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艾】生命余额

* @♡灭世仙女桃♡ 的点文
*生命还剩一百天的安迷修×回收生命的天使艾比
*假周更文手

“你好,姐的名字是艾比。你的生命还剩下100天,姐是来回收你的灵魂的。”

他站在阳台,忽然间天上出现了一团火焰,并且直直地向他坠落下来。那团火焰的颜色实在太美,以至于他一时竟忘记了逃开。那火焰渐渐地近了,他看清楚一一那竟然是一个女孩。他伸出双臂伸出去,稳稳地接住了她。在感叹着好险的同时,女孩背后有什么在鼓动,随即伸展开来。

那是一架洁白的羽翼。

她头顶的光环散发着让人舒服的光,柔和极了。

当他还在感慨的时候,女孩忽然开口说话了。

“在下的生命,只剩下一百天了吗?”

与其说他的语气不咸不淡,不如说他好像根本没有在意过这件事一样。本应为生命即将结束而感到恐惧,而他却如同不在乎。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是的。”

冷冰冰的两个字,不同于一般人口中善良温柔的天使,她丝毫不否定这个事实,毕竟她就是因此而来的。

安迷修听完她的话,先把她轻轻放在了阳台的摇篮椅上。摇篮椅为突如其来的重量而摇晃起来。从幅度的微小可以看出她真的很轻。她坐在上面看着安迷修给阳台的几盆花浇水。直到安迷修浇完水进屋并将她抱进去的时候,她才继续和他说起话。

艾比小姐,现在已经很晚了,真的不休息一下吗。

于是艾比看着他走进厨房,不久之后他又出来了 但手上多了一碗面,还热腾腾地冒着气。

从那么远的地方来,一定累了吧。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对了,忘记说了,在下是安迷修,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

知道啦知道啦,你是谁资料里有写的。

随着晨曦的熹光醒来,这才发现昨晚吃完面以后没过多久就睡下了。她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看见安迷修正准备出门。她刚想询问为什么要这么早起来,安迷修就觉得是自己动静太大吵醒了艾比。

“昨晚有做个好梦吗?”

“梦是什么?”

惊讶于艾比不知道梦是什么,他想了想,做出了回答。

“梦就是一个人的所思所想汇聚起来,有时正是内心深切渴望的东西。”

可是天使没有渴望的东西。艾比嘟囔道。诚然,天堂的一切都太过完美,也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们渴望而不可得的。

“你要出去做什么?”

忽然想起正事的艾比问他。他回答自己要去上班,并劝艾比再休息一会,自己已经预备好吃的放在桌子上了,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打电话找他。他教给她电话的用法。艾比晕晕地听完他的话,勉强算是学会了。艾比反应过来,她对安迷修说,她想一起出去。

“那就和在下一起去吧。”

一开始艾比是想飞过去的,可是飞到半途,看着他,忽然想捉弄一下。

“接招!”

她跳向安迷修,一下子搭在安迷修背上。承受着突如其来的重量,安迷修笑了笑,把她置于肩上,向前面走去。从第一次见面那次他就发现,她轻得不正常。也许天使就是这样的?他试图解释,但越解释越觉得不安。果然还是因为太瘦了吧?

“傻瓜骑士你怎么呆住啦?像个木头人似的。”

“没,没什么!”

最后还是在她狐疑的目光下步子越来越快。今天的空气也显得格外快活。

和安迷修的生活是没有过多起伏的。他做着危险的工作,身上的气息却丝毫不会让人感到不安。他拼尽他的全力,让她不受到任何影响。与此同时,每天陪着他去上班,艾比也发现了,安迷修虽然对所有人都非常和善,同事也十分欣赏他,可他身边可以交流谈心的人却缪缪无几。

就是这样的平凡日常,艾比慢慢习惯了。每天陪他去上班,难得的休假就拉着安迷修去外面玩,美其名曰认识世界。

每晚她都坐在摇篮椅上,看着安迷修全心全意地浇灌花朵,无论对花还是人,他都是一样的和蔼,运气好的话,她还能看到他对着自己的花说话,有时说到一半,还会露出讶异的表情。

所以说,无论怎么想,和花说话都是一件很蠢的事,可他却乐在其中。什么嘛,居然莫名有点可爱……?

“笨蛋骑士,姐不想吃这么多!”

又双叒叕看着餐桌上一堆吃的,而且安迷修正在悄悄地把一碟菜推到她那,被她狠狠瞪了一眼收手了。

“可是艾比小姐那么瘦,不吃多点东西怎么行?”

