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凯】LA Girls

*发现那些姑娘们没有凯莉的坚忍,没有凯莉的能力,没有她与雷狮相符的那目空一切的态度。雷狮终日被这些令人生厌的女人包围,他闭上眼。
他是多么想念她,就好似嗜毒者没了毒药的抑制的疯狂。

引言from @白清墨   夸爆她

*搭配Charlie Puth——《LA Girls》食用更佳

*520快乐!! 洛杉矶女孩

“今天有空吗?”

 

手机的主人看到这一条短信,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回了一条“有约”就没有下文。他对女人确实不够诚实,可那不影响她们对他的痴迷与热爱。给他发短信的这些人,也不过是一串空洞的号码罢了。他与一般人一样,总是对这些枯燥的东西产生厌烦。他没有给人备注的习惯,就这样他渐渐淡忘了她们是谁,如此他也没有必要给不认识的人发短信。

 

 

或者说,他根本没打算在记忆空间里给她们留一席之地。

 

 

 

 

这个城市夜晚的霓虹灯交织掩映,朦胧得让人恍惚。神明在狂乐的宴会上不经意地把美酿打翻,晕染出一片幽深的紫。雷狮抬起头,似是洞悉了以前某个人说过的天空,只不过少了星星而已。

 

这里的夜晚不会安眠。白日里披着沉重盔甲的人们现在都卸下了武装,粉饰出一片繁华。他们摇身一变成为“自己”,以漂亮的违心话作为礼服,一头扎进人潮之中。高楼大厦是城市看似刚强却脆弱的神经,人们从不同的地方来到这里,沿着这根神经向上攀援,即便会被玻璃反射的光芒刺伤,也像飞蛾扑火一般勇敢。以希望作为砖瓦搭建起的城市,竟也在一点点瓦解希望。

 

“你来自哪里?”

 

那个女人碰了碰他的酒杯。她发觉这个没有进入舞池的男人不一般,在心里燃起许久没有复苏的好奇后,她决定前去一探究竟。

 

“因为打了一个不能输的赌。”

他的语气一向都是轻飘飘的,没有什么能提起他认真的情绪,也没有东西值得。可是现在他认真极了,就像在与什么人较真一样。女人也想不出有什么赌可以让雷狮这样的人倾覆了整个人生作为筹码。

“你的意思是......?”

“家乡。是这么说的吧?”

女人思考了一会儿,提出了一个比较好理解的称呼。她是第一次见到雷狮,可这里的姑娘们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她能看出雷狮并非生下来就在这里,他也是万千来到这里寻找更好生活的人之一。

“也有那样的地方。”

自说自话一般的发言。啤酒杯映出他的影子,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很久远的事情,但是又很快飘散零落。泡沫在上面漂浮,

“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 

 

看起来雷狮确实是对那里有些羁绊的。

 

 

“因为打了一个不能输的赌。”

他的语气一向都是轻飘飘的,没有什么能提起他认真的情绪,也没有东西值得。可是现在他认真极了,就像在与什么人较真一样。女人也想不出有什么赌可以让雷狮这样的人倾覆了整个人生作为筹码。他饮下一口酒,啤酒微苦而香的味道涌入口腔,与某些叫作“过去”的东西混作一体,侵袭进每一个细胞,麻痹了他的神经。

没有人会知道。雷狮自己也不会。

“喂,凯莉,我要走了。”

凯莉刚要让他把话放端正点,就被硬生生地压了回去。她从树上跳下来,稳稳地踩在地上,轻车熟路而家常便饭。他看到她笑了,下一秒,一个拳头就朝自己飞奔过来。他接住了,凯莉这次用的力着实不小,如果被她打到可以疼好久。凯莉没有得逞,一脸的不甘心。

雷狮看起来刚从学校回来,身上还极其少见地穿了一年都不穿几次的校服。凯莉嘲笑那身精整洁美的衣服在他身上显得蹩脚极了。早上她找雷狮找不到,被告知他上学去了,她就知道一定要发生些什么。大多时候,她的预感就是这么准。是什么东西能鼓动这不像少爷的少爷,冒着作呕的情绪来接受这一身打扮,凯莉知道必是发生了什么。

