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凯】拼凑的断音

*是给 @知之 小天使的点文
*我爱学园
*bgm:初音ミク——《拼凑的断音》

有一句话流传得很广,“取材总是来源于身边的事物”。作为美术生的凯莉对此感触非常深,因为水果等静物总是素描的热门,它们既基础又好临摹,是许多美术生的首选。

但凯莉这次出来取材,是为了寻找更好的绘画对象。她对那些被画过千百遍的东西丝毫不感兴趣,那就和画室里的空气一样使人烦闷,躁郁。

她绕过灰白色的教学楼,将那几棵不知道已经几岁的榕树远远地抛在身后,又小心翼翼地躲开喧哗的人群,他们结伴而行,为酸涩的青春放声高唱,对弥漫的酸腐味道浑然不觉。离开一个又一个地方,她渐渐走向静悄悄的钟楼--其实就是一座小亭子。

熟练地将画板和画笔架好,她将手搭到亭子的围栏上,细细观赏着下面的风景。说是风景,但在凯莉的角度看来那正下方就是学校操场。常说学校有三大宝地,操场就占其中一个。可凯莉绝不是偶然发现这里的了。

她的目标本就是这里。

操场的人很多,有锻炼身体的,有和伙伴散步聊天的,占比最多的毫无疑问是打篮球了人了。这些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常,凯莉将其划进“无聊”两个字里。

一个紫发身影的人猛地从这没有一切改变的视野里跑过,她又调整了一下画架,拿起画笔和刚调好的颜料。

他轻松地躲开别人的拦截,一个飞起来一般的跳跃让篮筐下负责阻拦他扣篮的对方球员目瞪口呆。这几个人并不是特殊的,只是被他惊到过的其中几个而已。凯莉这样想着,撇了撇嘴。

她不用看记分牌,因为她已经看到了对方球员张皇失措以及如弱小的动物被强大的天敌捕捉的一瞬间的恐惧的表情。

“你太不尊重对手。”

这是凯莉对对方球员粉丝脸上表情的解读。

“那你也得先配得上做我的对手,弱鶸。”

这是她对雷狮毫无保留地流露出不屑的解读。他嚣张的样子也是凯莉选择他当模特的核心原因之一,这种旁若无人的潇洒。

年轻的绘画桂冠星月魔女小姐。

她忽然想起来这么一回事,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是她通常会署的名字。也许很多人会觉得她笑得很灿烂,肆意地挥洒少女的本色,但只有她自己知道事实并非如此,而且正好相背。

但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她假装听不见广播站正在播放的歌曲,沉醉进了她自己的世界里。

这是为数不多能让她打起精神投入精力来做的事。她莞尔。紧接着她抄起笔在画纸上创作起来。颜料在纸上晕开,就像某个季节盛放的渐变的花瓣一样。


她每次都是卡在他走的时候离开,绝不晚一步早一步。凯莉能这么肆意妄为没有任何原因,纯粹是因为天生的性格。

所以当她撞到雷狮的时候,她愣住了。

虽然雷狮是凯莉一个非常中意的模特,但是她可一点都不想当面撞见他,以及他那个打入学以来就声名大噪的不良组织。

换句话说,她的这个习惯只有她自己和她的笔知道。

所以当雷狮那帮人进入她的视线范围,她的选择是绕道走,能离他多远就多远。结果当雷狮他们走过去的时候,凯莉努力保持呼吸的平稳,逼迫自己不去想那个家伙。而雷狮也的确与她擦肩而过,她的心情瞬间平复,刚要快一点走掉。

“站住。”

这句话如雷贯耳。如果雷狮喊的是别人,那人可能会被吓得求饶。可她是凯莉,凯莉怎么会被区区两个不明不白的字吓到呢?

