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凯】风云

*民国杀手pa  还是不太能表达心中的感觉
*给她 @知之 

 

“这是任务的资料——不过我相信你们应该都很清楚他了吧?”

 

凯莉瞄了一眼被拍到桌子上的一沓东西。眼睛扫过装钱的信封和墨水已经干了的洋笔,落在照片上——上面的人是城里名声最大的富商,因为挥金如土而被这里的人们所熟知。当然,广为人知的还是他的吝啬小气。这次说是因为做了一单新生意后赚了不少钱,竟然大破以往的小肚鸡肠,把整条街上流圈子的人都叫来庆贺,刚好给了他们一个下手的大好机会。

 

这样的目标她和雷狮见得太多了。本来就树大招风,还落得一个这么臭的名声,中间想必得罪了不少人,想复仇,想牟取暴利,拿他下手怎么想都再正常不过了。

 

讲着讲着,凯莉忽然想到什么。她偏过头,雷狮也刚好转头来看自己。他们脸上慢慢地浮出会意的表情。

 

上边的人没有发现这个细微的举动,凯莉百无聊赖地听完他们说话,终于熬出头,刚想与雷狮一起离开,就被厉声拦下。

 

“慢着。你先走,但是他得留下。”

 

她激灵了一下,但是既然没法留,跟那群家伙争执也不会加钱,她便拿起一边组织准备好的枪和装钱的信封,甩下一个干脆漂亮的背影。

 

正值初冬, 一部分叶子已经掉落,一部分顽强的还残留在枝干上面,一地落叶都没有清扫。青石阶梯铺在门口,在岁月侵蚀的作用下苍老的皱纹已经暴露无遗。阶梯深深嵌入这块土地,似乎没有什么能够割离它们。隔壁院有水池,水池里养着锦鲤,然而在这个时候是不会出现了。在院子外面什么也听不见,只能听见有鸟在叽叽喳喳,估计也是聊一些无用的家常。来到院子里,那里的屋顶上果然有几只不知名的鸟。凯莉看着它们停在院子的地上,为了不惊扰这些,她用执行任务一般轻的脚步一样靠近,但鸟群还是因为时代赋予的人敏锐而察觉到了来者,扑腾一下慌忙地振翅飞翔,在空中飞了一会儿,还没到达那片灰色的制高点,就很快降落,又去寻找新的一个安逸的落脚点。





 

从在街角缩成一团吃着偷来的食物被发现,然后被带到这个地方来,抿着干燥裂皮的嘴唇听他们说着杀手一类字眼的时候开始,她年幼的人脑海里就模模糊糊地形成了观念:要活下去,她必须成为恶人。



 

后来的她默不作声地观察着眼前这个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分配给她作为搭档的,名字叫雷狮的男孩。强烈的自我中心意识要求她用恶意和不屑的眼光看待这个人。比起她来,他像是一直过得十分富贵奢靡,至于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拿命来换钱这种把戏,那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的贵公子都这么有雅趣了吗?”

 

她丝毫不在乎旁边还有几个人盯着,她见过组织里太多太多所谓厉害的人因为说错话或任务失败就再也没有出现因为她很清楚她只要还有利用价值,他们就不会对她怎么样。而雷狮一瞬间表情的变化也让她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她扭头就走——既然就是个少爷,那就没什么好玩的了,这搭档也没必要。

 

可是雷狮突然走过来了,径直朝自己走过来了。生存的本能反射让她掏出一直藏在衣服里的小刀,对准了雷狮。不管雷狮到底有什么来头,只要他做出一点点威胁她安全的举动,她就给他好看。可雷狮一点都没有受到威慑,反而还愈走愈近,在停下的那一秒一拳击过去。凯莉立刻反应过来雷狮这是要和自己打一场。退缩不是她一向的习惯,这次她铁了心,要回击到这个人向她跪下认输。

 

几场架下来他们都没真正分出胜负,凯莉的力气有些透支。明明是富家少爷,力量和格斗术居然这么不容小觑。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最好的办法是速战速决。暗自这么决定之后,她握着刀子冲上去,关键时刻又被一边的人叫停。

 

