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艾】公主殿下的成年礼

*梗来自空间 灵感墙
公主:“骑士,你挡到我拔剑了哦。”
*来自薄荷的情人节大礼包第一弹

一般的早晨,艾比都是揉着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走出房间的。

今天不一样,城内的加急密报告诉她一件可怕而她又必须接受的事。

可恶。真没想到那群逆臣还真的敢在这个时候叛变。他们都是国王的心腹,以前艾比有看出他们不对劲,果不其然,他们真的谋反了。

这也许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神情如此凝重地走到王宫大厅里。那里有许多大臣正在等待她,窃窃私语她偶尔也能听到一两句,全是“怎么办”、“完了吧”这样的话,甚至有的已经在计划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今天是她的成年礼。

叛军大概就是挑准了父王母后和弟弟都不在国内的时候,看起来是谋划了很久,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按照他们的攻势,父王母后回来也根本来不及。

——还有那个人。

密报人员再一次来到她身边,她已经猜到了不会是什么好事情,没想到还真不是,而且可以说是糟糕透顶。

他们已经攻进来了。

“你们都先离开吧。”

大臣们意外她居然会那样说。在多数臣民眼里,艾比就是个任性的小姑娘,离保护这片土地,还完全不够格。这种情况下她没有决策的经验,大臣们面面相觑,希望有谁开口说点话。

“……说过一遍了吧。”

一个大臣听到这句话,料定她有别的打算,马上离开了。这一下引发了破窗效应,所有人都跟着离开,这次倒是安静极了,没有人说话。当最后只剩下她一人的时候,她望了望天花板。

脑海里浮现出那个人的身影,他碧绿的瞳孔里漾着一种暖暖的,平常被人称作“温柔”的光。他向她伸出手,她花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这不过是泡影,那暖暖的光芒也化进了耀眼的太阳,变得酥软,一点点消失不见。

大厅的门忽然被缓缓推开,发出沉重的声响。可以听出来人推门没那么轻松了。门后的人一点点映入她的眼帘,那人一身盔甲,头盔后面的红缨与盔甲上还未干涸的血一同,在盔甲表面泛起富有金属质感的寒冷锋芒。

那双眼睛。

“安迷修!!!”

公主看见这场面,没来得及多思考就直接冲下了王座,像是拥有磁性一样不偏不倚地冲向那个人,心无旁骛。

一时,她才察觉到空气变得闷热起来。她直接冲到了他跟前,手还抓着裙子,一直在淌汗。红色的长发与他身上染上的色彩竟完美地糅合,意外有和谐之感。但那是一种,触目惊心的和谐。

从这场叛乱一开始,就在率领骑士团不停歇地战斗,直到这偌大的战场上只剩下他一人。但这还远远没有结束,因为从头到尾,他都在担忧,那个他必须守护的人。即便大部分叛军都已经被驻守的勇士和骑士团消灭,可还有一小部分正在朝王宫赶去。这次真是失策,王宫的驻守不知道能撑多久。

明明受了伤,他还是坚定地朝着那个方向奔去。

“公主殿下,等会在下冲上去,你一定要跑掉啊。”

这是他多久以来,再一次这样唤她。

“安迷修,从此以后,你就是皇家骑士团骑士长了,你要承担起守护这个国家的使命,哪怕付出你的生命。”

“在下安迷修,遵命。”

那一年,安迷修十九岁,艾比十三岁。

当不听话的公主又双叒叕次翘了礼仪课出去找热闹时,不知怎的就鬼使神差地来到了礼堂外面。礼堂里通常举办一些隆重的仪式,能在这里被加冕是无上的荣耀。她仿佛能看到里面坐满了人。

门口有卫兵把守,就算她乔装得再好也不能起到多大用处,顶多在外面不被认出来,这种仪式也不能随意出入,卫兵认出她肯定会送她回去。这种情况下,想看里面发生了什么,只能寻找窍门。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在礼堂后方找到了一扇窗,一时计从心来。

“这位可爱的小姐,为什么要在这里爬窗呢?”