“对,我说的就是你。”

这是......?凯莉依然没有回头,只是脚步因此而变得生硬许多。凯莉虽然看不到,但她知道自己此时肯定和被把玩的人偶一样,僵得像块木头。但凯莉的骄傲不允许她停下来,而是继续阔步走着。

但凯莉下一秒就被迫停住了。因为雷狮已经转身向自己走过来。逃是根本逃不过的,刚刚的篮球赛已经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无论如何,这都不是可以随便糊弄过去的事。凯莉正绞尽脑汁地想如何脱身时,雷狮已经站在自己面前。

“你想做什么。”

这句话是凯莉说的,这是一句肯定句不是疑问句,她非常清楚雷狮让自己停下肯定是要找麻烦。她不能让雷狮觉得自己太过于弱小,不然真的会被他随意拿捏。气势要足。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嘛。”

雷狮的头颅。她歪头,想起那些她逃的美术课,老师就在讲那些希腊美学,矫健美丽的神明们,与完美的五官比例。她觉得眼前这人估计就是一个艺术品。就这样她想得越来越远,甚至忽略了雷狮的问话。但很明显雷狮不需要等她回答了,因为他已经想到了什么。

“你是学美术的?”

加上自己手里还拿着画板,雷狮当然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一点都不懂呢?在这一点是上欺骗他倒不是良策。

“当然是啦,队长大人。不然你觉得会是什么。”

这不是凯莉第一次和雷狮对话,但是第一次的对话也是在一个展览上发生的,雷狮根本不可能记得她。

于是我们的篮球队长的视线又转移到她手中的画板上。上面夹着几张白纸,和今天的云是同一种颜色。风轻轻地拂过,将她的头发与白色的纸张一同吹起,形成强烈反差的两个颜色此时却如此地相配。即便凯莉有好好地把它们夹好,但还是有一张不听话地飘了出来,载着风遮住了她的半边脸庞。在雷狮脑海里还在循环这一幕的时候,她将那张纸拿住,又稳稳地夹好,而她明显没有发现雷狮表情的微妙变化。

凯莉珍惜她的每一张画,但如果她觉得没有她想要的感觉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将其撕掉,任其像雪花一样飘落到不知何方,也许掉到某个吟游诗人的心里,也许掉到某棵树上随着落叶的脚步离去,也许被楼下常出现的那群一被惊动就四下逃散的鸽子背着去了一个角落吧。

这些女孩容易产生的幻想凯莉也是躲不过的,于是当它们又来轻叩她的窗时,她便又拿起画笔,向掌心哈一口气,在那白纸上把她心中的颜料组成的瀑布倾洒。是否只有这种时候她才拥有温柔这种昂贵的东西,她自己也说不清。

只是感到一直在渴望着一个能改变这一切的人,一定能与那人相遇这类她自己都不相信的蠢话。

“不如给我看看?”

凯莉心里一咯噔。这下可真是撞大运,最坏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雷狮没有动手,而是在等她自己把画递过去。哦,原来你们不良都是这种操作吗?雷狮是傲气的,但她偏不愿意服从于这份傲气之下。与之相对的,为了不显得她凯莉是个软骨头,她绝对不会自动把画交出去,一脸凶凶的表情,颇有耗下去的架势。第一次这么近看他的表情,那不屑可真让她不爽,想一拳揍上去。

画是我的宝贝,不管你是谁,如果你敢打它们的念头,我就和你拼命。

对面的人好像没有料到她会抵抗,还是以这种方式抵抗。卡米尔正带帕洛斯和佩利离开一段路,他知道雷狮这是有话要说,而且是雷狮想单独对那人说的。于是他心情很好的样子看着她,她已经不耐烦了,手环抱在胸前,等了半天眼前的人也没有表示。她已经计划好了,雷狮说一句她怼三句,一句不落。

“今天就先不看了,等哪天这位小姐愿意给我看再说。”

如果说这话的人换一个,可能就是一句温和有礼的话。只可惜说这话的人是雷狮,是不良组织头头的雷狮,因此她听得出这句话里夹着一点点哄小孩的意味。可还没等她抗议,雷狮已经转身往卡米尔他们那边的方向走了。

嘛,这个小插曲也不是毫无好处。至少她将一些难以观察到的他的表情get了,而且印象还清晰得不得了。

当第二天凯莉来到这里时,她照例摆好用具接着往下看。雷狮也如平时一样在打球,只不过她看得正开心时突然感觉到一束不怀好意的目光。定睛一看,他正将目光锁定在上方,像是在寻找着什么。虽然不怕他,但是被发现了总是不好的。她选择收好那些工具然后扭头就走。

雷狮是看见了的。他并不是偶然发现那个人。而是昨天的经历引发了他的思考,即她很可能在附近出现。他看到了一头似曾相识的黑发,便意识过来她想离开。于是雷狮将球投到佩利那儿,喝了一口水,将外套搭在肩上。

“老大--不打了吗?”

