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凯20h/13h】Secret Garden

*秘密花园

*祝嘉嘉生日快乐!

*第一人称注意


如果你能看到这本笔记本的话,我想告诉你,这是我的一个故事——它并不完全属于我,只不过它令我直至晚年也无法忘怀,萌生了想把它记下来的念头,便成了你现在看到的笔记。

年轻的时候,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我离开了父母与心爱的女孩来到王城谋生。过了几年,我接到了去隔壁的王国进行两国之间的交流的任务。几年来随行众多的使臣让我并没有感到奇怪,可是在知道那个王国的名字后又不由自主地燃起了期待。

这个国家非常强盛,在当时那种处处分裂的情况下可以说是相当富足了。这个国家的王叫作嘉德罗斯,因为四处征战扩张疆域且从未输过,在那个时代人尽皆知。我的穿着一看就知道是异乡人,从而一路引来了许许多多的目光。拥有这个身份,我自然可以打听到一些关于国王的事。在我问起国王的时候居民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流言,可是真正见过他的人其实少之又少。

这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我想还是亲自去见见比较好,而我也确实有那个机会,因为那毕竟就是我此行的目的。

我们这一次刚好赶上了预想的时间,今天先暂时安顿下来,明天才开始正式的会面。

不出乎意料地,宫殿的气派一点也不输给其他富饶的王国,在豪华程度上比他们更甚。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之辉煌的堡垒,我甚至想,神明居住的地方也不过如此。在每个房间里几乎都能见到雕刻精致的油灯和各个地方的稀世秘宝,璀璨的珠宝、根本数不清数量的黄金雕塑、就连随行的学者也完全不认识的生物的标本、精美得不像出自于人手的艺术品随处可见,奢华的堡垒我见过很多,但没有堡垒如此奢华国力还如此强盛的地方。使者带我们简单地游了一趟王宫。在某一截铺着红毯的走廊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幅画像,画像上是一个金发的男人,穿着铠甲坐在马背上,英姿飒爽,和我见过的所有战士都不一样。那个姿态,比所有的士兵都要自信更狂傲,可以想出他在战场上目空一切地消灭敌方兵士的场景。画的底下写着一排字:王的征战。

从这排字和下面标的时间来推断,这应该就是嘉德罗斯。常年征战这一点倒是有人说过,不知为何,他的重心似乎始终都放在如何夺取更多的疆域上。他已经拥有许多的宝物和土地,本应没有理由再征战下去的。

 

“知道吗,这个国家的君王,他是一个人长大的。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一下子就让所有有逆心的大臣对他服服帖帖。”

 

一个与我同行的使者这样跟我说。看来嘉德罗斯的身世也挺耐人寻味的,一个稚嫩的少年,是如何降服这帮人的呢?

 

“总不可能是有魔女的帮助吧。”

 

另一个人这么说。

“可是做这种事的魔女,不会受到神罚吗。就是,不死去就永远没有自由,十年才能出来一次的那种——”

“停一停。”

我叫停了愈演愈激烈的在奇怪话题上的讨论,并让他们都做好自己的准备。这场会见不能小觑,尽管无数次面对这样的场面,可我心里却燃起了莫名的紧张。

差不多地了解了一下这里,我就去侍从给我安排的房间去了。即便第二天还要早起赶会议,但夜间例行散步是我的习惯之一。这座宫殿有一排巨大的落地窗,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面的夜空。我不记得太多了,只知道放眼望去,那片天空只有两颗星星。在这么广袤的夜空里只有两个孤独的漂泊者,可它们的光亮却丝毫不逊色于漫天的繁星,而它们却又相隔如此遥远,远到触不可及。

我就这样一路欣赏着夜色,在走廊里走动。我并不怎么熟悉宫殿的路,只是白天在管事的带领下粗略地逛过一圈重要的地方而已,其他地方我根本没有一点了解。就这样不知道走了多久,因为前面已经没路了,我不得不停下了脚步。我开始往回走,但我很快就意识到我迷路了。怀着迷茫的心情在走廊里晃悠了很久很久,我最后驻足在一个房间外面。那个房间里好像有些许动静,而我又着实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便壮起胆子想请求一下里面的人的帮助。

进去之后是一条密道。我震惊了,在这样规划整齐严密,壮丽皇堂的宫殿里居然也会有这种地方。但我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我便屏住自己的呼吸,在密道里一步步行走,紧张得不能自已。密道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我踮起脚尖,步履维艰地沿着墙壁,走到了密道的尽头。

