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凯】魔王的工作!

* @空巢老ee E酱的点文
*勇者金×装成引路人的魔王凯
*标题参考某一月新番(bushi

金大步穿越吵闹的人群,背上背着的超大型包裹因为他兴奋的心情而丝毫不让他感到疲倦,反而那上面挂的箭头挂饰发出叮当的清脆声响,让他更加振奋了。

鱼贩正用天平计算手中鱼的分量,而鱼滑溜溜的难以抓稳,可鱼贩还是稳稳地捉住了它。一个老婆婆正在和水果店主斗智斗勇讨价还价。一群小孩子指着一个方向开始起哄一群鸽子飞出来,遮住了城市上空。金抬起头,有些恍神。他不自觉地伸出手,像是要够着那些鸽子一样,可最后等鸽子飞离,耀眼的阳光没有了遮拦,又再次映照下来,金一下子睁不开眼,连忙用手挡住眼睛。

他这座小镇的集市可比金那儿要热闹多了。金的家乡登格鲁镇从事矿业,粮食和水物资都是运进镇子里,也很少有什么新奇的东西。所以金常常同姐姐说起,如果能到外面看看该有多好啊。记得那时的姐姐听到他的话,放下了手里的矿石,紧紧地抱住了他。“如果是金的话,姐姐相信一定可以做到的。”当时的金不懂为什么姐姐会这么说,只是回抱住了姐姐。

当蒙上灰尘的煤油灯照亮这小小的矿洞时,微弱的烛火竟久久没有熄灭,金感到不可思议。

于是他想要去弄懂。

“咕噜——”金这才察觉到自己肚子饿了,他四下看了一会儿,各种吃的琳琅满目,大部分都是金没有见过的。如果金不出来,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这些吃的吧。这些新奇古怪,金根本叫不出名字的食物吸引着他的胃,出门的时候吃的一点点干面包早就被消化完了。现在胃正敲着锣鼓警告他,现在他饿了。

“诶,吃什么好呢。”

金这句话像是在问什么人,毕竟吃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嘛。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像是会得到回答似的,可惜肚子并没有回答他。于是金的目的就达成了,他要胡吃海塞一通。

“我要这个。”

“那个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耶!”

他用比豹子还快的速度在小食摊里来回穿梭,将那些在他看来如同奇珍异宝一样的食品抱在怀里,狼吞虎咽地吃下,连旁边还没上学的小孩子都看得目瞪口呆。金在矿场长大,自然也见过价值连城的珍稀矿石,而每每挖到这些绝美的石头,全部人都高声欢呼。嘛,除了格瑞一直沉默寡言,马上又低下头继续挖之外。看着小小的钱包里装满的钱币,金想,这些怎么说都应该够了吧,毕竟这是金从小到大所有的零花钱,再加上姐姐说如果要去冒险的话就带上这些钱。

“真是个怪人啊。”

“好面生,他是外来的人吧。”

吃着手里的东西,他忽略了别人的话语。在他们看着金切切私语的时候,他还沉醉于手里的小吃无法自拔。甜、酸、辣,几种只是知道而认识却很浅淡的味道在金的脑海里渐渐成型,在味蕾上爆炸开美味的舞蹈,鲜爽不腻。

于是当金逛着逛着吃遍了整条街后,他又看上了一个铺子的美食,他先是要了一份,尝了一口然后想掏出钱包,但是手却抓了个空。这时浮现在金的脑海的只有两个字。

——这回药丸。

选择不去看店主那本来就全是横肉的脸现在更加一分铁青的绚丽色彩,和调色盘有异曲同工之妙。他别过头去,等待一场风暴的来临,全身还开了振动模式,抖得不行。

可是想象中的惨剧并没有发生,而是被一个朝这边走过来的少女打断了。她穿着便服,看起来应该是个冒险者。冒险者在这座城镇里屡见不鲜,金一路走过来都见到了不少。他们有的身形彪悍,有的携带着武器,刚进集市时他被吓了一跳,但是又很快地习惯了。金一开始没有注意到她,因此在她朝自己靠近时,他还沉浸在会被怎么处置的妄想世界中。

金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孩。大脑和飙到最高速度的马达一样要爆炸了,飞速地思考却得不出任何结论。这是他第一次与家人以外的女孩这么近,但金怎么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些。”她将几枚硬币扔到拍到店主那儿,硬币敲击木制的桌板发出清脆的声响,在阳光下泛出金属的质感的波纹,“帮他付了。”