佩利挠挠头,看着手里的球,正打得过瘾呢怎么雷狮突然就不打了。

“你们自己打吧。”

佩利还想再发言,被卡米尔和帕洛斯一起制止了。他说出这样的话明显就是不想让别人去管。

“会不会和昨天那个女人有关啊。”

等雷狮走远之后帕洛斯开始推测。雷狮从来没有打球打到一半就走人,这是第一次。连帕洛斯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而且他相信这件事传出去肯定会引起轰动,只不过雷狮自己一点都不在意而已。帕洛斯昨天有在暗中观察雷狮和那女人的对话,雷狮的各种反应都在与他心里的猜测相印证,包括雷狮一反常态地放她走。

“很有可能。”

卡米尔难得与帕洛斯统一战线,表示了赞同。昨天那人的眼神里蕴藏的明显就是不爽,即便她有将这些心情好好地包装好,但卡米尔是能看得出来的。一般人怎么可能胆子大到不怕与大哥滋事,那人肯定不一般。他觉得大哥看她的眼神和别人有点不一样,他坚信那不是错觉。

一个月,这样的日子过去了。凯莉每天都撇着眉逐渐走远,而雷狮跟到一半就不跟了。

当凯莉发现昨天的人又一次跟在自己后面后她选择一直向前走。

但是雷狮的影子依然像胶水一样黏在脚边。这绝对是来找茬的。她这么想着加快了脚步,后面的人的脚步也越来越快,最后反而超过了她的速度。

她凯莉可不是吃素的。

于是她干脆停下来。

十米。

五米。

三米。

一米。

当他们近得她能听见他的呼吸声时,她猛地一转身,一拳过去秋风扫落叶。

傻了吧。本小姐可是学过打架的。凯莉为两件事自豪,一个是画画的本领,另一个就是打架。只不过来到这里以后就没有遇到过实力相当的对手,很多事情她只喜欢观察而不喜欢亲自动手,而她的本领却没有丝毫退步。这下子雷狮肯定会输掉,因为他不可能知道在她伪装出来的文弱下竟是如此高手。凯莉已经能想到他狼狈的样子,禁不住骄傲地翘起了嘴角。

可是她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臂被强行固定在了空中,她努力想挣脱出来,但手臂却很不合时宜地使不上力,导致她的手臂只是一颤,被锁住的状况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她急了,但她不想抬头对上那个人的表情。

“偷袭可不适合一个女孩子哦?     凯,莉?”

她一直知道雷狮的名字是因为他是整个校园里的风云人物。可是她和他本就毫无交集,他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她仔细地想了想,自己一个月来的确没有把名字告诉雷狮,那么在那之后一定发生了什么。

“哈?本小姐一个粉嫩可爱的少女,想怎么样用得着你来管吗?不良少年?”

她露出恶狠狠的表情,这已经不是做戏了,而是传达出她心里真正的心情。此时她知道,雷狮的表情肯定是戏虐的,看着她像他手中的木偶一样挣扎,结果还是被牢牢锁在他的领域。真是个烦人的家伙呢。你呀你呀,干脆消失掉不就好了。

“给,我,放,手。”

雷狮能感觉到她这四个字是硬生生地挤出来的,她已经在愤怒的边缘徘徊。而且她的那一拳力道非常大,只是因为雷狮经历反击这些拳头的事比较多,才稳稳地锁住了凯莉。

不过雷狮也知道她会有疑问,在为什么知道她的名字的这个问题上。要解释这件事可要从很久之前说起了,至于多久之前,他自己心里也没数。

那是几遍到什么时候都依然明晰地印在他脑海里的一件事。


当他路过那个绘画比赛的高分作品展览时,一股没来由的感觉指引他前往。一张张看过去,他本是没什么兴趣的,过的速度也很快。但是当他看到第一名的头奖作品时,他停下了脚步。

