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亮】雷凯群宣

“这个家伙,看来不是一般手段能干掉的。”

“那是因为你们的攻击太弱了。”

你好!这里是AOTU雷凯交流群!
是凹凸世界雷狮×凯莉的交流群
是凹凸世界雷狮×凯莉的交流群
是凹凸世界雷狮×凯莉的交流群
不是炒股群!!!
☆欢迎讨论动画、漫画里的雷凯情节(或单人)
☆欢迎积极产粮和讨论脑洞!
☆大家都很好相处!有时就一起互割腿肉啊吹太太啊
☆偶尔会举办活动
☆进群时验证请填写lof名,进群后请认真阅读群公告
☆禁止讨论其他cp,即除了雷凯以外任何cp
☆⛵️🌟一生推!!


想进群请私信我

【新弹丸论破V3/王梦】末日三十题(12)

*突然落单

*拖了很久很久的联文

*前篇1、2  3  4  5、6  7、8  9、10、11

“他们都到哪里去了?”

 

王马又一次重复道。

 

梦野手里还握着枪,她试图以此来增添自己的勇气。刚刚王马的一番话把她从混沌的泥潭里拉出来,现在为了自己,为了活下去,她也必须冷静。梦野手心出汗,冰冷的枪瞬时变得温热起来。教堂的经历告诉她,活下去的条件是严苛而残酷的。就算退一万步,自己要是又胆小的话,肯定会被王马笑话,那可比被丧尸围着难受多了。

 

死寂。原先在大叔们尸化的时候还吵闹的工厂现在是一片寂静。从顶上扔一根针下来都能听到坠地的声音。眼前是一片深红,因为没有灯而显得苍白黯淡。她小心地把脚从那一滩血里移开。红,触目惊心的红。那片红色在这煎熬的气氛中蔓延到每个人的心里。它侵蚀着闷热的空气,让人难以呼吸。

 

狱原的背上扛着一根钢管,王马推测刚刚他们就是使用这个武器来打败眼前的丧尸的。现在每个人的手上都多多少少有些武器,也许并不能造成很大杀伤力,但自我防卫总是能做到的。

 

——如果小梦野害怕的话就开枪好了,不只是对丧尸开枪,还是对恐惧开枪。

 

的确,梦野手中持有的是目前来说最有效的武器,并且王马也教了她用枪的方法。她对着枪,用力地点了点头。

 

不能被王马小看了。每次都是,在百货商店也是,在教堂也是,他总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拯救自己,现在又说要和她一起担责,什么嘛。而且最重要的是,在那个瞬间,他居然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可靠的。

 

“也许是刚刚打丧尸的时候走散了?”

 

Kibo说道。他回忆最后一次见到最原和百田他们的时候,还在分食物,说明他们一定还在工厂里,离这边并不远。确定了位置就好办多了。

 

“丧尸的数量也不对哦。”

 

赤松数了一下这里的丧尸数,还是太少了,和大叔的人数根本对不上号。说到这里,大家心里也有了底。

 

“可能是最原同学想到让丧尸们集中在一起会很难解决,所以分成几路,每路解决一部分,这样逐个击破。”

 

大家都冷静地思考起来。说起才囚的经历,给他们上的最实用的一堂课就是让他们在危急时刻不要慌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冷静推理才是最好的办法。现在最可信的结论是,因为分路太急,他们来不及通知梦野一行。不过按这个思路,大家应该都是安全的,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现在我们需要制定一个计划去找伙伴们汇合,再讨论以后的方案。”

 

经过商量,他们决定分成两队,一队去楼上找,一队就在这一层。

上楼的人员是王马、赤松、梦野、茶柱;在本层搜寻的有Kibo、白银、狱原。

 

“之前梦野同学你们出去的时候,我们大概地把工厂都走了一遍,”白银拿出一张草图,那上面密密麻麻地标了许多东西,包括一些废弃的设施等等。“希望能有帮助吧。”

 

“那么准备一下,我们就出发了。”

 

王马向梦野点了点头。梦野先是一愣,随即也点了点头。她确信王马是要传达什么的,可是在这一片黑暗里,声音被吞没,陷入混沌。

 

他们在一片黑暗中摸索。

 

梦野感到不可思议,现在的她感觉充满了力量。

 

突然,周遭响起了一个巨大的声响,她条件反射地蹲下来,蹭入眼眶的火光告诉她有大事发生了,一瞬间,那火光照亮了工厂。跑步与上下楼梯的声音响起,身边的王马一把拉起她开始狂奔起来,这一切发生得那么快,直到王马停下,她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爆炸······?”

