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亲友的惊喜(?!)

是大家的可爱崽崽  一个个慢慢补

第一个是 @允绣啊允绣 家的乌骓
希望她可以喜欢!

稍微一点点也没有关系吧?

桌上还摆着吃了一半的芝士蛋糕,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赶忙把嘴角边的蛋糕碎屑抹掉。上品芝士蛋糕的口感是有目共睹的,入口即溶的奶酪,甜度不多不少刚好适中的奶油,和酸涩比重63%的柠檬汁带来的淡淡香味和消毒水的味道截然不同,嘴唇接触到绵软的蛋糕时好像轻轻一蹬脚就可以踏着云痕飞上天空一样——尽管她并没有自己体验过。什么都不用去想,什么都可以暂时放下,只是稍微试一下和风比肩的感觉,应该没有关系的吧?

反应过来的时候嘴角有点被擦红了。机械手臂的触感有点凉凉的,但又不是像芝士蛋糕那样...

【安薄】同桌的你

吸废总

鱼子纸酱:

凯吹养老院薄荷姐和安哥的cp,简称安薄
ooc,注意避雷


#你们真好但我写不出来呜呜呜#
#短#


#渣啊,渣啊,渣啊#


-
最近薄荷的班级里转来一个很奇怪的男生。


他叫安迷修。是一个带有英伦范的粽发碧眼的男孩子,身材高大,性格爽朗。有着让人难以捉摸的“骑士道”。


他转来才一个星期不到,却和班级里的大部分同学都成为了朋友,这才是令薄荷奇怪的。当年她转来的时候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才交上了几位好朋友。


真是令人好奇,长得帅有特权么?


在这两天后,薄荷的同桌突然转走了,安迷修也是单人单桌,索性老师就把他俩调在一起...

【安薄荷】辛苦了,我的小姐

白清墨:


#cp=安迷修×薄荷#
#给mint期考后的一个惊喜  @薄荷以南
#爱生活,爱mint#
#有点ooc呜呜呜呜希望mint不要介意#


*
“我回来啦。”


薄荷推开家门,朝屋里喊了一声。其实她也不知道家里有没有人,因为那个唯一可能在家的人工作也不比她的学业轻松多少。


“欢迎回来。”


出乎意料的,那个棕发男子居然在家。他祖母绿的眸子将刚回到家来的女孩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眉头又锁了起来。


——又瘦了。


他将他的薄荷高高抱起,仰起头和她对上眼。


“薄荷小姐,恕在下无法陪同你完成学业,你在学校也要...

【凯茶】少女们

*是凯莉和 @清墨i teatea的cp,自行避雷

*我爱她们


茶摇着笔,思绪飘出窗外,直到在树上面美餐的鸟被树枝的晃动惊起,才回过神来。好不容易放一次小长假,不好好享受一下怎么行。而且老师居然只布置了平常量的作业,花一天去做完全可以做完。那么其他的时间,闷在家里多无聊,当然是出去玩了。

“哈!”

一声熟悉的声音在耳畔炸开,茶混身一个哆嗦,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是谁。是她的发小凯莉又在试图捉弄她。看见她呆滞的样子,凯莉诡计得逞地笑了,茶不甘心,可她还是拿出一个边角有些破损的小本子,把一个正字的最后一划补齐了。接着,就是面对从小到大正字稳增不减的事实叹息。

“茶你也真是,总是被这点小伎俩...

欢迎tea脑丝来到神秘养老院 @清墨i

【率凯】青色繁星

*是 @揉碎率 和凯莉的cp,自行避雷

*率率美烧酒各位了解一下

这里满是高大的树木,树冠都将天空遮去,空留下一片阴影,只从缝隙里透出一点光。

窠巢布满树梢,不时地会有鸟叫声传来。凯莉不想搭理那些鸟,它们显然对这位闯入者很不满。她自顾自地走着,对周遭的事物丝毫不感冒。树根间长着许多蘑菇,足见这里的潮湿阴冷。可是一想到忍耐这一下,就可以达成目标,凯莉还是忍了下来。

突然,她踩到了一块石头差点绊脚。她将石头踢开,只见它滚向一片迷雾。凯莉想到了什么,一头扎进迷雾,勉强跟着石头的方向。石头最后停下了,这里的雾只剩下薄薄一层。凯莉将其拨开,眼前是一汪泉水,清澈得在那里面,她都...

率率杀我呜呜呜呜呜呜😭gscjsbyauauh

揉碎率:

养老院人设图画了好多稿
但是!
薄荷那么甜肯定要单独发!
养老院最最最甜的薄荷小可爱!!!( @薄荷以南 )😭😭😭😭😭我吹爆她
没有画出她的万分之一可爱

【凯绣】same

是 @允绣啊允绣 和凯莉的cp,注意避雷

魔法少女paro

绣绣超级可爱的啦


绣觉得那个新来的女孩十分奇怪。

刚加入魔法少女的队伍,可是她没有主动去和大家打好关系,就连自我介绍都没有。

“你好呀,我是绣绣,你呢?”

绣想,这样也不是办法呀......?也许她是不敢跟别人交流......?绣越想,越觉得无论如何一定要帮帮她。交个朋友什么的也蛮不赖的。

“啊......?”

很惊讶于她的到来似的,她歪着脑袋看着绣。对于唯一一个来找她的人来说,比起疑问,她的语气更像是质问。这让绣慌了。

“凯莉。这是本小姐的名字。”

丢下一句话,凯莉就掉头走了。绣原本想跟上去,这一天因为新人的到来

【骨头凯】彩

是 @不会画画。 和凯莉的cp 注意避雷

借用了可爱率率的设定

我永远喜欢骨头


寒夜。

人影稀稀,街道上空空荡荡。路灯灯光因为许久没有保养而被灰尘覆盖,尽管如此,依然有飞蛾向其扑去。就在这样昏暗的灯光下,却能听到悉悉率率的脚步声。

脚步声的主人渐渐走近了。即便现在天气没有冷得很紧要,但是他却穿着极厚的衣服,脖子上围着白色的围巾。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戴着一扇面具,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庞。

他走的速度很快,和在躲避着什么人一样。

那人终于停了下来,在一条幽深的小巷。正如同人们印象中的小巷一样,这里阴暗潮湿,砖头筑成的墙壁都似乎要渗出水来。路灯本就微弱的

© 薄荷以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