不甘和愤怒填充了她的整个大脑,肾上腺还在不断分泌着让她的身体机能兴奋的激素,全身都处在紧张状态中。她与很多和她一样因为某些原因来到这里的同龄人交过手,但因为都太过顺利,从没有一次如此酣畅淋漓且渴望胜利。强烈的好胜心快把她燃烧起来——手里紧紧抓着刀柄,现在停下来了才感受到手心细密的汗珠正随着捆了布的刀柄淌下。雷狮却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在她耳边留下一句,便被一旁的人带走了。

 

“星月魔女?看来是个有意思的家伙。”

 

只是那一秒,她就确认了一点。

 

同类。









 

一个人站在院子中心。他们生于这个时代,赋予他们生命与强大的同时又给他们的命运围上了一堵厚实的墙,因为他们一辈子,都只能做被剥光了羽毛,剪断了翅膀的雄鹰,在囚笼里哀鸣。

 

这个潜伏着秘密,人们思想分歧的世界,有的人被堵得喘不过气来,有的人却利用漏洞来满足自己的私欲,在这里面活得如鱼得水。有的人遁走在黑暗之中,听不见他们的声音,看不到他们留下的痕迹,一生如此。

 

而他们,是第三种人。

 

推门声响起,雷狮出来了。看见凯莉盯着瓦片顶上的鸟不说话,便站在屋檐之下没有再前进。凯莉反应过来雷狮就站在屋檐下面,知道他刚刚肯定在观察自己,低头叹了一口气。

 

“在这个发霉的地方待着等你真是难受得要命,赶紧陪本小姐出去走走。”

 

听见她一如既往的嘲讽,他笑了笑走过去,一拍她的肩,然后直接一个手掌搭在背后推着她走。她挣脱开,扶了扶额头——雷狮这家伙真是麻烦死了。

 

大剧院顶上立着的巨大广告牌上是歌唱新秀,即便年轻,唱功却完全不小于其她头牌。再加上貌美,自然成为被追捧的对象。听说在剧院的化妆室里,成堆都是为她沉迷的男人送她的礼物。唱片店外面回响着她的歌声,在这些日月颠倒的日子里,街头报纸一成不变的战争头条并不能引起人们的兴趣。无论是各派思想的激烈争夺和过一分钟就会大变的局势也好,参与其中和完全不在意的人也好,在刺痛火辣的阳光下拉着人力车吆喝的车夫和西装革履地游走在工作场上的人也好,都在一时被纸醉金迷麻醉了神经。雷狮和凯莉穿过闹市,与阳光下的人群一瞬间好像融合在一起,没有区别似的。

 

这一片受到大量女性追捧的洋时装店正在营业。由于其进口的时装新奇靓丽,妇女们都因生怕自己跟不上时尚的潮流,恨不得在这里把衣柜都翻新一遍。当然,这里的衣服就算再好看,也跟绸缎对于茶楼的厨子一样,和她搭不上一分硬币的关系。幼时凯莉曾经开玩笑说里面的衣服肯定很适合雷狮,回去就与他打了一架。当时雷狮还嘲笑凯莉居然会对里面的衣服产生兴趣,没想到风水轮流转,雷狮还得来这个地方。

 

“喂,凯莉,你笑够了就给我闭嘴。”

 

无视不得不穿一身正装的雷狮马上就要暴怒的语气,凯莉走进了店里,还是忍不住笑。平时雷狮就最讨厌这种正经人穿的衣服,再加上这次下单的人手笔特别大,给的数目相当可观,是以往两个委托的价格。这次她特意给他挑了一套,他的反应也让她心里格外畅快。

 

走出来的凯莉身着贴身的旗袍,红色的唇彩在饱满的嘴唇上显得甜美可人,盘起的发髻隐藏在边缘宽大的黑色高帽里,绣着蕾丝花边的手套,最新款的高跟鞋,不知什么味道的香水好像把灵魂都摄去一般。雷狮打量了一下,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给她披上,她消瘦的身躯在宽大的大衣里显得不禁风的娇美,这样一来,便与大户人家的小姐们别无二致。

 

“要是你不干这行的话,那你可比那些女人更有大小姐的气质。”

 