 

她不敢相信地推测。

 

“小梦野,现在我要和你说一件重要的事。”

 

“我们已经落单了。”

悬崖。

不可跨越的,深深的沟壑映入伊莎贝拉的眼睛里。从小生活在“爱”与“温暖”气氛中的伊莎贝拉第一次感到了那种感觉。她的瞳孔猛地张开,透明得几乎能看到里面膨胀的血丝。明明是夏天的夜晚,她却冰冷得如置冰窖。

再往前走一步,一步,就是那个神秘的,外面的世界。

可她做不到。

那个一贯在测试里拿满分的,让人羡慕的“聪明的伊莎贝拉”已然消失。偏偏在这个时候,雷斯理的歌声涌入脑海,她努力地攀住那歌声,试图让自己冷静,可是这个时候那有奇妙镇静能力的歌声却倏地变得急促起来,急促得让她无从呼吸。

脖子上赫然的,习以为常的“73584”,现在仿佛一条虫子茧食她的内心。

那个为伊莎贝拉所爱慕的雷斯理,他一点点地陷入了深渊。少女疯狂地呐喊,并用她所有的力气来把他拉上来。可是雷斯理就这么走了,她无能为力。往日纺织着她浪漫情思的星星如今正把她僵硬的姿态映照。沼泽总是越挣扎,就陷得越深。而现在的伊莎贝拉显然忘记了这个道理,只沉浸于心爱之人的迷茫归途。

“下来,伊莎贝拉。”

平日里让孩子们感到充满力量的妈妈的声音响起,她如同一只被天敌盯上的孤鸿一样错愕地回头,妈妈的笑容却在她的眼里扭曲。

妈妈伸出了手。

伊莎贝拉的背后是万丈悬崖。

于是温柔的月光替她讳饰了恐惧,她说:



“好的,妈妈。”


【凯茶】少女们

*是凯莉和 @清墨i teatea的cp,自行避雷

*我爱她们


茶摇着笔,思绪飘出窗外,直到在树上面美餐的鸟被树枝的晃动惊起,才回过神来。好不容易放一次小长假,不好好享受一下怎么行。而且老师居然只布置了平常量的作业,花一天去做完全可以做完。那么其他的时间,闷在家里多无聊,当然是出去玩了。

“哈!”

一声熟悉的声音在耳畔炸开,茶混身一个哆嗦,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是谁。是她的发小凯莉又在试图捉弄她。看见她呆滞的样子,凯莉诡计得逞地笑了,茶不甘心,可她还是拿出一个边角有些破损的小本子,把一个正字的最后一划补齐了。接着,就是面对从小到大正字稳增不减的事实叹息。

“茶你也真是,总是被这点小伎俩吓到,还想打败本小姐?”

她想收回前言,她是真的无法和凯莉同台竞技。天真的自己曾经向凯莉发起挑战,比谁被对方吓到的次数先到达顶峰。可现在凯莉的本子还空无一物呢,茶的本子已经满满当当了。茶心累。

“话说你刚刚在想什么哦,有喜欢的人了?”

凯莉坐在茶的课桌上,用手中的棒棒糖一个个来指所谓的男朋友人选,茶非常笃定地摇头。因为一起长大,凯莉对她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茶刚才分明就是在思考心事。

“假期很无聊诶,你不觉得吗凯莉?”

不过她马上反应过来自己问这个问题也是白问,因为凯莉是找乐子的好手,就连老师盯得紧的数学课,大部分开小差学生纷纷“落马”,只有凯莉一个人玩得神清气爽,从头到尾不被发现。虽然也有人暗中检举过,可是因为在老师观察时证据不足而作罢。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这就好像之前凯莉拿纸折飞机,然后被逮到了,却因为她完美毫无疏漏,毁灭证据毁灭得彻底,也就不了了之。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茶没法撒谎,她是真的羡慕凯莉,并且也虚心请教过做这些的秘籍。作为从幼儿园就开始一起混的死党,凯莉也不吝啬就教给了她一些。然而茶最后还是放弃了。只不过她还是会想,凯莉真的十分厉害。

“去隔壁新开那家小裙子店怎么样?”

轻飘飘的一句,却牢牢抓住了茶的心。她的确喜欢小裙子,而且在那里开张之后一直没有时间好好逛一次。

“好啊!!!”

