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凯】亲爱的服务生先生

*咖啡厅paro
*来自薄荷的情人节大礼包第三弹
*世界上最好的幻幻生日快乐!

“我,我的名字是紫堂幻,请各位前辈们多多指教!”

紫堂是为了锻炼自己才逃出家里的,在他终于忍受不了长辈们的冷嘲热讽之后,他摔门而出。事后他想,这一定给父亲带来一点点的震动了吧。

毕竟这是他从小以来,第一次叛逆。

可是出来了之后他自然要寻找归处。游走在这条街上,大早上的又是冬天,他禁不住地发抖。而他觉得自己在出来前做过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给自己围上一条围巾。往手里哈了一口气又反复地搓搓,稍微带来了一点温暖,他又接着往前走。冬天一直呆在原地可不是什么正确的行为,那样估计会在原地冻成一条冰棍,而走起来燃烧了卡路里,身体自然会热乎起来。

现在紧要的应该是找到一个可以打工的地方,不然自己就不得不回去,那样两个哥哥一定会嘲笑自己,恶劣的态度肯定比以前更甚。可是在每个地方都向他摇头之后他感到灰心丧气,直到他看到这家咖啡厅的招募启事。

试一下,就试一下,也无妨吧?

嘎吱——

咖啡厅的门被推开,发出厚重的声响。门触到了顶上的铃铛,“叮当”一声清脆悦耳。一打开门,里面的暖气铺面而来,真是舒服多了。店里忙碌的景象映入眼帘,他连忙关上门以防暖气跑掉。店里的装饰很温馨,客人也有说有笑。这和家里的气氛,完全就是一对反义词。

“你好,请问这里是在招募吗?”

店长叫丹尼尔,看起来是个严肃的人。他问紫堂,他为什么要来这里。紫堂幻还是回答了真正的理由。本来紫堂已经在心里计算这会是第几次被拒绝,以及接下来该去哪里寻找归处,没想到丹尼尔却点了头盖了章,宣布接下来紫堂幻就是咖啡厅的新员工了,还是在丹尼尔知道他是离家出走的前提下。这一切都很快就完成了,快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值班经理吩咐他要好好写个发言稿,这样显得更加自信也更容易给其他员工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

第一面要给前辈们留下好印象。紫堂第一次获得他人的肯定,打起不少自信,认真准备了一份发言稿,一字不漏地背了下来。他相信可以获得前辈们的认可。

所以当丹尼尔把紫堂带到众人面前时,他有些结巴地说出了上面的这句话。

……

怎么沉默了。紫堂还保持着鞠躬的姿势,没有人吭声他更不敢抬头看了,而此时脑海里已经开始头脑风暴——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对吗?出了什么纰漏?可惜即便他绞尽脑汁地思考,也想不出原因。

嘀嗒,嘀嗒。

咖啡厅做成一个球状的钟表上的指针慢慢滑过钟面,一时寂静无声。

糟了,糟了,糟了。该怎么做?

“你,给本小姐抬起头来。”

突然有一个好听的少女声线响了起来,紫堂幻不知道谁在说话,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说的是自己,连忙按照指示抬起头。

说话的人蹬着碎步过来了。她的步子是轻快的,和咖啡厅门口上方挂的铃铛一样。

他看清了那人从收银台走来,是一个黑色长发的,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孩,同样穿着服务生的装扮。紫堂幻看得出了神,明明年纪相仿,她却能踏出如此自信的步子。

“你是离家出走出来的吧。”

等等,她是怎么看出来的?他不敢对上她的双眼,害怕被看出更多的什么来。可是那双天蓝的眼睛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他脑海里。

“既然想出来闯,那就别畏畏缩缩的,本小姐可看不惯。”

紫堂一颤。没想到居然真的都被看出来了。

果然,就算好不容易被认可,自己也摆脱不了弱小胆怯的性格吗。

他慢慢攥紧了拳头。

“是叫紫堂幻是吧?本小姐叫凯莉,可别让本小姐听到你三天不到就跑了哦。”

她站在紫堂面前说完这句,就转身要回到岗位,可是她感到自己的右手被人抓住了,死死地抓住了。她火了,想回头看看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拉住自己,没想到竟然是那个被自己指责了一通的新人少年。

他又抬起头来。只不过这次不是听任何人的命令,而是他真心地、诚意地认为这是必要的。
她看到他的眼里充满了与自我介绍时的懦弱不一样的东西似火焰般燃烧,给予那种爆发的事物个名字,就是所谓的“勇气”吧。

“凯莉前辈!”他开口了。

“就算我真的弱小,那我会加倍努力,让凯莉前辈你看到,那时不一样的紫堂幻!”