没有回答雷狮的话,她来到巷子转角的阴影处将手枪塞到大衣的口袋里,与每次执行任务一样。紧接着她挽过雷狮的手臂,雷狮拉了拉自己的帽檐,就与她向剧院走去,和城里每对新婚情侣好似没有任何的区别。

 

组织给他们的身份是某家军阀的儿子儿媳。说起来他们是第一次搭档扮演这种角色,却总有回头频频,猜测这是哪家的少年。

 

剧院里面红色的幕布还是拉上的,戏还没有开演。戴着精巧首饰的贵妇人,镶着金牙的大老爷,如果凯莉没有认错的话,还有一些军队统帅的心腹。她皱了皱眉,他们所掌握的情报也只有他相当有钱而已,当然也能猜到和这些人有些利益勾当,只是没想到会牵扯到那么多棘手的人物。就算那群老头年龄再怎么大,也不可能糊涂到不懂行,让她和雷狮在可能触动这么多人利益的情况下去执行任务啊。她靠在椅背上开始思索,雷狮转过头去,看见她思考的时候才会露出的表情,点燃了一根烟,一团缭绕的烟雾纠结着慢慢四散开来,遮蔽住狭窄紧涩的视线,苦味侵入大脑皮层,说不清那两双烟雾中的眼睛里是否有浑浊沉淀。

 

怎么想都太异常了。她想。

 

他们坐的位置就在目标不远处,演员都已经提前拿钱封口。就像每一天一样,完成任务之后拿到钱,再跑去肆意狂欢就可以度过一天。把两人的想法第一次在任务前产生分歧推卸为第六感的错,被雷狮称作无师自通的,不用交流也能想到一块去那样的事情砰的一声碎裂,而安静的包厢里不知何时已经被噪音充斥。

 

这实在是凯莉第一次来到剧院。她对戏的内容没有兴趣可言,只是在脑内构思着哪个角度开枪比较适合。手在大衣的口袋里勾勒着枪的形状,金属冰冷的触感从指间传来,也只有这种触感能让她完全放心。最初的她并不懂得武器这个概念,只是知道它可以让恨的人,甚至没有关系的人再也起不来的神奇的道具。为了自己想拿她做垫脚石的,在她双眼中渐渐扭曲的身影,她无一例外地解决了他们,并学到了用甜美的外壳欺骗别人,让自己活下来的本领。在学会这个本领之后,她再也没有输过。

 

这样想着的凯莉心情慢慢沉静下来。她摸索着,在演到高潮的时候就开枪。她看了一眼雷狮,看到他还在抽烟,自己也靠着椅背,准备开启一场以他们为主角的好戏。

 

不愧是当下最卖座的戏,只用一会儿的功夫,就把整个包厢内的老爷们吸引住了。太太们没法讲话,遍一手拿起旁边的瓜子和水果,边吃边小肚鸡肠地唠叨。

 

现在时机已经快要成熟,只要在他们最放松警惕的时候出手,绝对十拿九稳。

 

“开 火 咯。”

 

凯莉拿枪对准了富商的脑袋,手指在已经捂热的扳机上干脆利落地按了下去。只听一声巨响,台上的女人停止了歌唱,无心欣赏并在闲聊的女人们顿时寂静下来,反应过来刚刚响起的是枪响之后,整个包厢顿时一片混乱,充满了东西被砸碎以及惶恐尖叫的声音,聒噪而刺耳。包厢里没有开灯,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一个劲地往外逃。凯莉拉起雷狮,这正是离开的最好时机,然后雷狮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凯莉一瞬间反应过来不对劲。

 

此时凯莉正背对着他,她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她能感受到他的另一只手臂慢慢抬起。雷狮从来不做出这样反常的举动。

 

他们现在有麻烦了。

 

“你别回头。”

 

她的瞳孔猛地收缩。不会是那种情况吧——凯莉的枪法是在来到这个组织就开始训练的,以至于现在已经炉火纯青,没有失手过一次。这次她也确实是听到子弹弹出枪口的声音,那只能说明一点,也就是那群老东西耍了她。

 

“本小姐也不想跟你们玩猜谜游戏了,直接说吧,被委托来杀我的杀手是谁?”

