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凯】我穿越回去撮合我爸妈我容易吗我(一)

*是雷凯女儿的第一人称视角

*非常老梗,乱七八糟注意

我和所有人一样,是每天在教室偷偷吃早餐做值日踩点每天在与作业厮杀和同学斗智斗勇的学生。

不过,事情发生了巨变,就在现在。你肯定不会相信,不过我现在正在我爸妈的高中时代。

也许我是第一个摊上这种事情的人,但我打包票,你绝对不会想来体验的。有谁会想醒来一睁眼就躺在学校全是灰尘的长椅上?可是这是我的学校,是实锤。

以前看灵异书的时候里面写着,眼下最好的举措就是先去周围探查一下情况。综合我一路走完一楼的感受,我总感觉哪里怪怪的。我身上还穿着学校亿年不改款式的校服,但是设施和建筑感觉有什么微妙的区别。楼梯口拐角的盆栽不见了,饭堂对面一大块黑板不见了,甚至原本是的图书馆也完全找不着。喘了一口气,我忽然开始联想这是不是之前还没有出现这些标志性建筑的时候,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我抬头望了望公告栏,上面贴着几张白纸,上面写着诸如学生会招新一类的宣传,这点倒是没什么好奇怪的——很奇怪好吗!!!!仔细一看,那张告示落款下面的年份,那可是约二十年以前的日期诶!我好歹也是玩恶作剧的一把手,但是哪有这种玩法的啊!!开什么国际玩笑!!

“算了,应该是记错了。”我这样想着,决定先回班里,总不可能所有人都跟我一样一头雾水吧?去班级的路倒是正常多了,我闭着眼睛都会走。就这样,我走到我班级的门外,一把推门进去。

“这里发生了什么啊?连学生会都出了问题?”

三秒过去了,回应我的是一片寂静。我还保持着推门的姿势,但是除了门撞到墙上之外什么都没有发生。马上察觉到不对劲,我朝班里看去,坐在座位上玩着手机的,从堆成山的书里艰难地探出头来的,和别人在窄窄的过道打闹的都凝固了,直愣愣地往这边看。我站好,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的时候已经晚了。而且更重要的是,那些和我穿着一样校服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

就在这片尴尬持续了将近一分钟之久的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从靠墙的位置传了出来:“这位小姐,你是来找人的吗?”

我看着那人,他的校服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还长着一头褐色的头发,翡翠色的眼睛,所有人里就他捧着一本压轴题,看来是个好学生无误了。我哪敢拖延,连忙回答:“是啊是啊,我是新转来的,想找个熟人,但是我找不到呢。”

那个人走出来,说是在门口聊比较方便。我们俩出去之后,整个教室又恢复了闹腾的状态。我站在那人身边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忽然好像和记忆深处的什么东西接上了线,电流一下子通路了。他好像惊异于我一直盯着他看,不好意思地问:“在下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我试一个激灵,探性地说了一个无关的问题:“啊,不是,总觉得同学你长得很像我爸的一个熟人,几乎长得一模一样。”

“你说说看,说不定在下也认识。”

“好,那个人叫什么来着,应该是叫安迷修,对,就是这个名字没错。”

我说完,那人的脸色突然大变,然后慢慢地吐露:“其实,在下也叫这个名字来着。”他不说不要紧,一说我就发现有端倪了。现在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发生变化的学校,不是同一批的同学,甚至年轻时的“安迷修”,这些不会真是印证了自己看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消遣闲书里写的,我穿越回过去了吧?既然安迷修都在,那我爸妈可能也在这里?确实,我以前有看过我爸妈高中的照片,他们也在这所学校读书没错。无论怎么想,这也太奇怪了吧,再怎么说,我对我爸妈以前什么纯情罗曼史真是一点也不感兴趣!一点也不!