声音扬高了八度,茶激动地一拍抽屉,凯莉稳稳坐在上面,波澜不惊,丝毫没被吓到。糟了,这个办法看来行不通,还是自己专门上X乎问的。


“凯莉凯莉,这件衣服好适合你哦!”

在一边默默看着晾衣架的凯莉忽然被茶拉过去,眼前是一条以紫色为主的裙子,近乎黑色的紫,上面还绣有星座的图案。茶一看到这个就想到星星头饰,又紧接着想到凯莉。

“好吧,既然你都说了。”
不愧是个美人,凯莉穿出来简直就像是量身定制。茶兴致来了,又挑出几条连哄带骗地推凯莉进试衣间试。

“你自己赶紧挑你的去,本小姐不用你挑。”

这句话似曾相识。以前的时候,茶也喜欢给凯莉找各种各样的衣服,而凯莉总是催她去找她自己的,不要忙着管自己。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凯莉就像一颗恒星,茶感受着她的光芒。

“凯莉。”

“嗯?”

凯莉正忙着卸掉一个麻烦的项链,以为她又要给自己挑新的衣服试穿了。她刚要开口拒绝,茶就继续说了下去。

“本小姐喜欢你。”

“哈?”

本来已经静下心来觉得自己再也不会被她骗的茶愣住了,怎么也没料到她会说这个。

“你该在本子上记了哦。”

“所以是假的?”

“你猜呀。”





【卡凯】Strawberries&Cigarettes

*高中卡×初入社会凯
*送给 @七公爵 七七姐的卡凯
*推荐BGM:Troye Sivan——《Strawberries&Cigarettes》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卡米尔没有想到这个时间还会有人。夜晚还路过这条街道的只能是那些早出晚归的上班族,都拖着疲惫的躯壳回家,哪里还有心思管别的。卡米尔则习惯了在这个时间走走,佩利他们正在开庆功宴,吃豪华大餐——说白了就是大排档。大哥也十分喜欢那里,那儿喝酒撸串一应俱全。卡米尔已经饱了,他决定顺路兜去买些点心。

她没有哭过的迹象,也并没有携带打群架的武器,不像是来寻仇的。秋千微微地摇晃,而她坐在上面,手撑着头,竟然颇有点伤感文学里“落寞”的态势。

“能不能帮我点根烟呢?”

她将打火机递到他手里。激烈的思想斗争过后,他终究还是帮她点了烟。卖火柴的小女孩里,女孩的火给予她美丽而残酷的幻想,让她得到暂时的温暖,死去也不曾痛苦。可她的火焰不是温柔乡,它在晚风里飘摇不定,似乎随时都会熄灭。一个个烟圈薄如蝉翼,在冬季的寒冷空气里缥缈沉淀。

“爱情啊,真是个容易让人变成傻瓜的游戏,”她抽着烟,喉咙有些沙哑,“当你本来能抑制的情绪被那个人轻易撩拨牵动的时候,一定是喜欢无疑了。当然,那也确定了最后的输家会是你。”

卡米尔对恋爱方面的事情并无关注,甚至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还是从几本常人看来十分艰涩的文学里看来的。

这时凯莉打开她的包包,卡米尔敏锐地发现那里面几乎全是糖果。一支烟的时间过去,她又吃起糖果来,她淡蓝的眼里漾起一丝甜蜜。

卡米尔看着眼前比自己年纪大几岁的女人,她穿着单薄的衣服,在晚风里微微颤抖。

他合上手中的教科书,仔细端详着她。童年的生活以及与大哥长期的不良生涯养成了他极致谨慎细微的性格。

酒的味道弥漫开来,卡米尔马上反应过来她应该是失恋了或是别的什么,去借酒消愁。卡米尔不想再多停留,他正要离去,凯莉就叫住了他。

“别走。就一小会儿。别走。”

卡米尔顿住,看着她在酒的影响下变得通红的脸,把围巾递了过去。顿时,他身上好闻的,蛋糕上草莓的味道与酒味交织在一起极尽缠绵。

他鬼使神差地打开了蛋糕的包装,解下了围巾。

“……不冷?”

