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莉中心】在图书馆寻求邂逅并没有搞错什么

*是 @soulQ 魂姐的我才不会对凯莉小姐言听计从!的设定

*幻凯/瑞凯

@人生在世快樂二字 给骨哥的护妻


|幻凯.ver|

 

紫堂幻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看见那个女孩了。

每天下课,他都忙着赶来图书馆占座位,根本顾不上别的。图书馆的地理条件相当优越,左靠饭堂右拢教学楼,可以说是在忘我的学习把能量消耗光后冲向饭堂的中转站。这块风水宝地自然而然地被许多人看上,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下课铃声一响,他的双脚就像抹了油似的,一溜烟跑得飞快。

在紧张的学习气氛下,紫堂幻完全无法懈怠。高度紧绷的神经,摞成一座小山的教辅书,安静得只能听见书页沙沙翻动的声音。手中握着笔,在试卷上做了密密麻麻的标记,又迅速做起新的练习来。不知多少人在与一堆堆的功课较劲中心里叫苦不迭,紫堂幻亦感到力不从心。一不留意,思绪就挣脱了白色的纸张筑起的牢固镣铐,从教学楼高高挂着的“冲刺”红色大条幅;到饭堂足量又美味,只有极少人知道的佳肴炒面;到舍友在柜子里偷偷藏的空调遥控器;再到......

起先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于是调整了一下眼镜,然后转过头细看,才发现自己没有看错。那实实在在是一个女孩——准确点描述应该是一个在睡觉的女孩。她的头深埋在臂弯里,卧在图书馆的桌子上。吃了一惊的紫堂幻环视了一周,发现并没有像是她同伴的人,也就是说她是自己来的。紫堂幻没有见过她,实际上他并不认得太多人,也不怎么参加社交活动。自己来学习也不奇怪,因为他和她是一样的。

也许是通宵看小说发困了吧?紫堂幻想起自己学习的正事,打住了臆测,又埋头苦干起来。当漏出的目光偶尔瞟到还在睡觉的女孩时,发展却事与愿违。莫名其妙地更加在意这件事情了。

后面的一阵子,每一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甚至同一个座位,同一个女孩都伏在桌上睡着觉。紫堂幻渐渐把着件事的等级从奇怪降为普通最后降到了日常。正因为每次一转头就能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紫堂幻慢慢地习惯了,看到女孩在,他就会感到没来由的安心,就像早餐吃个刚贴锅的热乎乎的煎饼一样,一口下去,整个身子都暖和起来。虽然不是像阳光和空气那样必要的日常,可是简简单单的舒心。

一个念头冒上他的心头:他想知道她是谁。

这可不行,紫堂幻。盯着一个女孩子看,让人家尴尬,那该多不好啊。他这样说服抑制不住上前冲动的自己,歪头一想,觉得还不行。于是他便使用起实施来论证:他有时会听到班里的女生谈论这样的话题,涉及到过一两句“搭讪真无聊”这样的话,当时他还没当什么,现在却一想到就怕得不得了。他开始沉思如果自己去与那个女孩说话,她会怎么回答。这又把他扯进另一个漩涡里,他一想尽快脱离,就越是一个接一个地跳进坑里。

就一次,就一次。

少年走进了,他俯下身子,靠近了那个女孩。她穿着夏季的短袖校服,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脸微侧着,眼睛自然地闭着,还露出浅浅的笑容,紫堂幻想她一定是做了个很甜蜜的梦。他听见她的呼吸声,他上一次听到如此轻柔的声音还是春天刮第一阵风的时候,那时他坐在窗边,忽然风拂过,带动了旁边的树,那么轻柔,却摇晃着他的整颗心脏,如今那感觉竟重现眼前。

 

正当他陶醉着时,那双眼睛竟然睁开了,一瞬间被清澈的蓝色震撼后,他惊叫出声。

 

“诶诶诶诶???”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她居然是醒着的,此时她正上下打量着紫堂幻,然后露出了他捉摸不透的笑容。凯莉看见他红得如同熟透番茄一般的脸,心想这个人真是纯情过度了。凯莉的本意是来图书馆勾搭学霸的,没想到会遇到这么有趣的人。看手里拿着的练习册,他应该是高二某个班级的学生。

 

凯莉向来不会放过可以娱乐的机会。

 

“学长,看美少女可不是免费的哦。”

 

他本来想装作偶然路过的,可是她居然知道得这么清楚,一下子就揭穿了他。他胆战心惊地站在那里,等待女孩给自己下审判书。

 

“可是,我并没有带钱······”

 

紫堂幻没说谎,他的确没带钱。什么啊,竟然把她当成诈骗份子了。凯莉忍住笑,然后继续说下去。

 

“没有关系,学长可以用电话号码来交换的。”

 

“真的这样就可以吗!!!”

 

于是紫堂幻便在学妹的哄骗下上了贼船。

 

 

 

 

|瑞凯.ver|

 

 

 

凯莉并不是所有时候都能去占座位的,可是图书馆的超强力空调真的让人无法割舍。这个时候,在凯莉答应不再盗他的游戏密码的前提下,格瑞被派遣去占座位。

他一如既往地走进图书馆,把凯莉的书和笔盒都搁在桌子上,这里已经熙熙攘攘,格瑞今天下午还有球打,球衣和球鞋都提前换好,拜托了别人下去霸场,他将东西放好就准备离开。几个人走了进来,他们见位置的主人不在,便把凯莉的书推到一旁,这一幕完整地映入了半只脚已跨出图书馆的格瑞眼里。

“你。”

那几个人格瑞是认得的,勉勉强强算不良少年。上次在操场在雷狮占的场上打篮球还一通挑衅,结果是被他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从此看见雷狮就跑。明明想做学校里的老大却完全没有雷狮他们四个能打,以至于一直没有混出个名目来,根本不足以害怕。稀奇的是他们几个竟然没有下去打篮球,而是待在图书馆里不知道想干什么。

“给我把那几本书捡起来。”

他们回头,被一个人的阴影罩着,发现是在叫自己。和他们说话的人面无表情,很明显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神仙啊?你说捡我就捡吗?”

