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

不可跨越的,深深的沟壑映入伊莎贝拉的眼睛里。从小生活在“爱”与“温暖”气氛中的伊莎贝拉第一次感到了那种感觉。她的瞳孔猛地张开,透明得几乎能看到里面膨胀的血丝。明明是夏天的夜晚,她却冰冷得如置冰窖。

再往前走一步,一步,就是那个神秘的,外面的世界。

可她做不到。

那个一贯在测试里拿满分的,让人羡慕的“聪明的伊莎贝拉”已然消失。偏偏在这个时候,雷斯理的歌声涌入脑海,她努力地攀住那歌声,试图让自己冷静,可是这个时候那有奇妙镇静能力的歌声却倏地变得急促起来,急促得让她无从呼吸。

脖子上赫然的,习以为常的“73584”,现在仿佛一条虫子茧食她的内心。

那个为伊莎贝拉所爱慕的雷斯理,他一点点地陷入了深渊。少女疯狂地呐喊,并用她所有的力气来把他拉上来。可是雷斯理就这么走了,她无能为力。往日纺织着她浪漫情思的星星如今正把她僵硬的姿态映照。沼泽总是越挣扎,就陷得越深。而现在的伊莎贝拉显然忘记了这个道理,只沉浸于心爱之人的迷茫归途。

“下来,伊莎贝拉。”

平日里让孩子们感到充满力量的妈妈的声音响起,她如同一只被天敌盯上的孤鸿一样错愕地回头,妈妈的笑容却在她的眼里扭曲。

妈妈伸出了手。

伊莎贝拉的背后是万丈悬崖。

于是温柔的月光替她讳饰了恐惧,她说:



“好的,妈妈。”


评论(18)
热度(52)
© 薄荷冰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