三人间的空气突然安静了,好像定在原地都不流动了一样。店主做了这么多年生意,也不是第一次见到眼前男孩这种情况,但是突然有个女孩出来代付还是第一次。

钱币对于一个探险者来说当然没有那么容易获得,悬赏越高,风险越大。店主知道那些有名的探险者,但他从未在里面见到她的身影。果然比起探险者,她的样子更像是哪个有钱人家家的大小姐。可是大小姐为什么要这副打扮??从金发毛孩的反应可以看出两人并不认识,这个女孩怎么这么豪爽地为一个陌生小子慷慨解囊??

现在的女孩子,真是越来越难懂了。更别提还是这个在镇上从来没见过的女孩子。如果不是霸王餐的情况,金肯定会附和的。

在店主还在怀疑人生的时候,凯莉已经拉着金的衣领把他拖走了。背着小山一样包裹的少年被一个清瘦的少女拉着向前,也着实是一副有趣的风景。

看着拉着自己前行的少女于阳光的照耀下,他眼一闪竟仿若看到了她头顶天使的光环,耳边充斥的都是唱诗班献给女神的颂歌,那正值正午而猛烈的阳光也变得柔和许多。沐浴着圣洁的阳光,晕开一层层彩色的云朵,与晨曦的彩云融为一体,美得至极。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景象,她在那其中显得十分安静。路过的路人会看到他张开嘴来,像是要说出什么溢美之词,可金其实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

在金不知道神游了多久之后,他意识到凯莉松开了他并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尘。金环视四周,发现在集市里如薄煎饼一样的人群到这里已经少了大半,都是零零星星的。虽然不知道这是哪里,但他对她有一种莫名的放心感,用姐姐的话来说,应该是信任吧。

“你在神游什么啊?”

少女看着他巨大的包裹,而他还稳如泰山般地站着,似乎这些负重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影响。谁会信!这包裹简直和他一般大了好吗。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大力怪,那么只有一个科学的解释。

他已经傻了。是现在完成时。

“啊,啊!对不起!刚刚真是谢谢了!我叫金!”

听完这像连珠炮一样的一句话,不难看出金把这些话憋了很久,最后一起说出来。

“记住了,本小姐叫凯莉......”

“凯莉吗!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啧。这金毛小子也真是心大,本来她想做个华丽的自我介绍的,不过看他这么激动,估计是泡汤了。不过这倒也是第一次,有人说她的名字好听。凭借这点,她原谅他了。

“你知道就好。本小姐找你是有原因的。”

不管怎么样,这样陪他耗下去根本没法处理正事。见凯莉突然变得严肃的眼神,金似乎意识到接下来开玩笑会有很严重的后果,拉上了嘴的拉链。

“看你的打扮,不是本地人,是来挑战魔王的勇者吧。”

这么明显吗?金看了看自己背后的行囊,以及身上厚重的装束,他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啊?

“我是来挑战魔王的!凯莉是知道什么吗?”

“当然啦,本小姐可是引路人诶!”

金挠了挠头。……引路人?那是什么职业?没听说过啊?不过看凯莉真诚的眼神,再加上她的确救了自己,应该不可能骗自己才对。

“唉,金,就让本小姐来告诉你引路人是什么吧。”凯莉看着他的包裹皱了皱眉,“总是有新人勇者来到这座城镇,他们既不知道魔王的正确位置,也没有制订好挑战的计划。”

见金听得投入,凯莉继续说了下去,“而本小姐就是引路人,是帮勇者指路的人,并且上述问题本小姐都能解决。”

金的确是新的勇者,他知道现在凯莉说的东西很重要,边听边如捣蒜般点头。

“还是听不懂的话,本小姐就告诉你吧:本小姐可以当你的引路人,免费。”

金眼中的凯莉突然在天使之光的基础上又加了一层滤镜。再这样下去,凯莉就要被滤镜淹没了。

“总之就是这样。以后你就听本小姐的了。”

凯莉扭头就走,金连忙跟上凯莉。人生地不熟的,能得到帮助真是太好了。

“那个啊,凯莉,”金一边追凯莉,思考了一下到底要不要说出来,最后还是开口了,“勇者那么多,为什么偏偏选我呀?”