他认真地看了。那上面是一个人,穿着海盗衣装的少年。复古又不显朽重的船只,在夜晚如镜的水面上自由穿梭。海盗正意气风发地站在船舵边,看着天上的星星。夜幕酝酿着暧昧的气息,色彩渲染出了躯壳,笔触勾勒出了灵魂。

这明显是幅话题作,一大群人围在这里叽叽喳喳地讨论,争先恐后地尝试解释只有作者才懂的意蕴,雷狮觉得这太没有营养了。

旁边有一个人凑过来,穿得很严实,让人根本看不清相貌,只能从体格依稀辨认出是女性。

“是星辰大海呢。”

一开始雷狮并没有怎么注意她,但是她说出这句话后,他才注意到。

“是啊。”

他若有若无地接了一句。

那人看了他一眼,说海盗真的和某个人很像呢。

甚至。

那海盗,雷狮是认识的。

是他自己。

扑哧。雷狮忍不住笑了出来。他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有人画这种图的,而且那人明显是经过了细致入微的观察才画得如此生动。海盗吗,那还真是个很不错的梦想。追求无际的海,与万千的繁星,与他眼中的深紫交融。

他要见到画这张画的人,正和他抢夺他想要的珍宝一样。此时那说话的人已经走远了。

他有了一个更大的发现。那张图片的右下角,有两个小小的,但是很端秀的字,而看这幅画的人忙着讨论那个海盗的帅气,没有注意到这字。

“凯莉。”

他念出了这个名字,--那画的信息里作者署名是“星月魔女”。无数如此这样的零落碎片拼接起来,忽然让他彻底,深刻地了解到了一个事实。

凯莉 就是 星月魔女。

星月魔女 就是 凯莉。

说是隐瞒卡米尔他们这个秘密也不算正确,只是独占的想法侵蚀了他的脑海而已。

于是雷狮开始特别留意身边的人,但这个“凯莉”行踪诡秘,不仅难以见到,不过一提到学校里画画非常好看的画师这个线索,他们就会马上反应是“星月魔女”。雷狮兴味盎然地听完了关于“星月魔女”的所有传闻。

并且越来越确信“星月魔女”与“凯莉”间的关系。

真正让雷狮凿定的是一件事。

凯莉好奇为什么雷狮如此吸引她的目光。

雷狮好奇为什么凯莉会来招惹他。

让他感到赏心悦目的是,凯莉终于收起温顺安静的面具,将其撕裂,里面是她本来的样子。一个疯狂的,坏到骨子里的恶女,被激怒而暴虐地和他杠起来的样子在他眼中却意外的可爱。

“你就那么想看吗雷狮?好啊,反正本小姐也不需要了。”

于是她用另一只手抽出了一个文件夹,接着手一抛,画稿四散飘浮。凯莉这么做是想要断掉这奇怪的关系,她要做回她的凯莉,有趣的东西肯定不止雷狮一个,可是偏偏只有画他的画,她在决然抛弃的时候,心里那绑得死死的结还是没有解开,反而猛地收缩,让她莫名感到难过。

他觉得自己眼前下了一场纸雨。

投篮的雷狮。擦汗的雷狮。抢球的雷狮。

我们通常给这些东西定性为,少女的暗恋,将喜欢的人的瞬间珍藏下来。

但星月魔女怎么会承认呢。

是这样的吗。他感觉那些画里的自己好像在说话,但那里面又融杂了别的东西。或许是凯莉她自己的感情吧。说不好。明明画的都是自己,心里却涌起了一阵热潮。他将凯莉切断的线接过来,结果发现它又固执地打起了结,是不想结束吗?

雷狮将它们一张张收集起来叠好,接着递给凯莉。

“让我和你做个交易吧,魔女小姐。”

“做我女朋友,在篮球场那边画画。”

“近距离观察。”

他的眼珠打了一个轱辘。他看见凯莉接过了那叠画。狡黠暴露无遗,他知道,他俩都没法拒绝。

“求之不得,先生。”

评论(10)
热度(137)
© 薄荷冰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