彼此开始就是这样。这回她决定速战速决。但是相同的事情又一次发生了,格瑞挡在她面前,把袖子束上去,摆出备战的姿态来。

“你赶紧给我离开,凯莉,别再弄出乱子了。”

“我来解决。”

老师们超棒😭😭😭😭

soulQ:

金秋十月,桂花飘香,在这个秋高气爽的季节中我们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瑞凯本终于和大家见面啦!

锵锵锵!

喜欢凯莉喜欢格瑞喜欢瑞凯的小伙伴千万不要错过哦!

今天起到10月14日24点都为预售期,接下来就是通贩啦~


预售&通贩地址请点击:淘宝入口


同人本的制作以及包装快递周转都需要些时间,为了让大家的本子安全到达也会对本子的受损做严密检查,所以出货时间定在了11月中旬左右啦~希望大家理解!

在这里感谢飞絮太太的封面,沙沙的排版还有各位文阵和画阵的小伙伴以及画漫画的麻烦和千秋,真的是辛苦大家啦!

鞠躬感谢!


Stan Marsh是由什么做成的?

是由酒精、阿斯伯格综合征、过于早熟、运动天赋、怀疑论做成的。

Kyle Broflovski是由什么做成的?

是由超于常人的思考能力、正义感、过度理性、违禁药品做成的。

Kenny Mccormick是由什么做成的?

是由无人相信的真相、不断地死亡、折断的羽翼做成的。

在漫展录的耀哥番外

【出茶】我回来了

*设定是没有个性的世界
*青梅竹马设定有




丽日御茶子正在运货的马车上,车慢慢地驶过进城的有些坑坑洼洼的石子路,而她也靠在几箱货物旁,右手边是她青梅竹马的男孩。

“好久没有进过城了啊……”

她将手里提着用来装进城买的东西的篮子放在身边,眯眼回想起上一次进城的情况。那次是因为家里缺布料,采购的过程也并不顺利,她现在还记忆犹新。这次她搭上了刚好要进城里运货的杂货铺主的车,和男孩一起。

绿谷出久看着马车穿越小镇边缘长着高大树木的森林。不自禁地紧抓了一下抱在怀里的背包,他又酝酿了几遍早就相好的话,刚要开口就被女孩的喊声打断,他朝女孩挥手的方向看去,发现那是镇子里的猎人大叔,便马上大声道了早安。嘘寒问暖之后,他已经能看到森林的尽头,才再次警醒过来该和丽日说些什么。

“小久应该也很开心吧……?”

“小久?”

“啊,我没事!”

丽日觉得他今天有些反常。往来一起进城的时候他都是十分高兴且健谈的,可今天他的神情表现出他的意识在游离,神色也很凝重。与和他从小相处的经验来看,她猜到他一定有什么心事憋着不说。

马车正驶过最颠簸的一段路,马车也韶大幅度地晃动起来,绿谷将身旁的箱子摆正了些,心情却和开在石子路上的马车一样,怎么也没法平静,被忐忑不安的情绪萦绕,他能感到此时心脏的鼓动是强烈的,好像被沉甸甸的石头压着,这样的心情一直延续到路过一个坑洼时,剧烈的抖动使他们撞在一块,手臂相碰。意识到的绿谷赶紧挪开了自己的手臂,故作轻松地咳嗽两声,顶着几乎被烧得通红的脸道歉。

“对不起……!有哪里伤着了吗?”

笨拙地想去检查她的手臂,还没碰到却马上触电似的收回来。

“我没有什么大碍啦,小久不用担心我的。”

做出一个强壮的手势,以表示自己没有问题,随即别过脸去,心脏还在扑通地跳。她拍拍自己的脸颊,来冷静回忆刚刚自己的举动,确认没有暴露自己狂跳的心,终于舒了一口气。她翻翻自己的篮子,里面用干净的手帕包着为这次出行专门做的三明治。她看着不多不少正好两个的三明治,深吸了一口气。女孩不会说其中一个就是自己专门按照他的口味做的,只说自己恰巧多做了一个,并邀他共进午餐。绿谷向青梅竹马道谢后接了过来,小心翼翼地咬下一口,而另一边的女孩正斜眼瞄着他,无比想知道他吃了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真好吃!丽日的手艺一如既往的棒!”