声音很小,在她的威逼下几乎是无声的抗拒。

“网上说,吃胖了,就没有帅哥喜欢了!!”

糟糕。他就不该教她上网。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因为他往她碗里夹菜的筷子还是没有停下。

“怎么会呢?在下觉得艾比小姐怎样都好看啊?而且越来越可爱了!”

为了让她吃多些,他梗着脖子把心底的话说了出来。艾比听后手一抖,筷子都差点掉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在下说的是真话!”

歪着脑袋沉思了一下,安迷修的确是个很老实的人,而且绝不会向她说大话。

结果是,艾比在安迷修不断的哄下把菜吃完了。

无聊时瞄了眼日历,离安迷修死亡的倒计时已经过了一半。而这五十天,对她来说却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似乎到了人间,甚至对时间的流逝都不怎么敏感了。

这时她忽然想到一个她从未考虑过的问题。

安迷修死了之后,她就不会再有这样的生活了吧?

也再也见不到安迷修了吧?

……

她仰起头,努力将这些问题抛出脑海。

“怎么了,艾比小姐?”

“安迷修,你可要带姐去吃遍全世界所有好吃的,看遍全世界所有的帅哥哦。”

“一言为定。”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后来艾比了解了一些模糊的概念,并且在一次随同上班中听到了一些话。

“你看,安迷修前辈真的很优秀呢。他的未来肯定是一片光明。”

未来……?可他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要……

语塞。现在正是他最好的年华,事业在上升期,他可以拥有很高的职位,认识很多的人,做很好的自己。可是这些都是泡影,马上就会土崩瓦解。

这个处处替自己想得周到的人。

在遇见他之前,她从未拥有如此多的快乐。

你的生命余额二十天零三小时零十五分钟四十九秒。

“这局不算,重新来!”

第N次下棋输给安迷修,她起得嘴都鼓起来了。她怀疑安迷修有什么魔法,可以看穿自己在想什么。安迷修对此予以坚决否认,并称其只是经验。

“好的。”

“安迷修,你就没有在乎过什么东西吗?比如……生命?”

他知道她指的是一开始见面的时候他平淡的反应。

“如果能在警察的岗位上尽到所有的职责,帮到更多的人,在下就满足了。”

确实,她常常看到他到处帮忙,简直是邻里和谐小标兵。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一日一月地流逝。当一百天的余额危在旦夕的时候,她本应该做好工作,不知为什么,她的内心却在让她视而不见。

你的生命余额七天零八小时五十九秒。

他快死了。

但是她真正意识到这一点,是在那一天半夜的时候。

嘀嗒,嘀嗒。

你的生命余额三十分五十六秒。

怎么还没回来?他说好的出去一下然后马上就回来,现在都过了这么久……

艾比缓缓转过头,看着钟表,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她不管不顾地径直冲出去,她要找到他。

或者。

当她看到他时,他已经倒在了血泊中。他位于马路的中央,他身前有一辆车。

以及马路对面,有个被这场景吓坏了的孩子。能看出他为了救这个孩子,直接将其推到一边,自己却代为承受了车的撞击。

他手里紧紧握着一个袋子。那个袋子里,装着她爱吃的零食。

对不起,本来以为至少可以把它们给你带回去吃的。没想到这么快……

你的生命余额零天零分零秒。

网上经常出现的那种信息,叫什么来着。

车祸。

安迷修感觉不到重量,甚至什么也感觉不到。他艰难地睁开眼睛,自己正漂浮在空中,越升越高。——不,说是自己,其实已经不是自己了。因为他的全身都是透明的,薄薄的一层,似乎微微触摸就会破碎。如今他甚至不能自如地摆弄自己的手足,动都动不了。一动,就好像有什么沉重的事物堵在胸腔一样,沉闷得不得了。如果把这感觉找个确切的形容,大概就是溺水吧。无法呼吸,无法道出言语,无法停止痛苦。安迷修想起以前师父说过的话,人绝不能放弃。作为他的信仰一般存在的事物现在呼嚎着让他撑住,安迷修越升越高,他心里清清楚楚地感知到,只要到达某个高度,作为“安迷修的意志”就会灰飞烟灭。

有什么原因,与那疼痛撕裂,叫嚣着想要活下去。是一个强烈的执念,没法抹平的,正在企图强制将他从那层痛苦中剥离,可呼之而来的又是另一种痛苦,无论哪种都让他撕心裂肺。

“安迷修,你真是个大笨蛋!”

