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凯】Strawberries&Cigarettes

*高中卡×初入社会凯
*送给 @七公爵 七七姐的卡凯
*推荐BGM:Troye Sivan——《Strawberries&Cigarettes》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卡米尔没有想到这个时间还会有人。夜晚还路过这条街道的只能是那些早出晚归的上班族,都拖着疲惫的躯壳回家,哪里还有心思管别的。卡米尔则习惯了在这个时间走走,佩利他们正在开庆功宴,吃豪华大餐——说白了就是大排档。大哥也十分喜欢那里,那儿喝酒撸串一应俱全。卡米尔已经饱了,他决定顺路兜去买些点心。

她没有哭过的迹象,也并没有携带打群架的武器,不像是来寻仇的。秋千微微地摇晃,而她坐在上面,手撑着头,竟然颇有点伤感文学里“落寞”的态势。

“能不能帮我点根烟呢?”

她将打火机递到他手里。激烈的思想斗争过后,他终究还是帮她点了烟。卖火柴的小女孩里,女孩的火给予她美丽而残酷的幻想,让她得到暂时的温暖,死去也不曾痛苦。可她的火焰不是温柔乡,它在晚风里飘摇不定,似乎随时都会熄灭。一个个烟圈薄如蝉翼,在冬季的寒冷空气里缥缈沉淀。

“爱情啊,真是个容易让人变成傻瓜的游戏,”她抽着烟,喉咙有些沙哑,“当你本来能抑制的情绪被那个人轻易撩拨牵动的时候,一定是喜欢无疑了。当然,那也确定了最后的输家会是你。”

卡米尔对恋爱方面的事情并无关注,甚至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还是从几本常人看来十分艰涩的文学里看来的。

这时凯莉打开她的包包,卡米尔敏锐地发现那里面几乎全是糖果。一支烟的时间过去,她又吃起糖果来,她淡蓝的眼里漾起一丝甜蜜。

卡米尔看着眼前比自己年纪大几岁的女人,她穿着单薄的衣服,在晚风里微微颤抖。

他合上手中的教科书,仔细端详着她。童年的生活以及与大哥长期的不良生涯养成了他极致谨慎细微的性格。

酒的味道弥漫开来,卡米尔马上反应过来她应该是失恋了或是别的什么,去借酒消愁。卡米尔不想再多停留,他正要离去,凯莉就叫住了他。

“别走。就一小会儿。别走。”

卡米尔顿住,看着她在酒的影响下变得通红的脸,把围巾递了过去。顿时,他身上好闻的,蛋糕上草莓的味道与酒味交织在一起极尽缠绵。

他鬼使神差地打开了蛋糕的包装,解下了围巾。

“……不冷?”

接下来的几天,凯莉经常短信里找他聊天,东聊西聊,他觉得这是他人生里说话最多的一段时间。

下午放学的时候,卡米尔的手机忽然振动,是来自联系人“凯莉”的短信:

“卡米尔,今天有空吗。”

“你想干什么。”

卡米尔本以为凯莉又在耍自己玩,等自己答应了又马上变脸,没想到发出去的下一秒就收到了回复。
“哎呀,别这么严肃嘛,又不是在学校。本小姐纯粹就是想请你出去吃个饭而已。”

明明是在打消他对她的怀疑,却感觉更加深了怀疑程度。卡米尔分析她是在这件事上较起真来了,自己不给个明确答复她是不会轻易罢休的。想到今天的日程安排,大哥一个人出去约架,让卡米尔自己放个假,而他现在的确没有什么事要干了。

凯莉是个奇怪的女人,他无法用他学到的知识来解释凯莉的行为。卡米尔和雷狮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即使身为“惹事惯犯”,却都拥有极好的成绩。可是对比起数学题来,凯莉还是太无解了。

“你在哪里。”

坐在吧台边上的卡米尔看凯莉像变魔术一样,上次看到她她应该是刚下班,那时她穿着一身经典的职场女强人的利落工作服,可是她现在一身休闲服,洋溢着可爱气息的装束像一个女学生。而卡米尔一身工工整整,没有一丝污染的白色校服,在酒吧的人群里显得格外突出,这纯白的衣服与这里污浊又充满利欲熏心的空气太格格不入了。凯莉可以轻松地融入,可卡米尔不能。他和她就在不到一米的距离内,竖起了一道高高的墙。

“愣住了?”

