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弹丸论破V3/王梦】末日三十题(12)

*突然落单

*拖了很久很久的联文

*前篇1、2  3  4  5、6  7、8  9、10、11

“他们都到哪里去了?”

 

王马又一次重复道。

 

梦野手里还握着枪,她试图以此来增添自己的勇气。刚刚王马的一番话把她从混沌的泥潭里拉出来,现在为了自己,为了活下去,她也必须冷静。梦野手心出汗,冰冷的枪瞬时变得温热起来。教堂的经历告诉她,活下去的条件是严苛而残酷的。就算退一万步,自己要是又胆小的话,肯定会被王马笑话,那可比被丧尸围着难受多了。

 

死寂。原先在大叔们尸化的时候还吵闹的工厂现在是一片寂静。从顶上扔一根针下来都能听到坠地的声音。眼前是一片深红,因为没有灯而显得苍白黯淡。她小心地把脚从那一滩血里移开。红,触目惊心的红。那片红色在这煎熬的气氛中蔓延到每个人的心里。它侵蚀着闷热的空气,让人难以呼吸。

 

狱原的背上扛着一根钢管,王马推测刚刚他们就是使用这个武器来打败眼前的丧尸的。现在每个人的手上都多多少少有些武器,也许并不能造成很大杀伤力,但自我防卫总是能做到的。

 

——如果小梦野害怕的话就开枪好了,不只是对丧尸开枪,还是对恐惧开枪。

 

的确,梦野手中持有的是目前来说最有效的武器,并且王马也教了她用枪的方法。她对着枪,用力地点了点头。

 

不能被王马小看了。每次都是,在百货商店也是,在教堂也是,他总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拯救自己,现在又说要和她一起担责,什么嘛。而且最重要的是,在那个瞬间,他居然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可靠的。

 

“也许是刚刚打丧尸的时候走散了?”

 

Kibo说道。他回忆最后一次见到最原和百田他们的时候,还在分食物,说明他们一定还在工厂里,离这边并不远。确定了位置就好办多了。

 

“丧尸的数量也不对哦。”

 

赤松数了一下这里的丧尸数,还是太少了,和大叔的人数根本对不上号。说到这里,大家心里也有了底。

 

“可能是最原同学想到让丧尸们集中在一起会很难解决,所以分成几路,每路解决一部分,这样逐个击破。”

 

大家都冷静地思考起来。说起才囚的经历,给他们上的最实用的一堂课就是让他们在危急时刻不要慌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冷静推理才是最好的办法。现在最可信的结论是,因为分路太急,他们来不及通知梦野一行。不过按这个思路,大家应该都是安全的,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现在我们需要制定一个计划去找伙伴们汇合,再讨论以后的方案。”

 

经过商量,他们决定分成两队,一队去楼上找,一队就在这一层。

上楼的人员是王马、赤松、梦野、茶柱;在本层搜寻的有Kibo、白银、狱原。

 

“之前梦野同学你们出去的时候,我们大概地把工厂都走了一遍,”白银拿出一张草图,那上面密密麻麻地标了许多东西,包括一些废弃的设施等等。“希望能有帮助吧。”

 

“那么准备一下,我们就出发了。”

 

王马向梦野点了点头。梦野先是一愣,随即也点了点头。她确信王马是要传达什么的,可是在这一片黑暗里,声音被吞没,陷入混沌。

 

他们在一片黑暗中摸索。

 

梦野感到不可思议,现在的她感觉充满了力量。

 

突然,周遭响起了一个巨大的声响,她条件反射地蹲下来,蹭入眼眶的火光告诉她有大事发生了,一瞬间,那火光照亮了工厂。跑步与上下楼梯的声音响起,身边的王马一把拉起她开始狂奔起来,这一切发生得那么快,直到王马停下,她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爆炸······?”

 

她不敢相信地推测。

 

“小梦野,现在我要和你说一件重要的事。”

 

“我们已经落单了。”

悬崖。

不可跨越的,深深的沟壑映入伊莎贝拉的眼睛里。从小生活在“爱”与“温暖”气氛中的伊莎贝拉第一次感到了那种感觉。她的瞳孔猛地张开,透明得几乎能看到里面膨胀的血丝。明明是夏天的夜晚,她却冰冷得如置冰窖。

再往前走一步,一步,就是那个神秘的,外面的世界。

可她做不到。

那个一贯在测试里拿满分的,让人羡慕的“聪明的伊莎贝拉”已然消失。偏偏在这个时候,雷斯理的歌声涌入脑海,她努力地攀住那歌声,试图让自己冷静,可是这个时候那有奇妙镇静能力的歌声却倏地变得急促起来,急促得让她无从呼吸。