她一只脚还踮在横梁上,由于横梁不稳,她的腿不住地发抖,大有摇摇欲坠的趋势。两只手臂努力地撑于窗台,试图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平衡,另一只腿往上蹬,却总是遗憾地坠下,脚掌在墙壁上摩擦着。

本来艾比是十分专注于爬窗的,可是从背后忽然传来的一声把她吓得不轻,腿脚僵硬,失去了重心。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向后倾倒。

姐还没有找到宇宙最帅最拽的,属于自己的王子呢。

以后也不可能找到了吗……?

正当她胡思乱想,想回忆一遍整段人生时,无依无靠的后背忽然有了一道结实的屏障。她觉得,自己毫无疑问是出现幻觉了。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什么能这样保护自己?

“有伤到吗?”

她侧过脸去,自己正处于一个人的怀中。温热的胸膛给予她一种,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安心感,似乎正源源不断地输送着无穷的力量,强大的,让她不再害怕的力量。她看到那人,有一双好看的绿色眼睛。

“扑通。”

艾比听到了,什么东西在跳动的声音。与那人对视许久,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正在别人的怀抱里,赶忙一翻身离开这人的怀抱,开始正经打量起对方。看到他你自己高一大截,心里涌起一阵莫名的不爽。

“你是谁?”

这人看到自己清醒好像挺高兴的样子,看起来有点迟钝,没有什么恶意。即便如此也不能放松警惕,问出这人的身份才是首当其冲要做的事。

“在下是安迷修,很幸运能与您相遇。”

“艾比。”

既然来人都已经报上姓名,那么还是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吧。虽然对于他在王宫里却不知道自己是谁这件事感到小小的惊讶,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外来的人。

“艾比……那是公主殿下的名字?”

“是啦,但是你别做出太大动静,不然会被那群人发现姐在外面的。”

糟糕了。怎么用了“姐”这个自称?其实艾比觉得这样的自称酷毙了,只是碍于种种原因她不能在别人面前这样说。她将不小心说漏嘴归咎于这人奇怪的自我介绍让她分了神。

“是在下冒昧了。殿下真可爱呢。”

说出这样的话之后他居然捂住了嘴,像是在拼命忍笑一样。艾比急了,她回想什么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话,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果然是说错了什么吧!!!

但她以为,这会让他反感的,结果他不仅没有反感,还坦然接受了。

今天都怎么回事啊,净是些奇奇怪怪的事。她不就想好好地出来玩一回吗。她正烦恼的时候,脑海中又闪过刚刚自己坠落时,这个人稳稳地接住自己的情形。他的胸膛,他的话语,他的眼睛……

以及他的盔甲。

“忘记介绍了,在下是新晋皇家骑士团团长,安迷修。”

等等,皇家骑士团骑士长?这个名号可是很响亮的,由国王亲授,是至上的勇气与实力的证明。说起来父王好像最近一直提到新的骑士长,并对其赞不绝口。父王还强调到,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优秀的年轻人,才华横溢,使用双剑的技巧十分高超。那不会,说的就是眼前这个人吧????

“别叫姐殿下,叫小姐吧。”

这位可爱的小姐,请问你受伤了吗?

这是自打出生以来,第一次有人那么叫她。对于安迷修这人,他叫“小姐”比叫“殿下”的违和感要少得多。

“好的,艾比小姐。”

艾比突然察觉到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歪头一想,糟了,一不小心和傻瓜骑士聊了这么久,课程结束前不赶回去,父王肯定要发比翘课更大的火,晚归是绝对不允许的。

“请让在下带艾比小姐回去吧。”

天要黑了,灯火还未亮起,鱼鳞般表面泛着金色与红色眩目的光,而这条不知其长又不知其阔的鱼儿在被灼烧的晚霞里自在地畅游,没有任何阻拦与拘束。这是艾比第一次,离那条鱼的彼方如此之近。安迷修好像看得多了,反应没这么大。艾比仰起头,看它硕大的身躯自如地穿梭,她突然开始有点羡慕安迷修了。

可以每天都轻易看到如此绚丽的风景,而非在王宫里日复一日地上着她不感兴趣的课程。只不过看到晚霞,安迷修的神色里有一些沉重的,她无法理解的东西,全无艾比那样的欣喜。

一路漫步让她差点没发现如今自己已经被带进王宫里了。安迷修给艾比写了一张纸,递给她然后与卫兵们打着招呼。艾比溜了进去,在房间的瞭望台上和安迷修摆摆手。

“艾比小姐!风很大,要注意身体!”