噢,我向神明发誓,你绝不会相信在我眼前的是怎样的景象。那简直就像抵达了伊甸园的某个不为人知的迷人角落——没有任何喧嚣和纷扰,带着美丽幽光飞舞的蝴蝶,白色的亭子顶上雕刻着隽永而古老的花纹,不知是不是精灵的遗迹。树冠上的叶子郁郁葱葱,与垂下的卷须交织成一面绿色的大网,还别出心裁地在上面挂了简易秋千,树藤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昆虫,在树藤微微晃动的时候就会轻快地飞起。的而那片平坦地里的每个角落都无一例外地种植着玫瑰,因为刚好是盛夏时节而开得鲜艳异常,从大好的长势来看应该常年有人照料。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亭子里一个人影站起了身。我连忙藏好,又继续观察那人的动静。那人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他的眼睛也是如头发一般璀璨耀眼的金色。他走了下去,然后静静地看着这些玫瑰发呆。这时我也终于能冷静下来好好思考。首先,这里这么隐蔽,明显是不想被人发现。其次,嘉德罗斯居然就在这里,也就是说这时御花园之类的?这人果然没办法轻易看透。

多年埋没的好奇心重新燃了起来,就算知道这是重罪,可我的视线根本没法从那里挪开。再加上我现在的角度非常好,能看清楚里面的所有动静。当然这时我的乱如一团麻,还没思考多久,就察觉到背后的花园里响起了沉重的钟声。我忽然想起刚刚看到的亭子里挂着的钟,掏出怀表看了看。

现在正是深夜十二点。

与此同时,我要与你诉说我此生所见过的,最绚丽的奇迹。

原本在玫瑰丛间环绕的蝴蝶在一刹那飞升,在我不可思议的眼神中,它们聚到了一起,从一个个分散的光点到汇聚成一团闪烁着的光晕,眉眼、脸颊、双臂、曼妙的身材,那群蝴蝶渐渐幻化成一个女性的身形。对于眼前好像只有在童话故事里才能发生的一切,这种那位君王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嘴角甚至还撅起了一丝轻蔑的笑容。正当我为那位君王的态度而感到迷惑时,那团光晕表层裂开了一条缝隙,从那里面溢出璀璨的星光。我为了挡光而遮住了一只眼睛,当我移开手的时候,一个身影从那个外壳里缓缓走出。那是一个佩戴着星星饰物的黑发女人,看起来非常年轻,与他年龄相仿。

“嗨,嘉德罗斯,”那女人朝他挥了挥手,并直呼他的名字,“又见面了。”

“虫子,在那里呆了这么久你怎么还是一副老样子啊。模样没变就算了,连性格也没变。”

在那之前我从不相信魔法的存在。就算是听到“世界上有魔女”这样的话,也当作是骗小孩子的睡前故事而已。而那样的情节就这样展示在我的眼前。

 

那个女人似乎并不在意他的态度,脸上呈现出一个弧度完美的笑容。下一秒,一把月亮形的尖刀就在他的背后出现,而她正握着那把刀要刺进去。结果他猛地一转身,用不知藏在哪里的武器挡上去,等她缩回手,他又要一挥棍子企图反击。女人没有迟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调整了一个角度,朝着他的胸膛处再次刺去。他意识到凯莉还想反击,没有再手软,在刀离自己最近的时候直接夺了过来,直接按着手腕将她压倒。

“你这家伙……进步还是挺大的嘛。你小时候也能看出会是块好材料,没想到还超乎本小姐的想象了。”

女人没有意料到自己会输给他似的,站起来,拍掉手臂上沾上的一点尘土,不屑地嘟囔了一句。她的手腕被压得有些红肿。她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没有愤怒,没有痛苦,什么都没有,像一座完美无缺的冰冷雕塑。伤口果然不能让她有一点点感觉。

“你太弱了,凯莉,不管过了多久都是。”

只能说不愧是战场上的君王吗?最令我意外的是那个名叫凯莉的女人也这么强大,而且对嘉德罗斯毫无畏惧。

“你最近都干了些什么?和那群家伙养养鸟聊聊家常?”