接下来的几天,凯莉经常短信里找他聊天,东聊西聊,他觉得这是他人生里说话最多的一段时间。

下午放学的时候,卡米尔的手机忽然振动,是来自联系人“凯莉”的短信:

“卡米尔,今天有空吗。”

“你想干什么。”

卡米尔本以为凯莉又在耍自己玩,等自己答应了又马上变脸,没想到发出去的下一秒就收到了回复。
“哎呀,别这么严肃嘛,又不是在学校。本小姐纯粹就是想请你出去吃个饭而已。”

明明是在打消他对她的怀疑,却感觉更加深了怀疑程度。卡米尔分析她是在这件事上较起真来了,自己不给个明确答复她是不会轻易罢休的。想到今天的日程安排,大哥一个人出去约架,让卡米尔自己放个假,而他现在的确没有什么事要干了。

凯莉是个奇怪的女人,他无法用他学到的知识来解释凯莉的行为。卡米尔和雷狮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即使身为“惹事惯犯”,却都拥有极好的成绩。可是对比起数学题来,凯莉还是太无解了。

“你在哪里。”

坐在吧台边上的卡米尔看凯莉像变魔术一样,上次看到她她应该是刚下班,那时她穿着一身经典的职场女强人的利落工作服,可是她现在一身休闲服,洋溢着可爱气息的装束像一个女学生。而卡米尔一身工工整整,没有一丝污染的白色校服,在酒吧的人群里显得格外突出,这纯白的衣服与这里污浊又充满利欲熏心的空气太格格不入了。凯莉可以轻松地融入,可卡米尔不能。他和她就在不到一米的距离内,竖起了一道高高的墙。

“愣住了?”

凯莉歪歪头,几个吧台的服务员相视而讨论起来。看样子凯莉应该是这里的常客,几个经过的人都向她挥手致意,她用她脸上写满“快乐”的笑容来一一回应。她的情绪变化控制得近乎完美,没有一个人能想象得到这个女人昨天才失恋了,还一个人在秋千上抽了一晚上的烟。受到凯莉如同在搭讪一样的调侃,众人的眼神马上在他身上扫描起来,似乎要剥下他的皮囊,挖空他的血肉,扫描出他的所有信息。卡米尔不习惯作为人们焦点时投来的赤裸裸的眼神。他下意识地拉了拉围巾。

“走。”

卡米尔忽然二话不说,就拉起了她的手臂。没想到他会如此坚决,凯莉有点吃惊。他的力气很大,但是没有生拉硬扯,凯莉几乎感觉不到疼痛,只是顺着他的方向走。酒吧看热闹的群众看见常客被一个高中男孩拉走了心中油然升起八卦。在他们离开之后的一段时间,整个酒吧都在讨论,提出众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可是当新鲜感过去,很快就被酒吧斑斓的灯光溶化。

她的手在他眼前晃晃,他不为所动。刚刚卡米尔的速度很快,不像是生她的气,反而像是为什么事情焦虑。她脚上还穿着一双恨天高,走这么快根本受不了。她终于叫停了他,现在他们停在了江边。身边只有孤零零的一排围栏,江水平静,还泛出粼粼的波纹。可凯莉的这个夜晚却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如同暴风雨前一分钟的海岸线。

“你一直这样去那个地方买醉,寻找你的满足感?”

“你不觉得,欺骗那些外表浮华,说话油腻的人特别好玩吗?还有他们以为自己吸引了对方,认为自己得到了主导权时的表情,就像宠物一样吗?”

卡米尔见过的骗子多了去了,帕洛斯就是当之无愧的代表人物。但是像凯莉这种纯粹为了享乐而行骗的人却少之又少。她的眼神有些漂浮,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卡米尔知道在自己来之前她已经喝过了酒,从她朦胧的双眼里就可以看出。他无法解答心里的感觉,那和错失了猎物不同,那更加刺人心骨,还给他没来由的烦躁。他在强迫自己冷静下里,用一贯缜密的思维来评断这件事。

一遇上这个女人的事情,他就无法保持冷静。

“怎么,让我们的先生苦恼了?”