这,这是同一个人吗……?

凯莉愣了一霎,如被什么打动了一样。她就这样静静看着那个刚开始表现得懦弱的少年,动了动嘴唇但字终究没有吐露出来。

但她随即又恢复了冷静。

紫堂放开了她的手,她大步向收银台走去,最后他又听到了一句话——

“让本小姐拭目以待吧。”

凯莉走了,其他员工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丹尼尔又站出来,清清嗓子让员工们回到工作岗位,然后看了看紫堂,让他随自己离开。

紫堂幻跟上丹尼尔,丹尼尔带着他漫无目的地走了一段路,忽然停了下来,紫堂幻的心思有些飘离,没有注意到丹尼尔已经停下,差点撞上去。

“怎么了,店长?”

第一反应,自己不会做错什么了吧?!不过丹尼尔他不像是要责怪他的样子,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在这里,一定能看到你的成长的。”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冷面的店长丹尼尔,不相信这种安慰的话是自他口中说出的。看着丹尼尔离开的背影,他下定决心了。

“为了变得更强,给他们看看。”

给哥哥,以及爸爸他们看看。

凯莉还在记着帐,笔杆敲着柜台。这个月的帐多,来的客人越来越多,但是担子还是架在她一个人身上。丹尼尔信任她的工作能力,所以才放心让她一个人担任这工作。虽然是很容易,但是做久了还是有些无聊。她迅速解决完就朝咖啡厅看。各个服务生都忙着自己的事情。

她看着这每日一样的景象,察觉到里面不对劲。那里面有一个新的存在,仔细一看,不正是昨天那个小子吗……?叫紫堂幻来着?

“这位先生,请问你需要什么呢?”

“这位小姐,这是店里新推出的甜点,要不要尝尝看?”

他昨天表现出来的样子,应该是第一次出来打工才对,他现在虽说有点青涩,但却透出一种稳重的感觉,给人的印象就是:可靠。这跟昨天的那个群,因为没有人应而害怕的新人服务生,现在竟然这么稳重,判若两人。

看着这几幕,她拿出自己的棒棒糖,含进嘴里,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

咔嚓。棒棒糖被咬下一大块。

那就让本小姐看看你能做到哪种程度吧。

紫堂幻绝对不会忘记那一天。

他一如既往在员工宿舍早早地睡醒,从隔壁杂物间拿出各种结局准备清扫一下咖啡厅。这不是他必须要做的,有值班经理跟他说过,不用起这么早,再说昨晚打烊的时候保洁员已经清扫过了。可是紫堂没有同意,依然每天早起把整个咖啡厅打扫一遍。他说这样是为了锻炼自己,经理自然也不好拒绝。

最近的生活还是很有起色的。自从朋友金和格瑞知道了他在这里打工之后就经常过来,一来二去居然都跟凯莉混熟了。

当他拿着抹布擦店里的玻璃窗时,他看到玻璃映出自己的影子。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家出走这么久了。

他每天都会看日报的寻人启事刊登,但是他的希望却一次次落空。那上面,找不到“紫堂幻”的名字。也就是说,父亲他们根本没有想找他的想法。他们已经忘了自己吗?自己已经蒸发了吗?他曾一遍遍地问自己。每当他翻出家人的联系方式时,强烈的自尊心不允许他拨打,但那是在刚刚出来的时候。他试图说服自己,自己还不够强大,还不能回去。可是他看到联系人里他们的名字时,还是忍不住泉涌的伤感。

他让自己不要再想了,接着擦玻璃。擦过的玻璃有一层薄薄的水雾,模模糊糊,似真似幻,和他纠缠的内心一样。他拿起看过的报纸,想将那层水雾擦去,竟不自觉地用了很大的力气。

与紫堂幻不同,她早起不是为了搞卫生,而是悠然自得地自己玩乐。一般的早晨都是这样的光景,紫堂幻在一边扫地,凯莉坐在咖啡厅的沙发上,偶尔抬头对他说一两句话,但是大多数他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茬。

“紫堂幻,我说你,你想知道招待客人的秘籍吗?”