凯莉走到了亭子里坐下来,还不忘记再嘲讽一句。我浑身都颤了一下,有谁有那样的胆量,面对着一个像嘉德罗斯这样的君王说着这样逆反的话,我真的想不出来。

他嘁了一声。见凯莉走了,嘉德罗斯也赶紧进了亭子。在凯莉拿着桌上的茶壶倒茶的时候,嘉德罗斯直接坐到了桌子上面。她微微啜了一口,眉头皱了皱,眼神锁定到了一旁的方糖上。嘉德罗斯看着她把方糖泡进茶里,又等了一会儿,也许是看着方糖在茶里慢慢地溶解成甜蜜的沉淀,然后满足地一饮而尽。

 

“还真是个嗜甜的虫子。”嘉德罗斯见她喝到甜的就停不下来,继续说道,“你在那里可喝不到这样的东西。”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说到“那里”这两个字了。我心生疑惑,他口中的“那里”究竟是哪?包括凯莉的出现,可以判断她根本不是普通的人类。“那里”是魔女的居住地吗?嘉德罗斯的所向披靡是因为有魔女的祝福吗?

 

凯莉随手采撷起一朵玫瑰,轻轻地嗅了嗅,然后娴熟地别在了嘉德罗斯的胸前。这回嘉德罗斯竟然没有反抗,任由她去了。凯莉露出了得意的表情,犹如在看一件自己打磨出的艺术品。实际上说嘉德罗斯是神明的造物一点也没错,是被神明所宠爱的孩子。“那里也没有Rose.”

 

“对了,差点忘了正事,”凯莉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嘉德罗斯,你该动手了。”

 

“为了好玩而杀了无数人的魔女竟然要催人动手了。”他烦躁地拍掉了一旁的茶壶,里面已经空了。

 

“过了那么久你原来还记得。哎呀,当时本小姐刚把那群家伙干掉——你知道吗,真的超无聊的,看起来很强结果最后不知道为什么都在求饶,连力气都不费一点。本小姐刚打算走人,也不知道是哪个小王子站在本小姐面前,说什么没有让他亲手复仇,一定要杀了本小姐。没想到那个幼稚小孩现在已经是所谓‘国王’了啊。”凯莉用不慌不忙地语气说完了一大段人听了都会毛骨悚然的话,嘉德罗斯却没有任何反应。

 

听完的我顿时冷汗直流。这样美丽得不真实的,天使面容的女人的面具层层剥裂之后竟然藏着一个这样的恶魔。这个不折不扣的魔女,因为滔天的罪行而感到快乐,而这个国家的君主,竟然与这个魔女有这么密切的交集。我这时才完全相信了传说中的杀人不眨眼的魔女是真实存在着的。

 

但我大概明白了一些。

“结果这个魔女就一直阴魂不散,和那群渣渣一样。说什么跟着我找乐子,到处歼灭了那么多弱者,又半路不知道哪里去了,只说什么想看看遍野的玫瑰,她会出现在那里。”

 

 

 

“你被神罚了吧。你再不能再杀人了。”

 

难道四处征战就是为了找到她吗?为了一个魔女如此疯狂大胆,这还的确像是这个目空一切的君主会干出来的事。

认真想想,当时我选择做了离开家乡这样的决定,并最后用这样能让家人过上更加幸福这样的理由来说服自己,最后自己也变得盲目了起来。我并不能完全理解嘉德罗斯的做法,那样寻找某个人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做过。

 

 

 

“······虫子。”

 

那把让王真正被加冕的棍子如今沾上了一个魔女的血迹。她心脏的位置刚好被击中,鲜红的血在她的胸前也绽放出一朵朵玫瑰来,不可方物。

 

凯莉慢慢地化为光圈,从那些光圈里飞出了比原先更多的蝴蝶。正和她来的时候一样,走的时候也保持着优雅的姿态,她静静地看着嘉德罗斯,我猜她的视线应该慢慢模糊,因为她的身子向前倾斜,想离近一些看他。他直视着她,一如年少的王子直视着魔女,发誓一定要杀掉她那样的眼神。

 

“那里没有Godrose。”她说。

光芒散尽之后凯莉的身影没有再出现。闪烁着幽光的奇迹也各自离开,刚刚还因魔女的到来而变得熠熠生辉的事物也黯然失色,一切都变回了它们原来的样子,好像时间凝固在某一时刻又倒流一样,什么也没有发生。那位王,他像每一次打败强劲的对手一样潇洒,他轻蔑魔女的话以及魔女的全部,可是又在不断的撕扯与没法切断的纠缠间变得暧昧不清。

 

 

 

在那后来我辞去了王宫待遇优越的工作,回到了我的家乡,与我的恋人共度余生。我再也没有听说过任何一点关于嘉德罗斯的事,发生的事情我也当做秘密保存着。我的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了,如果你不相信,大可以当做一个疯子的言语,让它彻彻底底地被遗忘。如果你信任我,那么就请保守住这个秘密吧,直到能被开启的那一天,假如你愿意的话。

 

谢谢你看完这个故事。

 

 

评论(18)
热度(67)
© 薄荷冰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