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凯】彼女は旅に出る

*金凯日快乐!

*小岛的杂货铺魔女和探险的少年

*bgm:鎖那——《彼女は旅に出る》



嘘,告诉你一个小小的秘密——镇子上面朝着大海的杂货铺里住着小魔女和她的黑猫哦。


凯莉和每一天一样被那只橡果色的鸟吵醒,揉揉惺忪的睡眼,睡在旁边的猫也醒了,在有些受潮的地板上转了几个圈,就钻进半掩的门的缝隙里跑到楼下了。赶紧下床洗漱好换好衣服,就跑到床头的柜子边。就算闭着眼睛,她也能准确摸到法杖的位置。

“那就开始啦。”

 

 

金打开杂货铺的门,小心翼翼地在从天花板上垂下的星星挂饰间穿梭,然后打开了杂货铺的门。外面的阳光大踏步进来之后,星星的挂饰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样的情况每次都会发生,金已经习以为常,但每次看到星星在与阳光碰撞上的时候就消失还是会感叹“这就是魔女的法术啊”。

一个黑色的影子在金的身边一闪而过,跑出了门外。金不用看也知道那是这家杂货铺里养的黑猫——她非常喜欢它。它每天早上都在金打开店门后跑出去,谁也不知道它要去哪,也许是去镇上的集市里玩了。

即便感叹,但他还是得注意四周的情况。她经常会用法术安插一些小机关,并对此乐此不疲。金每次都要认真地思考一下不同的布局和可能,结合以前失败然后掉进陷阱的经验,才迈开下一步。当金终于解谜完成,跳到一级台阶上时耳边响起了女孩的声音。

“早上好,金。你这次比上次快了挺多的嘛。”

听到这个声音,他总是会舒一口气。金抬起头,凯莉正站在最高一阶,靠着背后的墙,双臂环胸,一看就知道已经等了挺久了。

“早上好啊,凯莉!”

站在第一阶的少年有些愣住,不自觉地就用了比平常都要大的音量道了声早安。楼上的女孩笑了笑,就朝楼层走去,消失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他顿悟过来,马上跟了上去。


这间房子,说不清它的年纪。可能和镇子那家做宝物生意的店的传世之宝珍珠一样年纪,也有可能和小孩子玩乐的那片地方上提供荫凉的树一样年纪,也有可能和住在镇子西头的那个老人一样年纪。可是它的主人,也就是凯莉,看起来却比这座房子年轻不止一点点。当初他问凯莉这个问题的时候,金悄悄地打量了一下凯莉的人表情,马上就解读出再问他就会被骂这个结果,没敢继续追问下去,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凯莉,喝杯柠檬汁吧?”

没有告诉凯莉的是,他昨天去集市的时候买了几个柠檬回来,就是打算给她榨柠檬汁喝的。

凯莉吃着带甜味的面包,看着被金慢慢推过来的人柠檬汁,皱起了眉头,紧紧盯着那杯柠檬汁,手里却还抓着一片面包。就连面部表情都在说着不想喝三个字。

“早就喝腻了。太酸了。”

有时候金觉得凯莉是糖果魔女——她实在太爱吃甜了,每天都能看到她吃着各式各样的甜品。以至于他差点忘了她其实是星月魔女。但是这次他下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让凯莉喝下柠檬汁。

“书里说喝柠檬汁对身体好的!对了,可以变得更漂亮!”

幸好急中生智想到了个好说法。只是说身体好的话那凯莉肯定不会听。正暗暗自喜时凯莉突然说了一句:“那现在就不了吗?”

 

“没有啊,凯莉在我心目中就是最可爱的女孩子!”

 

金还站在早餐的桌子边,因为刚刚说话的时候太激动了,右手攥成拳头敲了一下桌面,杯子里的柠檬汁被震动得摇晃起来,伴随着就是长久的沉默。

 

“真是的,你也太认真了吧,一点也不好玩。”

 

没有去观察凯莉的反应,金匆匆解决完碟子里的面包就一溜烟跑到陈列出售品的柜子前整理,柜台后的藤椅一摇一摇,而这个小镇也在沉睡之中被摇醒,像上了发条的齿轮一样,又咔嗒咔嗒地运转起来。看着凯莉总是跑到房间里钻研法术玩,金在一瞬间冒出了疑惑:明明一直经营着这家店,凯莉却并没有熟练老成的商人模样,而且好像对这个本身也不感兴趣。是因为是魔女吗?他拍拍头,指责自己是想多了,不用这么多虑,再说了,凯莉对自己那么好,怎么可以随便怀疑她呢。

当门顶端挂着的摇铃响起的时候,金回头看了看,是一个褐色头发的少年,他仰头看了看,像是没想到这里会有这么大似的,正站在门边犹豫着要不要进来。

“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

少年听见金讲话,似乎也没有那么害怕了,反而闭上眼睛大声地喊了一句:

“你是,店主吗?”

“我不是。我叫金,是这里的帮工。”

得到这个回答,流露出了一点不易察觉的失望。但他很快又振作过来,并与金耳语了几句。

 

“凯莉,我要先出去啦!”

