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凯】So Far Away

*遥不可及
*海盗雷×魔女凯,守墓人pa
*BGM:Martin Garrix《So Far Away》
*BGM超好听!!强烈安利

“你是不是不该出现在这里。”

她这么问道。作为一个守墓人,在看到他的时候她不出意外地没有触动,反而像看惯了一样,照常把咖啡冲好,与即将倒塌一般的桌子一起发出不算悦耳的声响。木制的桌子因为常年未护理且极为潮湿的天气,桌脚有些酸蚀,摇摇欲坠。

“如此美丽的女人又怎么会在墓地呢。”

确实,凯莉这样容貌年轻的女人不应该出现在这种阴森的地方守着一群冷冰冰的墓碑。可凯莉没有理会他近乎挑衅的回复,只是啜了一口咖啡,然后毫无音调地说道:“雷狮,生前是海盗船长,死因溺亡。”

作为守墓人,她自然对他的信息有了解。

幽灵被说出履历,倒是有点意外。他的一生被她用冷冰冰地概括成一句话,还真是让人伤心呢。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他这才注意到她的咖啡里没有放糖。她饮下时眉头微皱,但是竟也没有太大反应,像是喝惯了似的。

凯莉知道许多幽灵到她这儿来都是为了实现他们生前残余的愿望,尽管它们听来都那么微不足道,随随便便就可以粉碎掉。即使如此,他们还是愿意为实现这些残余的愿望而挣扎。

“哈哈哈,小姐还真是个爽快的人。”

雷狮没有料想到她会如此直接,不过这反而省了不少事,她一看就不是服硬的那类人,雷狮也不擅长拐弯抹角,这样对他们交流可是有莫大的帮助。

雷狮来到她身边,她的目光正集中在腐朽的窗外,不远处就是那些墓碑。有的端端正正,有的却东倒西歪。

因为强烈的执念而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吗。可原来的世界又是什么样子呢。他经历了什么才得以重返这个世界呢。也许是在炼狱的痛苦,可对于雷狮来说,有什么是能让他悲哀得无以复加的呢。

“我想找一个魔女。她曾经在我船上。”

并不是他故意说得这么简略,而是他真的想不起来了。记忆在来到这里后就彻底碎成碎片,但毕竟是执念,所以还有以上对那个人的认知没有消失。至于为什么只剩下这点点,谁知道原因呢。

“恋人吗。”

她依然维持着那样的语调,看了看食指的戒指。突兀又不明所以的问题,在戒指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尖锐。

当魔女遭遇那场风暴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死亡。当海盗把她推下去的时候,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瞪着他,直到她沉于那没有星光庇佑的海中。

这是不是身处那个世界的感觉?

刺骨的,如被蛀食般,一点点被吞没。

过了这么久,她依然记得那时的感觉,深刻得就像刻在骨髓里一样,回忆起来有剜心一样的疼痛。只是感觉正在跌进一个深沉的怀抱,这是这个世界对她最后的怜悯。只是这个怀抱,她竟然感觉不到一丝温度——这是代价。

至少这样,就再也见不到一切了。

命运诅咒她拥有永远的生命,时间这种东西对她来说已经没所谓了。当她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在她的面前,死前喃喃着她的名字时,她竟也毫无反应。该说这是凉薄,还是麻木呢?

被荒唐的命运戏耍。顽固地让她反复看着别人与自己好不容易靠近一分,又被死神的镰刀横空阻挠。这是一个极快的过程,比起如捧起一捧沙就流逝的生命来说,她已经没有“生命”的概念了。

没想到,命运又跟她开了个恶意的玩笑。

安排她坠入水前的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他的背影,潇洒又恶毒,应该说真是不愧为海盗船长吗。

背叛,欺骗,那些东西凯莉经历得多了,不足挂齿。

真是感谢你啊,雷狮。至少本小姐活了这么久,也万万没有想到最后背叛本小姐的,是你。

凯莉从抽屉里翻出一张泛黄的,近乎被翻烂的报纸。且不说上面的日期,光是看着这张报纸就知道这是好久好久以前的古董了。

但她本没有阅读报纸了解时事的爱好。在现在人们为之疯狂的东西,在不久之后就会被人渐渐遗忘,然后他们会拥有新的狂热。

那上面的标题可是真的有趣了,即便墨迹模糊也能依稀辨认。

——《大羚角号被吞没》

他与她故事的开始同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舞会不一样。可是就算她始终没有承认,她也为他而着迷。

他没有带给她希望,没有给予她温柔。

可她却眷恋于他的疯狂。

一次司空见惯的危险交易,他带上了她。他欣赏她的胆量,虽然也有人在见识到海盗的较量之后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愚蠢,可是凯莉的表情却丝毫没有因“恐惧”而产生波澜,自若得可怕。