唉。真爱操心啊。她看不清他的神色,简单地比了个“好”的手势,然后就回去了。

现在想来,那时的安迷修是把自己当成孩子来爱护吧。即便现在也是。为此她总觉得自己被他小瞧了。

五年了,这份态度在她眼里也没有丝毫改变。

「皇家骑士团长是,整个国家最强大的勇士。」

她看到那个,仿佛前一秒还在说让自己多加几件衣服保暖的普通人,身着沉重的盔甲站起身,整个动作缓慢却不迟钝,可以看出他确实下定了决心。

他站起来了。

他挡在了自己身前。

他将双剑紧紧握在手心。

“骑士长安迷修,教姐学用弓吧!”

这句话她憋了很久了。她常常看着安迷修练剑。安迷修这个家伙认真极了,下了训练场还在自己练习,不厌其烦。艾比坐在一旁看他练剑的样子,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冲动,并且没有消散,反而死死地咬定了这个念头,终于,到了实现它的时间。

“艾比小姐……”

说了一半,他像是看到了什么,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他看到的,也许正是她的决心,不同于过家家游戏、娃娃的向往。他像是没料到这么早就能在她脸上看到这种表情,或者说是十分意外。

“您真的想学吗?”

什么?艾比也意外了,她以为安迷修会不由分说地拒绝自己,用“年纪还小”这样的借口来搪塞自己,结果他只是想看看,她是否有那样的觉悟。

“那不是必须的吗?姐说到,就能做到。”

那么,现在就是把这份觉悟展示给他的大好时机。她不想看着安迷修不断努力进步,自己却滞在原地,什么都做不到。当他离开时,她总觉得他离她越来越远,她试图跟上,却失败了。这就是书上说的“距离感”吗?

“那么艾比小姐,以后一定要小心别受伤了,要好好学哦。”

最后还是琐碎的叮嘱吗。她已经预料到会这样,见怪不怪了。

“那种事情,姐知道的啊。”

就算这样,姐会跟上你的步伐啊,不然她与他之间的鸿沟,迟早会越来越大,无法填补的。那种事情,还是知道的。

距离王宫被攻破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察觉到了。她现在所立之地,于他树起的屏障之下,用他的鲜血铸成的最后一道堡垒。

“……骑士。”

“你……”

“挡到姐拔弓了哦。”

忽然感觉到什么一样的他刚想回头看看,艾比走到他身边,手里拿着早已准备好的弓,身侧是箭袋,每支箭都是崭新的,锐利的箭正如同她自己一样蓄势待发。这是五年以来第一次实战,可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情惊人地沉静。安迷修一开始有些惊讶的表情,也很快变成了欣慰与激励。

不远处,叛军的余党正在赶来,速度很快,看来是想速战速决。

“你们这群家伙!就让你们看看姐的厉害!”

映在安迷修眼里的十八岁的少女,如蝶在茧内苏醒,挣扎,最后挣脱束缚,发(生从头到脚的蜕变,在这战场上振翅飞翔。如今她正和安迷修一人站在王宫大门的一边,发动攻击只在一念之间。

别把姐当成小孩子啊!今天可是姐的成年礼!