 

耳边传来金说笑着出门的脚步声。

 

凯莉一开始是并没有注意的,毕竟金也经常去镇子里看看,每次都不会太久。可是直到晚饭开饭的时候,金都没有出现。

 

啊,说起来金本来就是个旅行者,怎么会一直待在这里呢?

 

是因为他呆在这里太久了,以至于自己都忘了吗?

 

怎么回事啊,好像他是什么重要的人一样。

 

 

 

 

 

那一天凯莉正在研究恶作剧的法术,刚到兴头上,一声巨响就打断了她——那是自己设置的机关发动的声音。一边窝着火一边想着要怎么教训一下这个闯入者,她蹬蹬蹬地下了楼,一下子映入眼帘的在底层的天花板上垂下来被藤蔓编成的网困住的金发少年,一个背囊掉在地上,看样子是被捕时遗落了。眼睛紧闭着,直到听见她说话才睁开。

 

“我说,你是谁啊?敢闯本小姐的屋子?”

 

被兜在大网里的少年本来想喊出救命的,没想到来的人不是慌乱中脑补出的妖怪和精灵,而是一个一头黑发的少女。喜出望外地拉住了网格的缝隙。只是没有想到她居然是这座房子的主人——本以为是和他一样的外来者,冒险中无意间发现了自己。

 

“我的名字叫金,是从登格鲁镇过来冒险的!因为想在找到下一个想去的地方之前找个地方休息······擅自闯进来真的很抱歉!”

 

实际上,门就是因为她想试试新布置的的机关才没有上锁。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家伙,可以打一架玩一玩,没想到就是个不认识路的毛头小子。凯莉失望地撇撇嘴。既然没什么意思,干脆放他下来走了算了。凯莉拍了拍掌,上面牵着的绳子断裂开来,网也随着金的触地而松开。

 

“谢谢你!话说,这里是一个杂货铺吗?”

 

“······啊?”

 

“诶?不是吗?我看这里的架子上摆着好多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就觉得这里像那种超级神秘的杂货铺!难道说这里就是故事书里那种,表面上看起来像房子,但一进去就会发现是一家有魔法的杂货铺的地方吗!”

 

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啊,从刚开始的态度开始就很奇怪吧——明明都经历了这么奇怪的事情还能继续搭话,一点都没有害怕的表现,看起来也不想逃跑。这倒是有点意思,反正她现在也没什么急事,就陪他玩玩好了。

 

下一秒展现在金眼前的,是柜子上的东西慢慢漂浮起来,在他的跟前转起圈。被这样的景象惊呆了,少年愣在原地,看着毫无征兆就发生的闪着美丽色彩的亮光与其构建的奇迹,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即便看口型,也只能知道那里洋溢出赞美的话语。说实在的,凯莉已经尽量使这个法术看起来让人害怕了,可这个叫金的少年只是对它给予赞叹而已。说没有不甘心是假的,她现在有了一个崭新的念头。

 

“我是星月魔女凯莉。欢迎来到魔女的杂货铺。”

 

“顺便,我这里最近在招帮工哦。”

 

 

 

 

 

在藤椅上睡着的凯莉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说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一个醒来之后也能记忆深刻的梦了。梦里的少年拉着她的手,他们一起坐着魔法扫帚,跨越把她框住的这个地方,往下看,还能看到小镇里的房子缩成一个个小小的方块,以及归岸的渔船。就这样飞了很久很久,飞到金口中那些美妙纷呈的地方。

 

“带我一起走!”

 

朦胧之中,这是她梦里说的话。

 

 

金总是不经意地就把话题引到他旅行过的地方这个话题上。金口中的世界,有太多甚至连她作为魔女都没有听说过的事物,有高得突破云层的山,有比镜子还要清澈的湖,还有各种各样的人······在听他说的过程中,她渐渐地对那个他所说的世界产生了一点点向往。

 

当午夜的铃声响起时,当凯莉打算把门关上时,门突然像某一天一样,被一个人一把推开。那是一个少年,少年的怀里还抱着她的黑猫。

 

“早上那个顾客让我带个路,一路上竟然发现了好多以前没有注意到的店,就待晚了一些!回来晚了对不起!凯莉你看,我终于把旅行要带的东西都买齐了!”

 

“凯莉,我们启程旅行吧!去看许多有趣的景色,也是杂货铺的任务不是吗!”

 

少年拉住魔女的手,在魔女常常向外眺望的窗户外面对她说道。往这扇窗户外面看,是镇子紧靠着的大海。在这里生活了几百年,她一次都没有到大海另一头的地方去过。他无数次在门边看到她坐在那里,还在隐约说着想要出去这样的话。从那时起他就下定决心了,他要带凯莉出去,看看她所不知道的美丽景色。少年的语气是坚决的,却因为攥着她的手而微微地颤抖。至今为止似乎一直压抑着的某种感情现在自然地流露出来,毫无保留。

 

“我,你,还有黑猫。”

 

魔女怔住了,两只手都被那个少年笨拙地握着,感受到他的颤抖之后又笑了起来,然后凑近他的耳畔,用细微的,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说了几个字。

 

厨房里盛柠檬汁的杯子已经空了。


评论(10)
热度(57)
© 薄荷盐柠檬|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