虽然说很期待他的评价,而且这不是第一次给他尝自己做的料理,可是听到毫不掩饰的赞美之后还是过于激动了。她花了许多时间在菜谱和改良上面——当然,这她也是不会说的。

“小久觉得好吃真是太好了!”

绿谷笑了笑,视线又转到手里握着的吃了一口的三明治上,皱了皱眉毛,他下定决心了,无论如何也一定要让她知道。

“我要去应征了。”

丽日御茶子花了三秒反应过来他说的应征是之前从城里回来的叔叔们说的那个应征,她对这些并不是很懂,但大概了解了一些。这个国家被敌国宣战,即将受到外敌的侵扰,征兵的布告贴满了城里的公告栏。她又花了三秒来理解他的话,那意思是说,绿谷要离开镇子,加入军队了。

“为什么小久突然做这样的决定?”

虽然几次确认自己心里的猜测是正确的,而且那时听叔叔们讲这个事时他也兴奋地问了很多相关的问题,绿谷也刚好达到应征的年龄,但是这个消息果然还是感觉太突然。他打开一直抱着的鼓囊囊的背包,里面有拜托镇子里的铁匠新铸的刃具,一些信纸和干粮,各种可能会用到的东西。这么齐全的准备,看来他已经和家人提前商量过了。

“因为这是一个保护这里的机会,”既然话已经说出来,他便坚定地说下去,“更重要的是,如果胜利了,也许就有可能成为英雄。”



当他们都很小很小的时候,闲暇时间里绿谷和丽日喜欢来到仓库边玩角色扮演的游戏。

他扮演的是前线士兵,而她扮演的是救治伤者的医生。丽日和绿谷利用这里没有用的堆成一座座小山的稻草当作敌军。她握着拳头,又后退保护被当作平民的箱子,并大声喊叫救援。

“已经不用再害怕了!”

他破门而入,随着门一起闯进来的是满目的光亮。太阳的光占据了整个仓库,她伸出手。如今的她已然不记得了,那时的她并没有“英雄”这个概念,只是模糊地形成了绿谷这个模样是闪闪发亮的感知。

“有我在,就会拼全力保护丽日,保护大家不被坏人伤害的!”

“小久你又出戏了!”

现在还依然深深刻在她脑海里的是他那时天真而认真的语气,以及那样的对话后倒在稻草上惬意地开怀大笑,任由时间流逝却浑然不觉,身上都黏上了稻草,听见开饭的叫声急匆匆地跑回家里。那是她最快乐的时光,没有之一也无可替代。



无论是在很久以前,还是现在的年纪,他都热爱着英雄的故事。丽日御茶子不知为什么,可是她万分肯定,他能使自己的梦想成为现实,他一定可以成为英雄,而她也对他那样的梦想,产生了她理解为憧憬的情感。

“无论如何,我都会支持小久!我等着小久成为英雄回来的那一天!”

女孩做出一个加油的动作,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是平时让他鼓足干劲去做他想做的事情时独有的动作,两人相视而笑。分头去采购需要的东西,回来在马车边会合的时候绿谷已背好行囊,黄昏映照整片天空,所触及的地方灼烧得金黄。时间不早了,再晚出发路上会很危险,她必须现在就赶回镇子里。

“加油——!”

马车已经开出一段距离,车轮发出轱辘辘的声音,但她还是能看到绿谷在朝这边招手,还是能从他的口型知晓他说的话。她同样喊了一句,而这里人来人往,他和她之间很快就隔开一堵人墙,她看不到他了,即便她站起来视线也被挡住。理性告诉她在这样喧闹的环境下他不一定还能听见她的呼声。

回小镇的路第一次变得漫长起来。以往总是有两个人坐在马车上,在泛红的云朵之下谈着今天在城里看到的趣闻和不同的人,几乎一转眼就回到了镇里。可今天不知为什么,她总感觉路上沉冗拖沓了许多。是因为有太多想说的话都卡在喉咙里,像是在新环境里要慢慢适应啊,一定不要忘记寄信啊这样的话,平时她总会说很多,但在绿谷说出要参军的时候这样的话她突然说不出口了。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嘱托,想要再和他多在一起待一会儿,都没有办法实现。

夜幕在她发呆时降临,照亮回镇子的路的成了月光和篮子里的油灯。应驾马车的叔叔的话,她点着了油灯,顿时前路被映照得一片光明。她忽然感到一阵温暖,好像缺失了的什么被填补上一样。把油灯从篮子里拿出来,篮子里还剩下她在城里买回来的信纸。