“因为你骨骼惊奇。”

——不继续说是你怕你膨胀。

“等等,那不能算理由吧!!”

凯莉无视了金的吵闹,自顾自地走,脚步越来越快。同时,也露出了看好戏的笑容。

这个时候的金,还不知道在他身上会发生些什么。

现在已经晚了,凯莉终于停下。金抬起头,这是一座巨大的宅子。金第一反应是凯莉走错地方了,但是凯莉竟然拿出钥匙,熟练地打开门,然后看着还愣在原地的金,示意他进去。

这宅子装修不是一般的豪华,还堆满了各式糖果,随处可见。金的把装束放下,参观这奢华的地方。

“金,你为什么要挑战魔王?”

接下来凯莉带他逛了一遍整个宅子,给他指明每个房间,顺便给金布置了一间房间。

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金这回答得很流利:“因为我想成为真正的勇者。”

“你知道魔王的传说的吧?”

因为金回答得太干脆了,凯莉有点不敢相信。这小子不会连魔王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来挑战了吧?她要试探一下他,看看他知不知道魔王的厉害之处。

“当然知道了!很坏,到处烧杀抢掠,十分强大,行踪诡秘,至今没有人打败过。”

他没注意凯莉眼角抽搐了一下。他举起凯莉的手,说道:“正因为如此——我们一起努力吧!!”

她刚想说什么的,听到他这句话之后无奈地回答:“好吧,金,一起努力吧。”

金把凯莉声音有气无力定性为凯莉已经累了,赶忙催促她去睡觉。顺便还从包裹里翻出了登格鲁那儿特别的秘方,据说可以治疗失眠。这未免也太过头了吧?可是就这样,金吵吵嚷嚷地把凯莉推进了她的卧室,然后回到自己的卧室。

他正在回味。回味今天经历的一切,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小镇,遇到凯莉。这么想来凯莉真是个特别的女孩子,没见到她有伙伴,还一个人有这么大的房子,而且意外的神秘。他摇摇头,她不可能是坏人。躺在床上思考了半天,竟模模糊糊地睡着了。

滴答,滴答。

房檐上下雨的积水沿着砖瓦滑落,滴落在房间外的阳台。金还在熟睡,却在一滴水滴下的时候瞬间醒来。他看不清周围,现在实在是太暗了,从天空的颜色大致推断现在是半夜。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睡眠质量,也没有试过半夜惊醒。凯莉说了明天还要特训,现在应该赶紧休息才对。他闭上眼睛,刚打算睡下,就听到了另外一阵奇怪的声音。

一个人的脚步声。

他努力在一片黑暗中勾勒出一个人的身影。他真心看不清,他慌忙从身边摸出自己的小刀,准备等黑影再走近些,他就直接发起进攻。

可那人没有。那人打开了房间门,金看见那人的方向——那正是凯莉的房间。他一想,糟了,这人不会要对凯莉做什么吧?拿着小刀跟上去,那人也越走越快,最后居然涌出烟雾把自己的去向遮住。等雾散去,他发现那人已经不见了。一路跑去凯莉的房间,把门推开,大喊道:“凯莉!凯莉!凯莉你没事吧!”

“你在干什么,金?”凯莉像是被他的声音吵醒了忍无可忍地说,“现在深更半夜的,可没时间陪你玩游戏!快点给本小姐回去睡觉!”

“凯莉,我刚刚看到,有个黑影在往你那里走!@#!%*&¥#”

听见他语无伦次的叙述,凯莉的眼神忽然认真了起来。金觉得凯莉明白了,刚想继续说下去,凯莉就打断了他,“想要我拖着你回去吗?”

来不及分析黑影去哪了,他就被轰了出来。他突然觉得黑影还会再来,便守在门口没有走。

这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早上起来,金发现自己还靠在凯莉门前。刚想打开门看看她有没有事,凯莉就在他背后拍了拍他。紧接着金换好衣服刷牙洗脸之后就匆匆地跟凯莉出去练功了,也根本没法开口去和凯莉说昨晚的事。那实在是太异常了,这人不明来路,但肯定不只是一个梦。作晚那人没有做什么,但今天可就不一定了,还涉及到安全问题。

“有什么问题吗,金?”