“这不挺好的,本小姐早就巴望着这一天了。”

带着得意洋洋表情和背着手的她显得极其高兴。作为对手,她为他的狼狈而鼓掌。一山不容二虎,可是这里还是容纳了他们两人这么多年还平安无事,真是令人讶异。等雷狮走后,她就能成为这里的No.1。凯莉是这个镇上知名的不良少女,因为“课程太无聊简单”而不断逃学。实际上她就是“没父母的野女孩”。没有人能管她,她也并不是什么好孩子。与权贵的儿子雷狮打闹也是常事。他问凯莉是怎么活下来的,他知道那是多么艰难。

——成为坏人就好了。

她狠辣无情。

 

雷狮想正是这些造就了她独特的,和其他女孩们不同的出众魅力。

“都这么多年了,没有什么惋惜的假话说来听听,还比较让我欣慰。”

“如果你喜欢的话。”

她接过他的话,可笑的默契得像对相爱多年的恋人。出去确实是雷狮自己的愿望,不过这个愿望太过于浮夸了。生在这里,人们都如同扎了根,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出去一次。很久以前,雷狮就跟凯莉说过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走。

“我会比在这里过得更好的,凯莉。你走着瞧吧。”

“本小姐打赌你会输。”

杯中的啤酒已经无影无踪,在舞厅炫目的光线和刺耳的尖叫嬉笑声下,雷狮的表情却没有往日的欢乐了。一直以来,只要雷狮加入,他就定能成为焦点。这里的人哪个不是为了快乐和刺激而聚集在一起的呢?在一片黑暗的人环境中,五彩斑斓的灯光打过的地方人们都在酥解融化。只剩下形形色色的梦幻,在这一片美好的虚影里寻找短暂的幸福。

人群里,几个见过他的女人向他招手,她们神色各异,有些浓妆艳抹,性感迷人;有些青春洋溢,身材娇美。百花丛总是惹人怜爱的,她们在优渥的家庭环境里长大,没有吃过哪怕一点苦,更别说能与他匹敌。

他厌恶着这样的女人,又不得不与她们同处,与娇生惯养的姑娘们混到一起。

如果雷狮生在这里,他说不定会爱上这里的女孩。只不过命运就是喜欢开玩笑。雷狮曾有想过给她写信,但是每一封信都没有回音,直到联系了邮递员得知可能对方搬迁了以后,每一封信在心里就没有再寄出去。

雷狮只觉得自己疯了。她出现在他的梦魇里,恶魔一般美丽的话语在他耳畔纠缠依偎,他不会用“想念”来给这毒瘾一般的感觉命名,他只是习惯了在梦里与她,他的苦难同欢。

 

 

他第一次看见凯莉是在学校,当时他正因为打了架而要被叫父母,正当他路过围墙时,一个女孩迅速地把他拉到一边。

“你叫什么名字?”

“雷狮。”

雷狮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他刚要反击,就看见女孩理了一下有些乱的黑色长发,一脸自信地看着他。他顿时忘记了自己的目的,只是看着她,看着她向自己伸出手,看着她狡黠的笑容。名字从他口里蹦出来,不经过大脑的思考。

“你要逃跑吗,和本小姐一起。”

他看着她,坚定地,点了点头。

他同她飙车,打架,干尽一切坏事。

 

他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离开舞厅中心一步步走向另一边的酒吧柜台。那里,一个黑发女人正坐在高脚座椅上和一旁的人聊天,头侧的粉色星星在一片黑暗里熠熠生辉。雷狮停下脚步,静静地看着她。在陌生城市的光亮之下,熟人相聚让他愣住,他又陷入无穷无尽的梦里。

她回头了,然后她看见了他。

“雷狮,你赢了吗?”

“这回算我输了。”

骄傲的狂狮看着邀请自己走的女孩,像东海岸莫变的天气一般卷席他的胸膛。

 

亲爱的,和我说说话吧,就像我们亲密无间一般。

评论(13)
热度(59)
© 薄荷以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