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樱】Married Life

*和 @柒十三今天结婚了吗 讨论的梗

*bgm:Michael Giacchino——Married Life

*七夕贺文







缓慢地睁开眼,眼前的景象却还是揉杂成一团,连轮廓都模糊不清。他抬起手搓了搓眼角,直到干燥的眼眶稍微湿润了一些,事物才又一次被清晰地勾勒出来。耳边传来电视里节目里的笑声让他回想起昨晚的状况——自己本想在摇椅上静静看一会儿电视,没想到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而闹钟一向书放在卧室床头的,结果导致直到现在才醒来。仔细想想,最近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自己总是会轻易地感到疲倦,连思考都变得迟缓了不少,动作也像生锈了没有抹油的机器一样,他想,这一定是某个事情即将发生的征兆。但他选择不去想它,理所当然地说服自己那是到了暮年都会发生的状况。


于是他从摇椅上下来,沿着墙边走到电源旁边,把插头拔掉,来到洗漱间。洗漱台上摆着两只杯子,一只上面用马克笔写着他的名字,另一只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一个女孩的名字。餐桌是他从来到这座房子就一直用着的,他经常有诸如“真牢固啊”一类的发言,但现在显然不是说那个的时候。打开门边的信箱,把塞得满满的“老人不孤独疗养院”之类的传单拿出来捆好,又拿着里面的早报慢悠悠地坐在桌边两把椅子的其中一把椅子上,和每次睡醒一样开始吃早饭,即便现在的时间着实不早了。墙边摆着笨重的柜子,无一例外被塞得满满的。数量最多的是各类照片,毕业的合照,与一个女孩约会的时候拍的照片,婚纱照种种。挂在最显眼的位置的,是一把已经褪色,支架都生锈了的伞。


吃完饭,药草来到了房子背后的院子里。他的后院非常大,但第一时间映入眼帘的还是他照顾的满园花朵与树苗。这是他一辈子最得意的手艺,可以说在他没法再管理花店之后,这座林园是他所有的精神寄托。他终日除了工作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投入的爱好了,很久之前有个女孩看见他整日都在忙,没有放松的法子之后,提议来一场小小的野餐,就在任何他们能够抵达的地方。他的心血们有些几日前才抽出芽来,而有些已经孕育了全新的种子。他知道他们可以活下去,直到未来来临时。这个老先生感知到自己的时日已经和小孩子储蓄罐里的硬币一样,没过多久余额就会空空如也。他又想起昨夜的睡梦来,即便他已经一如既往地快忘记了,他在神父面前许下了无论如何也不抛弃她的诺言,然后抱住了穿着婚纱的人,并与她亲吻,温热肌肤接触的感觉太过于真实,就好像昨天才发生那样的事情。即便他已经一个人生活了几十年,所有的日常都有条不紊,可这个梦着实让他心里泛起不小的波澜。

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完,药草环视四周,确认自己把工作都完成后,便从院子中心的樱花树边上走过,把手里的工具都物归原处。紧接着,他锁好门,准备去超市买些日用品。药草沿着人行道,走过众多商店的门口,这里四处的周围都是喧嚷的,而他从小就在与其相反的环境里长大。到超市时他几乎一头扎进去,当他挑选着茶包和牛奶时,胳膊肘不小心碰到一旁装茶包的盒子,他刚意识到,准备回头捡起时,一个小孩子就出现在他眼前,并递过他掉的茶包。小孩子的母亲就在背后,那是药草的邻居——虽然说是邻居,但平时的交流并不多。她让孩子向药草问好,药草有些隆重地接过了盒子,嘘寒问暖后他就和邻居聊起来。

“药草也结了婚吧?和那位好心肠又漂亮的叫樱花的那位?”

她说她有幸见过几次,樱花真的是个相当好,会一户一户地送自己新做的点心,闲时帮忙照顾别人家的孩子,对许多事情都秉持着温柔的态度,那时的药草和樱花经常一起出现,有时提着一个野餐篮,一人提一边,又和不想让对方受累一样不断说着要让自己拿的话,最终自然还是继续了一起提的状态。那时的他们总是一起,但是没过很多年,就再也没有人见过她,野餐篮自然也不再出现在邻居们的视野中。而药草,看起来也没有子女照顾。

 

 

“药草?”

 

“对不起,这么快就要离开你了。”

 

“明明我们说好了要去开遍樱花树的地方野餐······我要失约了。”

 

一个人躺在一片白色的病床上,耳边只剩下吊针里液体滴滴答答,和时钟的指针在表盘上空洞运动的声音融为一体。他已经无心打理花店的事务,只是一路奔来,紧握着她的手。

 

 

 

 



 

 




老人回到家,又重新坐在摇椅上。他突然想做梦了,无论什么都好,只是迫切地想要陷入沉眠。

 




感觉到什么似的,他干涩的眼皮动了一下,老迈的双眼睁开来,正面朝着窗外的那棵樱花树——它盛开了。不断地飞落浅淡颜色的花瓣,好像窗外的整个世界都被粉色笼罩,跟爆炸就无法控制的初恋泡泡一样,本来憋着要飞到天空尽头的感情一下子就鲜明地呈现。除了翕翕然的风声,他竟然听见了少女的笑声。撑着一把伞,提着小包,跳着青涩的旋转舞。长发两边扎着的小辫子,就连服饰都是那个时代独有的款式,也是她最终爱的搭配。眼前好似下了一场雨,纷纷扬扬的花瓣好像下了一场毫无征兆的雨,就像他年轻时最懵懂彷徨的时候一样,在他还无所适从时,那个人就突然出现了,他完全没有一点设防。花瓣就落在他的钢笔上,他感到写出来的字都带有浅浅的香味,好像在一起回家的路上,他们靠得很近时女孩身上的味道,他猜那时的他是害羞的,害羞得想要一个人跑走,可是还是低着头,撑着伞,把女孩送回家了。也许是看破他的紧张过度,她约他周末去树林野餐,想了想又对他笑了笑,说他太温柔了。到现在,他都快忘记那天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了,只记得自己几乎是一路淋着雨,伞都不打,只是在雨里狂奔,甚至要呐喊出声,心里是没有情话却胜过一切的甜蜜。樱花雨里的少女朝他挥手,并一步步向他走来。少年总是晚一步,有不明的水珠不停由他的眼角滴向他的袖口,但他不在乎,雨里的少年不在乎,这回他不想再晚一步了。他敞开双臂并试着拥抱少女,与所有的恋人一样。


“那个坐在里面的老人真奇怪……”

窗外的一对情侣路过,房里的老人嘴里仿佛念叨着什么,眼角有模糊被泪水浸湿的痕迹,听见恋人的话,女孩同样不解,试着猜测。

“对啊,好像是在说樱花开了?”

“可是那棵树,不是早在几年前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根系就完全衰败死亡了吗。”





评论(17)
热度(50)
© 薄荷盐柠檬|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