“傻瓜骑士,你就不会考虑一下你自己吗?”

“今天的晚饭真好吃!那姐就勉为其难地表扬你一下吧!”

记忆中一个女孩的身影渐渐浮现,又渐渐消失不见。那女孩忽然地扑过来,然后闹着要去哪里玩。他说这是她不知道多少次这样做了,可是他每次都会被吓到。她露出得意的表情,说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他背着她,在空中转着圈圈。他们的身影叠在一起,与天花板上的圆形灯完美地重合,不断地旋转、旋转、旋转······他们用尽这一生所有的快乐,在这旋转里不断地上升,随着空气里不知名的感情渐渐发酵,温度也不断地升高,他们共舞一曲华尔兹,倾尽这一辈子所有的疯狂。

“听得到吗?”

是谁在说话呢?他已经在巨大的压力下闭上了眼睛,传来一阵声响,似近似远,想要仔细分辨它的所在,换来的却只是一片空灵。

在下听见了!

睁开眼睛吧。

刹那间,他感到周遭的环境有了巨大的颠覆。

整个人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拽着往下沉,仿若世界都颠倒过来了一般。在恍然间,一只手拉住了他的手,软软的,却温暖无比。这只手的感觉安迷修永远都不可能忘记,因为那只手的主人是

“艾比小姐!”

他竭力地呐喊,可是他的呐喊却不能发出任何声音。他开始苦闷了,因为她无法听见他的声音。给他意外的是,她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攥紧了他的手。不为其他的原因,只是因为她真真切切地,听到了来自他灵魂深处的呐喊。她听见了,安迷修在呼唤她的名字;她听见了,安迷修对她举动的震惊;她听见了,自己几百年来都没有涌起异样感觉的心脏,正在剧烈地鼓动,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快,更猛烈,更滚烫。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她一件事:她渴望拯救他,她渴望拯救自己。

“绝对不会让你离开姐的!”

“你这个骗子,说好的带姐去吃遍人间所有好吃的,难道你想反悔吗?在实现之前,姐怎么可能让你再逃掉啊!”

在下的灵魂,在下的大脑,在下所有的感官都在膨胀。因为它们都被一种感情填满了,而这种感情却依然在不断地累积,像要爆炸了一样。

那种感情的名字是什么?

一意孤行与风背驰,他们正面临着无比严峻的挑战。她飞的速度不断加快,迎面扑来的气流让他们的身体承受着极大的负担。

她背后的羽翼忽然燃烧起来,火势蔓延极其之快。火光拨乱了他的黑暗,让那黑暗一点点地粉碎。

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如同一团火焰一般坠落到他的怀里。

她现在,又一次化身为火焰。她的火焰并不脆弱无能,也并不让人感到从心底的恐怖。比太阳还要耀眼,比柴薪更加狂热。正如神话中绮丽的太阳鸟,展开他们的尾翼,微微煽动就能引起一片燎原星火。灼热,烧蚀着他们内心多余的东西。火焰想要将他们一起吞噬,可她会证明这一切都是痴心妄想。此刻,她的心正在燃烧。

请不要为了在下,而失去作为天使永生的资格……

“姐啊,曾经以为自己是不会拥有梦的。”

“可是安迷修,你教会姐梦的含义,你已经赐予姐一个最向往的梦。只不过它不是遥不可及,不可实现的。”

“因为姐的梦现在,就在姐手中!”

他们的轨迹在夜空留下灿烂的弧线,一个年幼的孩子看见了,对这颗特别的“流星”许下了自己的愿望。她的光环碎裂,四散各方。

当这颗流星坠落在地的时候,他睁开眼。那对羽翼已经消失,火焰也不见了。女孩扑过来,他搂紧她。知道胸前湿了一大片,他才知道她哭了。

“你知道姐有多担心你吗!”

“不哭了,不哭了······”

那个平时坚强得让人难以置信的安迷修,此时倾注出他所有的温柔。他不会安慰女孩子,只好笨拙地哄着她。抱紧些怕挤着她了,抱松些又怕她没有归属。

“那么,让姐来重新自我介绍一下。”

“姐的名字是艾比,是一个普通的人,仅此而已。”

你和艾比相爱的余额为——

永远。

评论(11)
热度(53)
© 薄荷盐柠檬|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