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艾】一见钟情
*年操16岁
*是送给 @大型啊伊屠宰场
*很简陋


16岁。

这是她第一次参加校园舞会。她从凯莉那里听的小道消息,舞会上会有很多帅哥,还有一个重磅的奖项“最佳拍档”,奖项的奖励是可以和帅哥约会。

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她义无反顾地去了,还精心装扮了一番。但是她没看到凯莉的表情——那是她经典的耍人时才会有的表情。

不过她也不会知道了。她在烦恼的是怎样才能找到一个拍档。

旁边有在玩蒙眼游戏的人。她忍住想参加的想法,转而奔向舞厅。舞厅边有一张桌子,那上面摆着许多酒。

艾比是不喝酒的。但她的爱好苦瓜奶茶却时常被嘲笑说幼稚。她有些出神。如果连喝酒的勇气都没有,那还谈什么找到帅哥。

她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于是她用酒杯盛起一小杯,慢慢地将杯子挪来嘴边。

“美丽的小姐不能强迫自己喝酒哦。”

一个陌生的声音想起,走过来的是一个高自己许多,有着祖母绿的眼睛的人。

“你是谁,为什么要打断姐?”

她差点被那对眼睛吸进去,但是她成功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做出生气的表情问道。

“在下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扑哧。她笑出了声。

“姐的名字是艾比,是为了最佳拍档而来。”

他眼球转了转,突然出了个主意。

“这位可爱的小姐,请问在下可以与你跳支舞吗?”

安迷修微微俯下身,行了个绅士礼。

他不明白。

在安迷修的同学眼里,他在大多数的事情上都是极冷静的,很少意气用事。可是现在,他向一个第一次见的女孩发出了邀请,这也是他第一次邀请一个女孩与自己共舞。害羞吗?怯弱吗?临危不乱?他不知道如何用已学的知识来解释他现在的心情,那些他学习得极其优秀的书本定理都不能将这模糊的,新生的感觉陈述。跟春天的毛毛虫在青叶上蠕动一样痒痒的。

说真的,如果不是那几个同学硬拉着自己来,自己可能从此错过了见到她的机会。

遇到难题了呢。

他缓慢地向她伸出了手。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在冒汗。怕她会拒绝?他无意识地摇了摇头,是叠加在这些感情上更加难以看破的东西。这样会不会太突兀了,吓到了她?

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又一次如命中注定般发生了。她先是顿了一下,进而抬头看着比自己高50多厘米的安迷修,突然说道:“你蹲下来!”
因为慵懒而带着些软绵绵的声音,努力想要显得霸气和不容置疑,可以猜想到她平时也是用这种方式说话的,只可惜她现在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而削减了锐气,明明是一句强硬的话却显得意外地可爱。

蹲下来?虽然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但他还是蹲了下来。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接下来姐的十分钟就交给你了。”

她见安迷修和自己差不多高了,便欣然地贴近他的耳边,悄悄地说道。这代表她同意了他的邀请,他心上悬着的巨石缓缓落下,舒了一大口气。

“但是,”

短短两个字,他又恢复了提心吊胆的状态。
“作为交换,你的十分钟也归我了哦。”

艾比如一个幼龄的孩童一样,一旦得到新的东西,就会忍不住去炫耀一番,但这种青涩和幼稚,却不是时时都有的。

十分钟可以做什么呢?在对方的生命里留下一点点的痕迹吗?正似百年一遇的流星,只有瞬息的绝美,划入云落,逐渐消沉。这个过程短得不能再短,可是你只要看过哪怕一次,就会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艾比从来都没有试过和一个男孩子一起跳舞。

但她此行不就是来找一个舞伴的吗。她这么想着,突然觉得舒坦了许多。

“这样?”

嘛,也是一个等价的交易。

艾比突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划算的事。

既然做了个划算的交易,那么就不用生气了吧?

她满意地点了点头,即便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跟谁怄气。

背景音乐像是刚好看准了,卡住这个时间点响起。这印证了一个恒古不变的真理。背景音乐总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场合响起。

舞曲是有些复古味道的曲子,使整个会场如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一般。其他的舞伴们都迅速适应了这全新的音乐风格,纷纷地跳起舞来。而艾比还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对舞蹈的风格进行无数猜测,但现在又跟她开玩笑一样改变了舞风,还是她没有了解的。

空气中氤氲着女孩们为了装扮自己而喷的不同种类的香水混杂在一起的味道,艾比无法准确描述眼前究竟有多少条皱褶花边装饰的拽地长裙正在随着它们主人的动作而绕成华美的圆环,不断地绕着圈,定是使人眼花缭乱。一旁的玻璃桌上摆放的鲜花还静静地躺在那儿,滋润了淡淡的芬芳。

她感觉此时自己像是五官失灵了一般,确然,她能听到大厅里回响的歌曲,但她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和早上起来没睡醒的那种浑浑噩噩的感觉一样,手心凉凉的直冒汗。

“小姐不用担心,在下会保护你的。”

----这句话是安迷修说的吧?恍惚间她这么想着,不过说的是什么已全然不重要,因为她感受到安迷修正轻轻带着自己起舞。在此之前,艾比想象中与别人共舞应该是浪漫的。16岁的艾比所理解的浪漫,也许就是被对方温柔地抬起一只手,掌心的纹路摩挲着,脚的动作也互相心有灵犀般相互配合,天衣无缝滴水不漏。

安迷修的动作很慢,明显是为了让艾比尽快熟悉节奏。随即就开始跳起了舞。艾比突然想到,如果她全部被安迷修摆弄,那不是说明自己太菜了吗。她堂堂艾比怎么可以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安迷修能感受到牵着的女孩突然发力,似乎嫌这个节奏太慢了。他马上明白艾比已经回过神来,他在心里应了一句好的,又沉入舞蹈中。

因为是和艾比小姐跳舞,所以更需要付出百倍的专注和认真呢。

不知艾比是不是太心急了,因此控制不住想要占据主导地位。安迷修随着她退了几步,以免艾比滑倒受伤。

不算很曼妙的舞姿呈现出来,与柠檬苏打的酸甜溶于一体,青涩而简单。他们是没有任何配合经验的,一切都靠彼此的感觉。他忽然感觉到自己有些自私,因为他忽然冒出了,希望时间就此停止的想法。

心灵感应那种东西本来就很玄乎,但艾比以前就相信,现在更相信,而她觉得自己以后还会更相信。这也许是她生命中最前所未有,也不会再有的奇迹般的体验。

没有任何练习,也没有事先说好,但事情就像理所应当似的进行着。

她感到自己在旋转,与云,炸裂开轻微的晕眩,音乐声太大她听不清安迷修在说什么,但从口型看出,他说的是不用害怕,他在。

——姐把宝贵的时间换给你了
——所以请珍惜哦,笨蛋骑士

舞会落幕,舞会拍挡的奖项并没有颁给他们。

安迷修是愧疚的。他知道艾比很想要那个奖项。是不是自己拖后腿了呢?艾比小姐会不会生气呢?

结果艾比拉着他匆匆跑出了舞会的门,带他来到不远处只有他们两人的地方。这个夜晚没有星星。

“所以说——”

她突然不敢拉他的手了,害羞那种东西,她又怎么会说出口呢?刚刚跳舞的时候明明拉了很久,可是却变得贪心了呢。

“姐给你一次机会。”

“下次。”

“我们再来跳一场舞吧。”

评论(1)
热度(14)
© 薄荷冰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