脖子上赫然的,习以为常的“73584”,现在仿佛一条虫子茧食她的内心。

那个为伊莎贝拉所爱慕的雷斯理,他一点点地陷入了深渊。少女疯狂地呐喊,并用她所有的力气来把他拉上来。可是雷斯理就这么走了,她无能为力。往日纺织着她浪漫情思的星星如今正把她僵硬的姿态映照。沼泽总是越挣扎,就陷得越深。而现在的伊莎贝拉显然忘记了这个道理,只沉浸于心爱之人的迷茫归途。

“下来,伊莎贝拉。”

平日里让孩子们感到充满力量的妈妈的声音响起,她如同一只被天敌盯上的孤鸿一样错愕地回头,妈妈的笑容却在她的眼里扭曲。

妈妈伸出了手。

伊莎贝拉的背后是万丈悬崖。

于是温柔的月光替她讳饰了恐惧,她说:



“好的,妈妈。”


【凯茶】少女们

*是凯莉和 @清墨i teatea的cp,自行避雷

*我爱她们


茶摇着笔,思绪飘出窗外,直到在树上面美餐的鸟被树枝的晃动惊起,才回过神来。好不容易放一次小长假,不好好享受一下怎么行。而且老师居然只布置了平常量的作业,花一天去做完全可以做完。那么其他的时间,闷在家里多无聊,当然是出去玩了。

“哈!”

一声熟悉的声音在耳畔炸开,茶混身一个哆嗦,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是谁。是她的发小凯莉又在试图捉弄她。看见她呆滞的样子,凯莉诡计得逞地笑了,茶不甘心,可她还是拿出一个边角有些破损的小本子,把一个正字的最后一划补齐了。接着,就是面对从小到大正字稳增不减的事实叹息。

“茶你也真是,总是被这点小伎俩吓到,还想打败本小姐?”

她想收回前言,她是真的无法和凯莉同台竞技。天真的自己曾经向凯莉发起挑战,比谁被对方吓到的次数先到达顶峰。可现在凯莉的本子还空无一物呢,茶的本子已经满满当当了。茶心累。

“话说你刚刚在想什么哦,有喜欢的人了?”

凯莉坐在茶的课桌上,用手中的棒棒糖一个个来指所谓的男朋友人选,茶非常笃定地摇头。因为一起长大,凯莉对她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茶刚才分明就是在思考心事。

“假期很无聊诶,你不觉得吗凯莉?”

不过她马上反应过来自己问这个问题也是白问,因为凯莉是找乐子的好手,就连老师盯得紧的数学课,大部分开小差学生纷纷“落马”,只有凯莉一个人玩得神清气爽,从头到尾不被发现。虽然也有人暗中检举过,可是因为在老师观察时证据不足而作罢。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这就好像之前凯莉拿纸折飞机,然后被逮到了,却因为她完美毫无疏漏,毁灭证据毁灭得彻底,也就不了了之。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茶没法撒谎,她是真的羡慕凯莉,并且也虚心请教过做这些的秘籍。作为从幼儿园就开始一起混的死党,凯莉也不吝啬就教给了她一些。然而茶最后还是放弃了。只不过她还是会想,凯莉真的十分厉害。

“去隔壁新开那家小裙子店怎么样?”

轻飘飘的一句,却牢牢抓住了茶的心。她的确喜欢小裙子,而且在那里开张之后一直没有时间好好逛一次。

“好啊!!!”

声音扬高了八度,茶激动地一拍抽屉,凯莉稳稳坐在上面,波澜不惊,丝毫没被吓到。糟了,这个办法看来行不通,还是自己专门上X乎问的。


“凯莉凯莉,这件衣服好适合你哦!”

在一边默默看着晾衣架的凯莉忽然被茶拉过去,眼前是一条以紫色为主的裙子,近乎黑色的紫,上面还绣有星座的图案。茶一看到这个就想到星星头饰,又紧接着想到凯莉。

“好吧,既然你都说了。”
不愧是个美人,凯莉穿出来简直就像是量身定制。茶兴致来了,又挑出几条连哄带骗地推凯莉进试衣间试。

“你自己赶紧挑你的去,本小姐不用你挑。”

这句话似曾相识。以前的时候,茶也喜欢给凯莉找各种各样的衣服,而凯莉总是催她去找她自己的,不要忙着管自己。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凯莉就像一颗恒星,茶感受着她的光芒。

“凯莉。”

“嗯?”

凯莉正忙着卸掉一个麻烦的项链,以为她又要给自己挑新的衣服试穿了。她刚要开口拒绝,茶就继续说了下去。

“本小姐喜欢你。”

“哈?”

本来已经静下心来觉得自己再也不会被她骗的茶愣住了,怎么也没料到她会说这个。

“你该在本子上记了哦。”

“所以是假的?”