本来还在拖着地的紫堂幻忽然停下了。他看向沙发的方向,凯莉正躺在那里,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听她的语气还是挺认真的,而且这是前辈的意见啊,当然要听取。他早就观察到了,优秀员工的评比榜上她拥有的星星永远是最多的,而她本人却并不怎么在意,好像这是必然出现的结果。那时候紫堂确定了一点——凯莉前辈真是个厉害的人啊。

“想!”

坚定的一个字,凯莉满意地点了点头,勾勾手指让他过来。紫堂凑了过去,这才发现凯莉还穿着短裙短袖。凯莉让他蹲下来,耳朵凑近自己。紫堂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照做了。此时,他们是如此之近。近得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

“那就是,”凯莉故意顿了一顿,“是逗你玩的啦。哪里会有那种秘籍啊?都是靠自己学着点。”

沉默了三秒。这三秒让他弄懂了一件事:凯莉是在耍他玩。

他苦恼地站起来,推了推眼镜,说了一句:“凯莉前辈你穿这些,现在暖气还没开,可是很冷的哦。”

“本小姐不怕冷。你觉得区区有点冷,就会让本小姐穿上一大堆衣服吗?”

原来如此。在她看来,受点冷比裹成个粽子好多了。

“会感冒的。凯莉前辈真的不多穿些吗?”

哈?那种语气是怎么回事?凯莉看着他,没想到他真的朝自己提意见了。

“还是多穿些吧。”

紫堂觉得不行。不管怎么样,凯莉这样肯定会感冒的。既然凯莉不愿意去加衣服,那他只有一个办法了。

紫堂脱下大衣外套披到她肩上。她身上有一股好闻的糖果甜味,紫堂幻深深地感觉到了。果然还是靠得太近了。

“你在干什么?不要你多管闲事!”

说是这么说,但是凯莉并没有把他的外套移开。

“凯莉前辈是女孩子,更要注意身体啊。”

说完,他并没有一丝要服软或者顺从她的样子,反而走了几步,拿起拖把继续拖地。凯莉前辈,在这种事情上意外地像个小孩子。他将眼镜摘下来放在一边。

“这小子,怎么这样。”

这句嘟囔紫堂没有听见,她用手指卷起自己的一缕头发,像个线圈一样绕着玩,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是她在平复自己五味杂陈的心情。

“紫堂,这里需要援手!”

“紫堂,7号桌追加一份布丁!”

“紫堂!……”

今天是情人节,店里忙得晕头转向,店长和值班经理都出来帮忙了,但是工作量还是大得大脑都要爆炸。

可是紫堂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这也许就是,被需要的感觉吧。

“交给我了!”

今天干劲满满呢。

快速处理完各项事务,紫堂正准备去帮客人看看甜品的进度,就突然被一桌的客人叫住了。

“那个,请问你能摘下眼镜跟我们合影一张吗?”

是几个女客人。虽然他不知道这个请求是为了什么,但是并不过分。

“当然了。”

他的指尖触碰到眼镜脚,刚要摘下来手就被一个人握住了。

“很抱歉,但恐怕不能让他摘下眼镜。” 说话的是凯莉,她是从收银台那边走过来的,“因为呀,这小子不戴眼镜的样子,只有本小姐才能看哦。”

瞬间意识到她在说什么的紫堂憋红了脸:“凯莉前辈,这是客人,有什么关系?”

“不管是客人还是别的什么,反正就是不行!”

凯莉一手还拽着他,一手却叉着腰。见他还是一脸发愣,气得直接转身走了。

“诶,紫堂你说,凯莉那样,不会是——”

金刚好在另一桌目睹了这一幕,他眼睛咕噜一转,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要是不想被她掐死就少说点,金。”

格瑞一脸沉静,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但至少他这句话说对了。

“凯莉前辈,我……”

有一股力量正催促着他去找她。可一到她面前,却又开不了口。

“唉。紫堂幻,你果然还得多多修行啊。”

无论哪个方面都是。

凯莉无奈地摇了摇头。忽然她一个激灵,从柜子里拿出一个东西塞到紫堂的手心里。

“在这里工作这么久,这个算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她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接着又离开了。

紫堂幻张开手心,那是一颗星星状的糖果。

嘛,出来这里工作还是有点好处的。


不过——

凯莉前辈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生日的?!

她果然是个,很厉害的人呢。

评论(6)
热度(50)
© 薄荷盐柠檬|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