凯莉歪歪头,几个吧台的服务员相视而讨论起来。看样子凯莉应该是这里的常客,几个经过的人都向她挥手致意,她用她脸上写满“快乐”的笑容来一一回应。她的情绪变化控制得近乎完美,没有一个人能想象得到这个女人昨天才失恋了,还一个人在秋千上抽了一晚上的烟。受到凯莉如同在搭讪一样的调侃,众人的眼神马上在他身上扫描起来,似乎要剥下他的皮囊,挖空他的血肉,扫描出他的所有信息。卡米尔不习惯作为人们焦点时投来的赤裸裸的眼神。他下意识地拉了拉围巾。

“走。”

卡米尔忽然二话不说,就拉起了她的手臂。没想到他会如此坚决,凯莉有点吃惊。他的力气很大,但是没有生拉硬扯,凯莉几乎感觉不到疼痛,只是顺着他的方向走。酒吧看热闹的群众看见常客被一个高中男孩拉走了心中油然升起八卦。在他们离开之后的一段时间,整个酒吧都在讨论,提出众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可是当新鲜感过去,很快就被酒吧斑斓的灯光溶化。

她的手在他眼前晃晃,他不为所动。刚刚卡米尔的速度很快,不像是生她的气,反而像是为什么事情焦虑。她脚上还穿着一双恨天高,走这么快根本受不了。她终于叫停了他,现在他们停在了江边。身边只有孤零零的一排围栏,江水平静,还泛出粼粼的波纹。可凯莉的这个夜晚却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如同暴风雨前一分钟的海岸线。

“你一直这样去那个地方买醉,寻找你的满足感?”

“你不觉得,欺骗那些外表浮华,说话油腻的人特别好玩吗?还有他们以为自己吸引了对方,认为自己得到了主导权时的表情,就像宠物一样吗?”

卡米尔见过的骗子多了去了,帕洛斯就是当之无愧的代表人物。但是像凯莉这种纯粹为了享乐而行骗的人却少之又少。她的眼神有些漂浮,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卡米尔知道在自己来之前她已经喝过了酒,从她朦胧的双眼里就可以看出。他无法解答心里的感觉,那和错失了猎物不同,那更加刺人心骨,还给他没来由的烦躁。他在强迫自己冷静下里,用一贯缜密的思维来评断这件事。

一遇上这个女人的事情,他就无法保持冷静。

“怎么,让我们的先生苦恼了?”

而这个女人,能轻松洞察自己的思想。自己本以为完美无缺的证明,都能被她挑出虫子,举出反例一举推翻。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某个魔女让我陪她吃饭,结果带我去了酒吧。”

凯莉在灯红酒绿的光阴中沉浮,厌恶着这样生活的同时也倾力寻欢。他追随着他心中的光亮,魔女教给他他的光亮不可能教给他的东西。当他们相遇,所有的外表都不能掩盖一个事实。

他为她围上围巾的时候,动作很轻柔。

初见的湛蓝眼睛,黑色牛仔。

所以让我们开着六十迈的汽车疾驰。

悄然的影子被嬉闹的月拉长,在黑色的剪影里,他与她的唇相碰,心跳猝然。

第一次见到凯莉的时候,他闻到她身上有烟草和烈酒混合的味道,可是现在他吻她的时候,涌入口腔的是草莓的香甜。草莓与香烟,都是属于凯莉的味道,缺一不可。

当卡米尔结束这个漫长的吻时,他们好像都在不会结束的长夜里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我说,卡米尔,”

“你的味道好甜啊。”







评论(3)
热度(51)
© 薄荷冰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