而这个女人,能轻松洞察自己的思想。自己本以为完美无缺的证明,都能被她挑出虫子,举出反例一举推翻。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某个魔女让我陪她吃饭,结果带我去了酒吧。”

凯莉在灯红酒绿的光阴中沉浮,厌恶着这样生活的同时也倾力寻欢。他追随着他心中的光亮,魔女教给他他的光亮不可能教给他的东西。当他们相遇,所有的外表都不能掩盖一个事实。

他为她围上围巾的时候,动作很轻柔。

初见的湛蓝眼睛,黑色牛仔。

所以让我们开着六十迈的汽车疾驰。

悄然的影子被嬉闹的月拉长,在黑色的剪影里,他与她的唇相碰,心跳猝然。

第一次见到凯莉的时候,他闻到她身上有烟草和烈酒混合的味道,可是现在他吻她的时候,涌入口腔的是草莓的香甜。草莓与香烟,都是属于凯莉的味道,缺一不可。

当卡米尔结束这个漫长的吻时,他们好像都在不会结束的长夜里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我说,卡米尔,”

“你的味道好甜啊。”







“我喜欢上了一个叫安迷修的少年,”

“白羊一样热烈的,盾甲一样的盖世英雄,”

“对了,就像骑士一样。”

【幻凯】All Falls Down

*实习医生幻×装病逃学凯

*推荐bgm——Alan Walker《All Falls down》(我吹爆

*当事情并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我也会很好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挂号单上清清楚楚的“高烧,四肢乏力”的大字,然后在挂号单里抬起头来,看着眼前嘴里含着棒棒糖还在四处张望的女孩,又一次低下头去确认病历的真实性。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她已经离开座位去打量这里的医疗器械了,把所有医疗器械都看了一遍,没有什么新奇的东西了,才坐回座位。紫堂幻还在看病历。

“喂,都半天了,你怎么还在看这个玩意啊?”

凯莉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自然好听,完全没有重感冒时应该有的声音沙哑的症状。并且她现在的精神状态,甚至比自己还好,哪来的什么精神不振。

“啊......嗯......凯莉小姐,你......没有大碍了吗?”

现在首先该搞清楚的,是这件事是否从头到尾都是乌龙。

“哈?本小姐从来就没有什么事。”

这下紫堂幻更加糊涂了,没事干嘛要来医院呢?眼前的这个女孩十分健康,无可置疑的健康。一般人都不喜欢有事没事出入医院,更何况是凯莉这种年纪的女孩子。

“可是不是因为你在课上晕倒了,老师们才送你来的吗?”

 

老师总不可能糊涂到连这个都弄不清楚吧。紫堂幻内心嘀咕道。

“那是因为太无聊了,就用了点小小的伎俩,他们就真以为我一病不起了。”

她从她一直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拿出一个保鲜袋,里面装着一条热毛巾,明显被开水烫过。这样就可以轻易解释凯莉的发烧效果是怎么做到的,如何把人尽皆知的梗玩得炉火纯青,还得靠出神入化的演技。凯莉就是能把它演得出神入化的人之一。不然就不会在她“咚”的一声倒下时马上相信了。

原来如此。紫堂幻已经了解了事件的始末。凯莉因为实在太反感上学,装病逃学出来。因为当凯莉被带进诊室,关上门的时候,凯莉马上跳了起来,还把紫堂幻吓了一跳。

如果她其实是没事的,她的家人应该也在担心着她,她应该回学校。无论如何,待在这里总不是办法。作为实习医生,紫堂幻要处理的事情也很多,没有办法一直照看着凯莉。他可以帮凯莉隐瞒一下真实情况,这样凯莉的父母和老师也许就不会因为这些事而责怪她,她也能放心地回去。

“我不想回去,”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她把头撇到一边,用异常沉着的语气说着常人看来很幼稚的话语,“我讨厌那里。”


紫堂幻没有想到,她会成为他当实习医生以来最棘手的一个“病例”。

的确,如果是别的医生,听到她这么说谁会管她怎么想,直接打电话给她的监护人,假设她还抗议,估计拖着也要把她拖回学校。但是凯莉遇上的,就恰巧不是别的医生,是名叫紫堂幻的医生。

他看着眼前的女孩赌起气来,从未接触过太多女孩的他束手无策。他脑子里的几个想法在打架,以至于他无法决定到底是顺从哪个想法。他又深思了一会儿,决定权在他的手里,而凯莉的眼神里都是厌烦和痛恨,这无疑触动了他的心。

 

在不断的纠结和权衡下,他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先不把你送回去了,你在这里待一会吧。”

 

那一抹不甘的眼神在听见他的话后先是转化成惊愕,然后变为了嘴角微弯的弧度。

 

“紫堂医生,和本小姐想的一样,你还是挺有趣的嘛。”

 

在两人接下来的谈话中,紫堂幻发现,凯莉极其聪明。她可以用一些狡猾的计策耍到别人以此取乐,她也可以使用各种战术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凯莉绝不一般,能做到策划逃出学校并且不慌不乱地实施的,肯定不是一般的女孩。

“我有个小小的疑问,你为什么要来当医生啊?”凯莉还在舔着她的棒棒糖,说出来的话却让紫堂浑身都打了个寒战,“紫堂家是一个很有钱的家族吧?”