第一个敌人近在咫尺,她抽出一支箭架在弓上,发射出去。这几年来的练习此时发挥了它的作用,一击正中心脏,不偏不倚。随着第一个敌人的倒下,越来越多的敌人涌了过来,艾比给了安迷修一个眼神暗示,安迷修迅速会意。艾比负责攻击远处的敌人,而安迷修击退近处的敌人。此时此刻,他们就是彼此的眼睛,清除着彼此的危险。

“不愧是皇家骑士团骑士长,战斗力真是不一般啊。”

又解决掉一个敌人的艾比把手中的武器握得更紧了,刚刚这人可真是难缠,明明已经射出一箭了结果给他侥幸躲过,艾比趁他躲上一只箭还没缓过劲的空余又射出去一支箭,他终于倒下。她捂着心脏发出“好险”的感叹。眼角的余光望向安迷修那边,他游刃有余地用一把剑剑抵挡敌人的攻击,一把抵在敌人的腰上,随时要刺进去似的。他的整套动作从容不迫,艾比也首次见到了,骑士长真正的实力。

“谢谢艾比小姐。看来艾比小姐也进入状态了呢。”

受到突然的夸奖,安迷修的声音明显激动了许多,其间高兴的心情让人完全没法忽略。

“那是当然的——姐从来没这么好过!”

就这样借着这种最好的状态,打他们个落花流水吧!

“傻瓜骑士,问你个问题啊。”

话总算说了出来,她松了一口气。安迷修暂时停下挥舞剑的动作,转而专心地听艾比的问话。

“你为了什么而战斗?”

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他的声音突然柔和了起来。

“为了爱的事物。”

随着安迷修的目光,那是看不到尽头的天空。那双绿色的双眼里装载了太多她不懂的东西,她不由得开始思考,安迷修爱的事物是什么,能让他如此珍惜。

骑士,突然出现的骑士,比她的王子来得还早的骑士,一直守护着她的骑士。

为爱的事物而奋斗,在那时的她心里深深扎根。知道现在,她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小心啊!”

又射出几支箭,她擦了擦额头淌下的豆大的汗珠,虽然说现在的状态不错,但这还是第一次面对真阵仗,而安迷修身上还有负伤,打持久战不是合适的战略方向,敌人的余军也所剩无几,最好的选择和敌人一样——只能速战速决。

一人接近了安迷修,她懊恼刚刚他拿别人当靶子以至于她没有发现他,但这不是后悔的时候,这人离安迷修已经非常近了,可安迷修还在忙于应付另一个人。艾比大声喊着,希望能引起安迷修的注意。安迷修拿着一把剑扫过去,没想到那人一转身,武器距离艾比非常之近。

可恶。没想到还有这一招。他佯装攻击安迷修,其实是要对艾比下手。艾比用的不是近战的武器,防身困难。他估计就是瞄准了这一点,想先解决艾比,这样就算安迷修再厉害,也不可能单枪匹马打败剩下所有的叛军,没有人清除远处的威胁,就能用人海战术轻松打倒安迷修,这个国家也失去了最后一道防线。

“在下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艾比小姐的。”

“因为在下可是,艾比小姐的守护骑士啊!”

白光闪过,再睁开眼时,安迷修已经挣脱掉了身边的敌人,将自己护在身后,而一把剑正抵在袭击艾比的人的颈侧,动脉血管喷张得别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安迷修眼里再清楚不过地写着几个字:“你敢伤她分毫,我定会加倍返还。”

那个对着自己时总是慢半拍,总是会不到意的骑士,那个笨笨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的骑士,此时她已经找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在她危险时不惜一切代价守护她的骑士。

一瞬间,剑的方向变了,而敌人也轰然倒下。

这时她才发现,他没有盔甲保护的手臂还在淌血,溅在红色的地毯上发出“嘀嗒”的声响,一滴一滴,揪着她的心脏与全身。失血这么多,他的世界是不是整个都在摇晃?她无从知晓。

“援军来了!!”

艾比看到远处有己方的守军冲过来,心中摇摆不定的大石头落下了,安迷修也扶着剑开始喘息。

艾比小姐,也长成大人了呢。

“安迷修,你知道吗?”

她一只手握住他,一只手捧起他的面庞。

“成人礼可是有一个不可缺少的环节的哟。”

安迷修感受到她手掌的温热,意识到她要宣布什么。

“姐宣布,安迷修要做姐一辈子的守护骑士。”

姐选择的新郎,是你!

安迷修在这红毯上单膝跪下,亲吻她的手背。

“遵命。”

“在下的公主殿下。”

评论(8)
热度(53)
© 薄荷盐柠檬|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