“喂,靠近魔女——一个连幽灵都能触碰的魔女,你和你船上那群人也得死掉。要知道,带着她,她会带来厄运的哦。”

这是她说的,经过别人的话她也知道魔女是会带来厄运的。在凯莉的脑海里,那些靠近她的人,最后凯莉往往都看着他们死去。

“但你看,我的船上有世界上所有的珍宝,只是差她一个而已。”

她笑着接受这从他口中难得一听的情话,看着她虔诚的船长将戒指套到她手上。横行霸道的海盗的这个动作,也青涩得像另一个人似的。

“你愿意从此做我的女人吗。”

甲板开始剧烈晃动了。

“看着报道自己死亡的新闻还真是不得了啊,比什么都来得震撼。”

他兴味地等待她做出下一步行动,但她还是没如他的意。虽然报纸的确很旧了,但是在她的保护下没有太多损坏,上面的字也是勉强可以看清的。

他辨认着报道上面的字,看到“谜团”、“最强”、“暴风雨”之类的字眼时,他不再看了,怎么讲都是在用夸张的词语来博取眼球。这种东西往往不可信,但终究有人向往这种东西。

天知道这件事可以被写成多少本魔幻小说。最后竟然是以这种方式被称作传奇了吗,他想。和自己的想法出入还真大啊。

雷狮,海盗界声名赫赫的存在。他和他的海盗团神出鬼没,武力抢夺了数值无法估计的价值连城的珍宝。他们所及之地,被名为“恐惧”的阴云笼罩。和他们讲条件是没有用的,因为雷狮信奉简单直接的暴力,而轻视弱者。

而那个活了几百年的魔女,竟然对这个不懂浪漫的海盗滋生了爱恋。

不知道多久了,魔女没有任何衰老,而在她面前的海盗,也是最年轻的意气风发。他们一点都没有改变,岁月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凯莉捧起他的面庞,犹如他的一个久违又亲切的老熟人。或者说,就和每一对平凡的恋人一样,普通地相爱,普通地在一起,普通地看着对方,无所顾忌。

海盗再回头走了几步后,突然又回过了头。电闪雷鸣,雨水还在不断地倾泻下来,那人肯定已经沉入了海中,那么

她安全了。

如果不推她下去,她待在船上更加危险。他有强烈的预感,只要她坠海,海浪就会再次延续她的生命。已经没有余地了,风雨丝毫没有减小的势头,以他多年的海上航行经验来看,一件事是免不了了。

“我的回答是,我不愿意。”

我不愿意嫁给一个为了魔女可以放弃生命的疯子。

「你的愿望太强烈了,是什么让你如此想回去一趟?」

“去看看一个人还活着没。”

别告诉我你还对我存有爱恋,你试图寻找我,可我不能给你任何回应。

外面狂风暴雨,与历史上的某个被称作传奇的海盗陨落的那一天重合,是一个无稽的玩笑话。

死去的那一天故意地吻合,命运那种她视之如尘土的东西在嘲笑什么人一样。

她看到幽灵正在自己面前一点点消失,她的脸上没有表情,看着他扭曲的灵魂。

人都没了,戒指还在,多可笑啊。

那年当她离开海的怀抱苏醒之时,当她看到那份被人们疯狂抢购的报纸之时,她许久没有感情流露的双眼有了变化。

“雷狮,你这家伙。”

从那以后没人再见过她。

“凯莉。”

他已经明白了什么,但他选择不去弄懂。即便脑中被那些事情覆盖,但他只想在那么一秒,脑海中都是凯莉,没有其他任何的束缚。

“至少最后送我一个吻吧?上次来不及的吻。”

凯莉听到这话之后,才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搂住。这也是死亡的拥抱,她再次找回了当时的感觉。只不过这次,怀抱竟然是有一点点温度的。即便这温度在这狂风呼嚎中显得多么微不足道,但她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她的感官都为此被调动了起来。

她接受了他的吻,在吻中将她唯一一次的爱情,也是最后一次的爱情燃为灰烬。

等他彻底消失,她才又回到桌边,将咖啡一饮而尽。那咖啡里的毒药起效了,她身子一晃靠在窗边,蜷缩起来。
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爱上别人。

“魔女的生命终于走到尽头了耶。”

这时候还不紧不慢地自我嘲笑,真有她的风格。

溶于冰冷的大海里,她埋葬了自己。

我对你朝思暮想,如今你遥不可及。

「你以为杀死魔女的是毒药吗。」
「是爱情。」

评论(11)
热度(100)
© 薄荷盐柠檬|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