“虽然是没错,可是凯莉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在强装镇定。凯莉之所以可以骗到很多的人,就是因为她有惊人的洞察能力。从一个举止的细节,甚至言谈的蛛丝马迹,她都能看出被这些人隐藏在心底的东西。

“听说紫堂家有个出走的次子吧,传闻里他是个过目不忘的天才。但是没有家族的天赋,一直被人说闲话,于是就离家出走证明自己了。”

眼前本该处在天真幻想年纪的女孩用她粉嫩的嘴唇缓缓道出自己的过往,他才瞬间注意到一点,那就是不能用一个普通高中生的标准来衡量凯莉,那样太天真了。要能波澜不惊地说出这些,需要大量的情报源和超越常人百倍的自信。可她做到了。

“知道这个又有什么意义呢......?”

医生的手指在桌面上轻颤了一下,被他冻结起来的回忆正在一点点融化,伴随着痛苦的往昔一并流入心底的荒野,然后再一点点,一点点地侵蚀那里的土壤,没有一丝余地。察觉到他的异常,凯莉也没兴趣再在这个话题上说下去。

爱的诀窍是什么,我希望我能懂。我受够了尽全力去做却毫无成效。


凯莉在无人陪伴却极为自由的环境里长大。这种环境滋养了她宁愿在外面生活于残酷的环境里,也不愿意当被人圈养的家鸟的性格。叛逆刻在她的骨髓里,蛰伏着等待时机。终于这一天,它爆发了。

枯燥无味的书本,老师的喋喋不休,同学之间脆弱的关系,毫无挑战性的一天又一天,这不可能成为凯莉的归宿。

同时,他也得知了凯莉在学校的不良行径。

“好久没有跟人说过这么多话了。”

在这一点上,紫堂也一样。上次和人说这么多话是什么时候,他已经忘记了。在小时候,自己被认定了没有家族天赋,身边的人都一个个地离开了。在家里,两个堂哥取笑着自己,自己选择了沉默。在研修里,自己又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他被迫选择了形单影只。如今已经成为实习医生,目标已经达成,可他心里还是有一个解不开的结。他想呐喊,仅此而已,就这一点都没有办法被满足。

这个名叫凯莉的,璀璨得与星月一战高低的女孩,自己的所有梦想似乎都在她身上得到了具现化。她强大,她胆识过人,她敢和她所有恨的人做斗争。过去的紫堂幻疯狂祈祷能够拥有的东西,她都有,而她在他眼里,是闪着光的。她能做到所有他想做到的事情。

跑出来做医生,就是想坚强起来,过自己想过的人生,不受爸爸和其他哥哥们干涉。如今看到凯莉,他的心里竟有些许的安慰。

“是啊......我还要谢谢凯莉你呢。”

“紫堂医生你哪里都好,就是太容易接受现状。这次回去之后,想要出来肯定不会和这次一样简单,但是没有关系,总会成功的。”

本来是想趁这个时间好好疏导她的,没想到反而被她帮助了。

如果没有这一份病历,他和凯莉可能一辈子都是不相干的陌生人,忙着做自己的事情,追寻自己的目标。可是凯莉出现了,他灰暗的前半段人生照进来自别人的光芒,他渴望能够抓紧。

凯莉是致命的毒药,她的言语,她的所作所为都让他深深着迷。

“差不多也到时间了,本小姐该走了。还能见到你吗?紫堂医生。”

“这不是当然的吗。”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凯莉向外走去,走到一半突然回来,两人的眼神又一次对上,她笑了笑,心里已经开始策划起下次的出逃。

——当一切陨落破碎,我也会很好,我无所谓。

医生意识到,自己可能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女孩了。

 

 

 

 



我哭了

揉碎率:

查水……不是,送温暖
给薄总小公主送温暖,送安哥保平安
@薄荷以南
顺便期待一下薄荷脑丝的文【啃手指】

【雷凯24h/13h】la reine

*海盗雷×女王凯  雷总生日快乐!!

*因为一直被屏蔽所以就生成图片发了

*台词致敬《基督山伯爵》歌剧

*设定走 我的女王



欢迎tea脑丝来到神秘养老院 @清墨i

© 薄荷冰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