金在走神。这太明显了。

“没,凯莉······”

金说到一半又咽了回去,凯莉叹了一声,在金的腿上又加了一个沙包。他此时感到,自己的双脚似有万斤束缚,可是在凯莉严肃的眼神下还是挪开腿开始跑了。漫漫烈日,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地方绕场跑,明显体力不足。可每当凯莉用怀疑的语气问他:“金,难道你真的不想打败魔王了吗?”金又打起精神来锻炼。毕竟从小采矿有基础,倒也没有出太大问题,只是这样训练他,凯莉总是一副乐此不疲的表情。

就这样日复一日,直到那天他几乎没怎么喘气就跑完了全程,凯莉鼓掌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变得比以前更加强了。当然,那人还是经常过来,但每次都在快要追上的那个节骨眼上失踪,让人摸不着头绪。

“金,本小姐有点不舒服。”

朝凯莉那边望去,他看到凯莉扶着额头,摇摇欲坠的样子。他想起以前自己这样的时候很难受,那时残留下的印象十分模糊,只记得姐姐背起了他,一路唱着欢快的歌带他回家。他的记忆飘到了很遥远的地方。

说时迟那时快,金背起了凯莉,开始往回走。凯莉计划通地笑了起来,却在金回头去看她的时候瞬间切换到辛苦模式。与此同时他还唱起了歌。

“跑调了。”

她抓紧他的袖子。这一声很小,只有他们能听见。他继续唱了下去,两人一路走回了宅子。

那天晚上他又看到了那个人。那个人一点点地靠近,金也拿起小刀,这次,绝对不会再放任这人了。

长时间的训练让他的敏捷度和力气都大了许多。他站起身,那人似乎又要逃跑。他一把伸过去握住了那人的手腕,在惊讶竟这么纤细的时候那人挣脱了。那人想往阳台逃跑,金追上去,和那人肉搏了一番。以力量来说,金根本不是那人的对手,对方占有绝对优势。眼看那人就要逃走,金忽地停下了。一声巨响后一个竹笼从悬挂的地方坠下,困住了那人的一条腿。

“哈哈哈,这可是凯莉教我的办法,因为我经常掉进她布的陷阱里,她就说这样是打不败魔王的。”金将竹笼一点点挪开,“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吧!”

在星星和月亮的映衬下,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不可能啊,怎么会是你,凯莉?”

这下轮到金傻了。黑暗中的女孩站起身,无言地看着金。在她的头上,有一对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角。

很可怕吧?本小姐可不是人类。和你是不一样的,金。

“金,你已经打败魔王了。”

她烦躁地拨拨头发,顺了顺斗篷。她头上的角在月光下是那么明晰,让人打颤。金不知所措,他试着反驳凯莉。

“魔王是住在山洞里的。”

——“本小姐可不会住在那种潮湿的地方。”

“魔王不会半夜来我房间。”

——“把你吓退了你就不会想挑战魔王了。”

“魔王,”他迟疑,“是坏人。不会对我那么好。”

——“只是坑你好玩。而且,本小姐本来就是坏人。”凯莉看了看像钉子一样被钉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他,不想再继续看,背过身去,打开隔壁的一扇门。金探头看去,心里一紧。那里面全是金子,叠成山的金子。这个房间比任何一个都要大,堪比一个金库。一个人走进去估计会被金子吞没。

“你想要多少就都拿走吧。然后离开,回你的镇子里。包括你一开始丢了的钱包也在这里面。”

然后别再让本小姐见到你了。

“怎么会!”金扣住了她的手,正面看着她,四目相对,“我很喜欢凯莉!很喜欢很喜欢!凯莉对我很好,教给我许多东西,最后还让我挑战魔王成功了。”

我。

他摸了摸她的角,轻柔地。凯莉刚要阻止他,最后还是没有。

“金……”

一个字包含她不会说出的,也不能说出的千言万语。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

“朋友……也的确是你会说的话啊,金。”

看到她心情好了很多,金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凯莉会那么说,但她能开心起来就好。

“凯莉,和我去冒险吧!去更远的地方,去看看不一样的风景。凯莉也想的吧?”

还没察觉到吗。金可真是个彻彻底底的大笨蛋。

“好吧。谁叫本小姐是你的引路人呢?”

这可是,魔王的新工作!

评论(9)
热度(63)
© 薄荷冰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