当我的大脑正在进行不间断即将超负荷的高速思考时,一个冲过时擦过我手臂的人打断了我的思绪。那个人倒是一看就不是个好货色,穿着黑色衬衫套着卫衣,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符合规范的,用通俗一点的话说,就是个不良少年。他一脚跨进门,看到门口站着她和安迷修时停下了疾驰。

“哇,真了不得,我一早上没来,安迷修就从乖宝宝变成泡妞小王子了。”此人口出狂言,说话的腔调我简直再熟悉不过了,那种劣性,我就是过了几十年也不会忘记。即便心里已经有数那个人是谁,我心里还是酝酿起一种奇妙的情感来,也说不好是激动还是面对那人才会有的烦躁。总而言之我深吸一口气,准备答案揭晓时刻的到来。那人就是——

“雷狮,过了一早上,你倒是没什么变化。”安迷修摇摇头,把我一把拉过去,用警戒的眼神看着雷狮。

嗤了一声,刚要一个转身走进教室,就被人通知叫去了办公室。他低声骂了一句,端详了一下安迷修的表情,确认不是安迷修干的,可是他的表情还是了然。这都什么事啊?让女儿回来看亲爹闯祸树立优良榜样?这点上他还是不如自己聪明,自己就从来没有因为干坏事被抓过,因为自己隐藏得很好。

他往办公室走了,我连忙和安迷修道别。等到安迷修进了教室,我才朝办公室的方向追去。那时他已经在里面站在老师面前了。我找了个不容易被里面的人看见的角度,透过玻璃窗看里面的情况。他一脸不耐烦地站在那里,眼睛也没往训话老师的方向看,反而急切地四处张望,终于停在角落的那张办公桌边。那里正站着一个敞开外套拉链,黑色长发的少女,和老师满脸笑意地说完话,竟往他的方向瞄了一眼,两人的目光此时呈现出一种滑稽的默契,刚刚还露出烂漫笑容的她对着他做了个鬼脸,两人用审视猎物的眼神看着彼此,嘴角浮现出不怀好意的微笑,如同两条毒蛇吐信。

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轻轻带上办公室的门迅速走出来,我还没反应过来事态就被她堵在了楼梯口,这里没有人,一时间也不会有人路过,我脑海里已顾不得思考她的目的,只是飞速计算着该怎么样逃脱,左拐45º,三点钟方向刚好可以从她背后兜过去。我撒腿就要离开,没想到她开口了,用友好的语调:“嗨,本小姐好像没见过你,要不要认识一下啊?”

“还是别了吧?”现在我没法否认什么都瞒不了她,包括能看穿我即将要实行的一切行动,温柔的表情却夹带颇似极具穿透力的X光的目光,三两下就把我的内脏剖析殆尽。她在打心理战,那我更加不能退让,“是你告发雷狮的。”

似乎没有想到我会看破这个事实,她嘴里开始嘟囔:“这是这个月第几个了······”

“什么第几个?”

“啊?我是说,我看你还挺聪明的,刚刚是想从侧面逃走吧?这么好的胚子还是不要被雷狮糟蹋比较好呢。”她说着就要回教室,很明显她是有目的的,当然,她的计划又马上被破坏了,她回头来看是谁这么不知好歹,一把拎起她衣服的后领,让她没法迈开步子。好巧不巧,这个不知好歹的人正是我爸。

“凯,莉,”他丝毫没有想要放松自己力道的意思,可以看出他很好地秉持了不良少年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被群架磨炼得拥有非凡力气。她没有转过去面对他,只是偏了偏头,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这让他不平衡了,“真是谢谢你今早的提神醒脑大礼包了。”

“不用谢,我也开心!没有什么比在办公室看雷大少被训话时的表情更有趣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嘛。”她也是唇枪舌剑,完全没有退让的意思。我惊于她说话方式的俏皮纨绔,也同样发现这种事情绝对不是第一次了,她以前绝对是变着法子整他,因为看他被整她会心情灿烂。

一只手还在拎着她衣领,一只手强行将她的头扭过来,忽然发觉我还在这里目瞪口呆地围观,冷冷抛下一句:“劝你赶紧走人,不然等会伤到你,我可不会管的。”

