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

“赌徒。”

她乜斜着眼看着他,嘴角露出狐狸般的笑容。而她知道,他最讨厌别人用这种眼神看他。

卑微,脆弱,鄙夷。

“纸醉金迷,不正是您吗?殿下?”

“那么纸醉金迷的魔女要和你做的交易就是一座城池,一库金银,一个远方。”

“赌注是什么?”

“一颗心。”

评论
热度(28)
© 薄荷冰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