“果然还是想跟上小久的步伐呢。”

她小声地说着,林间的风把她的言语捎走,只有自己一人能听见。暗中做了一个对世界而言十分微小,可对她来说最最重要的决定,她闭上眼睛,耳畔响起温柔的蝉鸣。




丽日御茶子在做家务时听见邻居阿姨们的闲言碎语,知道了战争己方并不顺利这件事。她的脑海里闪现出那个人的身影,想着他在战场上疾驰,与未知的敌人交战。她一刹那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可是又很快摇摇头,继续工作起来。不过她现在决定,要多去经常进城的车夫叔叔那里了解最新的时事。

前期因为国家没有经历过太多战争而缺乏应对的经验,已经消耗了大量的物资,导致己方处于劣势。她打理完后来到房间里,打开抽屉,拿出记录的纸张和在家里藏书很多的邻居家借来的医疗方面的书籍,专注地读起来,天黑下来时点上油灯。在外面能看到她房间的窗户里透出微弱的翕光。夜晚时分,这个属于她的小小世界里,只剩下风声和笔尖在纸上划动的声音。

加油,再加油一点,丽日御茶子!

她对自己说。

为了成为和小久并肩的英雄!



“我们会有事吗,丽日姐姐?”

穿着破烂衣衫的一个男孩缩成一团,可以听出他在尽量用不让人担心的声调说话,可是他的颤抖把他内心的慌乱暴露无遗。实际上,现在仓库里每个人的心情都和他一致,而站在他们前面的,是他们所有人信任且依靠的丽日医生。

“放心,我们不会有事的。”

她揉了揉他的脑袋,开始思考起对策。即便在追赶他们的人是一群散兵游勇,可是现在对方手持可以威胁他们生命的武器,而他们两手空空,在他们到来并步步紧逼时她只能选择先带在自己这的病患逃来比较隐蔽的仓库。自从绿谷离开以后,她已经在镇子里做了许久的医疗工作,救了不少死亡线上的生命,在看到他们恢复健康的一刹那,虽然不知道这算不算追上他了,但她忽然感觉到无尽的满足。过了这么多年,她寄出了数不清的信,前期还会收到回信,可是到后面,送信的人再也没有路过她的屋子边。这在她的潜意识里告诉她她最害怕的那件事发生了,可她还是愿意相信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曾经许下的要保护镇子里大家的誓言。

“找到了,原来你们在这——”

那群人终究还是找到这里了。她上前一步,抬起手臂,将她要守护的人挡在后面,不让前面的敌人靠近他们。

“我不会让你们过来的。”

她不知道结局会如何,也不知道如果是最坏的结局,又或者是绿谷回来后看到这样的结局会怎么样,但她现在一心一意只想保护他们,拼尽自己的全力。直到他们冲过来,她等着那样的结局发生时,门口传来一声高喊。

“已经不用再害怕了!”

那个熟悉的,熠熠生辉的,从未在她对美好未来的期盼里消失的影子出现在她的眼前,没有梦作为媒介,他就站在仓库的入口处,对敌人喊着那样的话语,她无法忘记的话语。那和以前是那么相似,即使这么多年的时间使他的样貌发生了一定会发生的变化,只不过他脸上稚嫩的神色被抹去,可是那样的勇敢和坚定却一丝一毫也没有改变。

有我在,就会保护丽日和大家不受到坏人的伤害的!

正当她愣住的时候,那人和几个士兵一拥而上,和敌人一番交战后绑起来,以防他们继续威胁这里的人的安全。

“啊,请问……”

在这里的人们的欢呼叫好声响起时,她朝着他的方向走过去,刚要打声招呼,没想到自己马上就被抱住了。她反应过来,脸顿时热起来,她努力想找个办法让自己的红晕不被瞧见。她咳嗽两声,他马上就放开了,连鞠几个躬,向她道歉。

“对不起,丽日,我太激动了,我想跟你说,这次就算是任务应征完成了,敌人已经被打败,我……”

绿谷出久话还没说完,就被丽日御茶子紧紧地反抱在怀里,手臂环着他的脖子,头低着,前额搭在他的肩膀上。他果然还是那个一紧张的时候就会碎碎念的小久啊。

“小久,欢迎回家。”

他见状,笑了笑,也紧紧地回抱了她。

“嗯,我回来啦。”

© 薄荷冰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