伴随着一声叹息,她用力地一下子挣脱了束缚。她把头发扎起来,似乎是不想因为打架而弄乱自己的头发。他很明显也等不及了,我自然是不想离开的,但无奈在一场大战即将于眼前爆发的时候,我得先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我离开的时候刚好看到她踢腿的动作游刃有余,我能想到,他们打架肯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他们都享受这个过程。

午饭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认真地想了想,终于想起亲爸叫了她一声凯莉。

我顿住,手里的餐盘差点一手抖掉在地上。感情刚刚互相鄙视的是我爸妈?这个事实对于一直过着平淡生活的我未免有些过于刺激了,但是我很快就平复过来。原来他们两个,天天一副看不惯对方的样子,动不动就打起来,原来可以追溯到这么久远的时候啊。我喝了一口可乐,继续思考起这个匪夷所思的问题来。不过,时空穿梭不是会改变一些事情的吗?如果一念之差,他们没有看上对方,没有交往,没有结婚会发生什么?

我不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这个浅显又残酷的事实使我倒冷汗。如果,只是如果,他们真的各自天涯了,那我岂不是就成了一个悖论吗?我赶紧抬起头四处张望了一下,我爸正在排队,手里还马不停蹄地打游戏,我妈也正在排队,不过她是戴着耳机听歌,直到现在我看不出他们间有什么火花。但是那还不够啊,让我赌我都不信他们能走到一起。可那是我爸妈,所以我不能让他们走向那样的结局。

所以,我需要做的是,助攻我爸妈。

得知这个事实之后我已经明白,我面对的是一条不归路。但是没有办法,说不定这也是能让我回到正确时间线的方法呢?

从座位上站起身,我跑到长长的队列前,那时刚好轮到我妈打饭,一看她打的菜,果然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多少变化。她注意到我了,便问我又有什么事。我一点也不踌躇,马上说道:“你到那边那个座位上,我们等会再聊一聊。”

她过去了,紧接着我又跑向我爸。他正玩游戏玩得起劲,我用手在他面前晃了两下,他才起过头来看我。这不是也和现在一样嘛!每次他俩一打起游戏来,我就要和我哥等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不过去的他倒是还好,一下子就抬头了,一看见是我又想低下头去,被我拦住。

“那个,其实我的荣誉是……”我在他耳边讲了几个游戏成就,他瞬间把我重新扫视了一遍,然后才肯跟我走。幸好技到用时还是有技,他马上就跟我走了。

我把他领到我妈旁边的座位,他坐下来看见对面就是她,瞬间整个脸色都变了,而她很快也发现了他,没想到对方会坐在自己对面。当他们同时开始寻找别的座位时,我已经帮别人把餐盘端来占位,自己又把最后一个给占了。

他们对视了许久,怨气都快溢出饭堂的时候终于平复下来。准备拿桌上筒里筷子时,不知怎么莫名其妙又看中了同一双筷子,同时伸手过去,两个人分别抓住筷子的一端。

“怎么,连筷子都要抢吗?”她翻了个白眼,死死瞪着雷狮,手上的劲倒是一点也没有缓。“真不愧于海盗的绰号啊。”

“彼此彼此。”他们达到了一个僵持状态,在我看来那筷子这样下去,虽然是铁的也要断了。筒里筷子还有很多,但他们的目标并不是筷子,而是压制对方。我心里向筷子道歉,对不起,为了我爸妈,请你稍微牺牲一下吧。

最后她直接站起身来,环视了一下周围,看见对面有一群不良打扮的人,便深吸一口气,喊道:“雷狮在这里——”

等等,这个发展是不是有点不太对?不是应该坐在一起情意发酵你侬我侬的吗?怎么变成了我爸被几个人寻仇,还是我妈叫来的这种发展?

“有你的,凯莉。”我爸一面忙于招架,一面不忘鄙视我妈。我妈拿着那双筷子,香喷喷地吃着饭菜,还夹起来在我爸面前摇晃。整个饭堂听闻这里有人打架,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我淹没在一片混乱中,还无奈地看着天花板。

我的路还长呢。

评论(5)
热度(54)
© 薄荷吸吸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