“你猜呀。”





“我喜欢上了一个叫安迷修的少年,”

“白羊一样热烈的,盾甲一样的盖世英雄,”

“对了,就像骑士一样。”

我哭了

揉碎率:

查水……不是,送温暖
给薄总小公主送温暖,送安哥保平安
@薄荷以南
顺便期待一下薄荷脑丝的文【啃手指】

【雷凯24h/13h】la reine

*海盗雷×女王凯  雷总生日快乐!!

*因为一直被屏蔽所以就生成图片发了

*台词致敬《基督山伯爵》歌剧

*设定走 我的女王



欢迎tea脑丝来到神秘养老院 @清墨i

【率凯】青色繁星

*是 @揉碎率 和凯莉的cp,自行避雷

*率率美烧酒各位了解一下

这里满是高大的树木,树冠都将天空遮去,空留下一片阴影,只从缝隙里透出一点光。

窠巢布满树梢,不时地会有鸟叫声传来。凯莉不想搭理那些鸟,它们显然对这位闯入者很不满。她自顾自地走着,对周遭的事物丝毫不感冒。树根间长着许多蘑菇,足见这里的潮湿阴冷。可是一想到忍耐这一下,就可以达成目标,凯莉还是忍了下来。

突然,她踩到了一块石头差点绊脚。她将石头踢开,只见它滚向一片迷雾。凯莉想到了什么,一头扎进迷雾,勉强跟着石头的方向。石头最后停下了,这里的雾只剩下薄薄一层。凯莉将其拨开,眼前是一汪泉水,清澈得在那里面,她都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倒影,往里面看甚至还能看得到它的深度。

她走近了,不如说,它有一股神奇的魔力吸引着来人。

忽地,她的脚步停止了,从那泉水背后,竟缓缓走出一个人来。凯莉首先看到的,是一头青色的长发,如同夏季繁盛的树木一般。随即,是那对鹿角。这一切都在昭示着,她不是个一般人。

“你是谁,说出你闯入禁地的原因。”

那人开口了。

她探过头去,一个女孩从泉水的背面走出来,

质问的口吻,让凯莉更加明晰了,自己来到了森林的禁区这件事实。她想要来寻找森林的魔力,以来帮助自己将那群人一举歼灭,她没有刻意寻找,却误打误撞地来到了这里。

看来,今天的运气也不算太差嘛。

“本小姐是来干嘛的,用得着你管吗?”

不屑一顾的语调。

“我是守护禁地的森林魔女率。你已经触犯了禁地的法则,你将会受到森林降下的惩罚。”

 

见率波澜不惊地说出这番话,凯莉饶有趣味地看着她。率始终保持着警戒的姿态,一旦凯莉出手,她就绝不会手下留情。

率诞生于森林。从拥有生命开始,森林赋予她的使命只有一个,那就是守护这里,守护这里被人们窥探的财宝——神秘的魔力。率为此而生。她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

听完这段严肃的警告,凯莉被逗笑了。

“你在这里,能看到星辰么?”

作为活了几百岁的,对这片森林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魔女,她第一次感到疑惑。在古老的典籍里并没有详细地记述天空的模样。率看到那上面有一幅图画,是在千百年的混沌中,有一盏明星将那片黑暗撕裂。这已经是她所知晓最详细的描述了。在这片森林里她抬起头,偶尔会走到缝隙底下,下来,在潮湿的泥土上形成斑驳的光。

那样的感觉很舒服。

星辰。就是那样的感觉吗。

凯莉靠近率。和率严肃的言语不一样,她身上有好闻的,清新的味道。要做一个比喻的话,就是刚下过雨的青草地与小雏菊。对于终日被人心的腐臭包围着的凯莉来说,居然能见到这样的人,可真是个奇迹。

“那是在你所处的世界上,非常遥远的地方。辽阔无际的,永远抵达不了尽头的地方。”

而且,美丽又神秘。

就和眼前像狐狸一样的闯入者一样。

“你为什么不出去看看呢。”

率拒绝了。她无法放弃自己的责任,离开了森林,森林魔女就没有依靠了。百年来,她从未有过这样的念头。

夜晚,月亮的恩泽笼罩了这片森林。紧随其的是,对率来说神秘而美不胜收的星辰。

她从未见过繁星。

如今,繁星掉到了森林里。

率率杀我呜呜呜呜呜呜😭gscjsbyauauh

揉碎率:

养老院人设图画了好多稿
但是!
薄荷那么甜肯定要单独发!
养老院最最最甜的薄荷小可爱!!!( @薄荷以南 )😭😭😭😭😭我吹爆她
没有画出她的万分之一可爱

大家好,我是薄荷以南,是一位凯吹养老院文手。

© 薄荷冰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