 

既然他们如此有计划地谋杀她,那他们肯定也指派了专门的杀手,其他的只不过是扰乱她视线罢了。谋杀杀手是时兴的话题,可是谋杀她凯莉,她就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没出乎她意料,所有人都没有轻举妄动。她依旧背对着舞台的方向,和每一次一样贴着雷狮的背。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如此这般过去这么多年了,也习惯了这种背后传来的温度,隔着身上这层皮革也能感受到。

 

老练的职业杀手是不会多说一句废话的。因为曾经在组织里出现过,在场的人凯莉都有暗地里调查过他们的资料,都不是什么小角色。然而他们却迟迟没有开枪,好像在等什么信号一样。凯莉的大脑飞速运转起来,现在她无法知晓后面的画面,只能靠雷狮的反应来勉强猜测。这一切难道就真的那么顺利地进行下来了吗?还是说他们在等待自己和雷狮其中一方的反应?

 

“喂,魔女,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我们,要成为自由。”

 

一瞬间,雷狮举起了手里的枪。随着几声枪响,她听到人倒在包厢地上的沉闷声响。随即又是几声枪响,不过这回不是开枪的不是雷狮,也就是说他们见到雷狮的反应才判断要干掉自己和雷狮的。正在凯莉思考的时候雷狮拉着她跑了起来,躲在一堵墙背后。在幼时那次与雷狮交手后就彻底隐匿的热血贲张感再度出现。每次任务对她而言都太过无聊,但是这一次,稍微让她有些感兴趣了。

 

也就是说。

 

这次任务的本质是除掉她。

 

而被派来除掉自己的人,是雷狮。







 

雷狮又确认了一遍,他们给他的目标的确是凯莉。说实话他早就直觉他们在蓄谋什么了,包括上次任务时被凯莉误杀了的组织高层也是,这个女人的威胁力随着年龄增长不断地得到体现。他也不想问原因——他们杀人从不询问原因。现在凯莉就在外面等着他出来,他陷入思考。

 

“你们也知道她戒心很强的吧?”

 

“你应该很容易就能解决的,你说是吧,雷家军阀的三少爷?”

 

都这么多年了还是用这一招,真是一点新意都没有。这里通过和名义上是自己哥哥的人的交易来获取禁止销售的武器,为了把他这个绊脚的钉子拔除又不被人闲话,雷狮出现在了凯莉的面前,并以搭档的身份留下。

 

随便哪一次任务,让他失败并暴尸荒野就达到了那个人的目的。即便如此,组织还需要利用他,不可能任他这么早就死去。

 

“行啊。那我接了。”









 

“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们那个院子腐烂到呼吸都难受吗?听好了,我再也不会为别人卖命了。今天开始,直到我死,我都只为自己卖命。”

 

听见凯莉的话雷狮扬了扬嘴角,并向背后的方向掷了一把枪,凯莉伸手接住枪,然后把手上颈边碍事的饰品一把扯下,随手扔到一旁,掉落一地。

 

对方露出了和当时揭穿他是个少爷时一样的表情,但这次和以前那次有些不同,也许是因为过了太多太多年。但无论是何时的她 都清楚雷狮会这么做。因为她知道雷狮是狂戾的,是个完美极致的疯子。他不怕死,并追求力量与使用力量的快乐。

 

手持着崭新的枪支,凯莉与雷狮的位置调换过来,一个个地瞄准击杀目标。被集中攻击时雷狮奔出,引开一些人的视线,由凯莉来解决。上次她这么认真地打还是在第一次见雷狮的时候,但是这回不同了。上次是敌人,这次,是有共同敌人的亡命徒。当一个杀手来到雷狮背后实施近身战,要控制住雷狮的行动方便另一人下手实时凯莉冲过去一脚飞踢踹开了妨碍的人,抽出腿侧一直随身携带的小刀刺进对方的胸膛。她拍掉手臂上的尘灰,和雷狮比了个手势。此时更多的人追了上来,外面也传开奔跑的动静。现在局势已经发酵,组织得知现在任务还没完成,肯定会派人增援。雷狮再次拉住凯莉的手臂,往外推门离开,脚步越来越快。



 

“走了。”

 

“去哪?”

 

“肆意人生。”

评论(28)
热度(72)
© 薄荷冰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