 

几个人里的老大把手臂搭在椅背上,颇有几分香港黑帮电影里面的架势。他说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那岂不是很丢面子?捡一本封皮粉粉嫩嫩的书,传出去被人笑话,他们还要不要混了?老大打量了一下这个不速之客,确认了他不是雷狮手下那几个人里的其中一个,就无所顾忌地骂起街。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隔壁许多学生的注意,他们不时地回过头来看看战况,其中有些认识他们的更觉刺激,干脆直接把椅子掉转过来,还有些已经开始了赛事直播,场面一时好不热闹。

“捡起来。”

格瑞懒得理会他们说了什么,只是再一次重复。这下他们可火上心头了:“我们可要生气了,我们生气起来的后果你根本承担不起。”

“生气伤肝······”格瑞顿了一下,“所以你捡不捡。”

每天和凯莉打交道真的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伤肝过程,不过久而久之格瑞已经学会了调节。他越是平静,那个老大就越怀疑人生。说到这个份上都不怕,这人非同一般啊。

 

“这又不是你的书,你管什么?那人是你的谁啊?”

 

“······”

说时迟那时快,老大还没说完,格瑞的手已经搭在他的肩上,一股杀气从背后涌来,这时老大才知道惹上了一个惹不起的人,颤巍巍捡起书跑了,后面几个小弟慌忙跟上。

 

格瑞拍了拍那上面的灰尘,稳稳地放好,扬长离去。

 

 

“凯莉,以后我不会帮你占位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可是凯莉却清楚地知道,因为那次她在书架背后看完了全过程,心想:哎呀,想不到格瑞也有好心的时候,下次请他吃个夜宵吧。

 

只不过因为吵闹,她没有听到“那人是你的谁”的回答。不过没关系,她想。他能回答什么让她吃惊的东西嘛。


【幻凯】All Falls Down

*实习医生幻×装病逃学凯

*推荐bgm——Alan Walker《All Falls down》(我吹爆

*当事情并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我也会很好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挂号单上清清楚楚的“高烧,四肢乏力”的大字,然后在挂号单里抬起头来,看着眼前嘴里含着棒棒糖还在四处张望的女孩,又一次低下头去确认病历的真实性。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她已经离开座位去打量这里的医疗器械了,把所有医疗器械都看了一遍,没有什么新奇的东西了,才坐回座位。紫堂幻还在看病历。

“喂,都半天了,你怎么还在看这个玩意啊?”

凯莉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自然好听,完全没有重感冒时应该有的声音沙哑的症状。并且她现在的精神状态,甚至比自己还好,哪来的什么精神不振。

“啊......嗯......凯莉小姐,你......没有大碍了吗?”

现在首先该搞清楚的,是这件事是否从头到尾都是乌龙。

“哈?本小姐从来就没有什么事。”

这下紫堂幻更加糊涂了,没事干嘛要来医院呢?眼前的这个女孩十分健康,无可置疑的健康。一般人都不喜欢有事没事出入医院,更何况是凯莉这种年纪的女孩子。

“可是不是因为你在课上晕倒了,老师们才送你来的吗?”

 

老师总不可能糊涂到连这个都弄不清楚吧。紫堂幻内心嘀咕道。

“那是因为太无聊了,就用了点小小的伎俩,他们就真以为我一病不起了。”

她从她一直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拿出一个保鲜袋,里面装着一条热毛巾,明显被开水烫过。这样就可以轻易解释凯莉的发烧效果是怎么做到的,如何把人尽皆知的梗玩得炉火纯青,还得靠出神入化的演技。凯莉就是能把它演得出神入化的人之一。不然就不会在她“咚”的一声倒下时马上相信了。

原来如此。紫堂幻已经了解了事件的始末。凯莉因为实在太反感上学,装病逃学出来。因为当凯莉被带进诊室,关上门的时候,凯莉马上跳了起来,还把紫堂幻吓了一跳。

如果她其实是没事的,她的家人应该也在担心着她,她应该回学校。无论如何,待在这里总不是办法。作为实习医生,紫堂幻要处理的事情也很多,没有办法一直照看着凯莉。他可以帮凯莉隐瞒一下真实情况,这样凯莉的父母和老师也许就不会因为这些事而责怪她,她也能放心地回去。

“我不想回去,”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她把头撇到一边,用异常沉着的语气说着常人看来很幼稚的话语,“我讨厌那里。”


紫堂幻没有想到,她会成为他当实习医生以来最棘手的一个“病例”。

的确,如果是别的医生,听到她这么说谁会管她怎么想,直接打电话给她的监护人,假设她还抗议,估计拖着也要把她拖回学校。但是凯莉遇上的,就恰巧不是别的医生,是名叫紫堂幻的医生。

他看着眼前的女孩赌起气来,从未接触过太多女孩的他束手无策。他脑子里的几个想法在打架,以至于他无法决定到底是顺从哪个想法。他又深思了一会儿,决定权在他的手里,而凯莉的眼神里都是厌烦和痛恨,这无疑触动了他的心。

 

在不断的纠结和权衡下,他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先不把你送回去了,你在这里待一会吧。”

 

那一抹不甘的眼神在听见他的话后先是转化成惊愕,然后变为了嘴角微弯的弧度。

 

“紫堂医生,和本小姐想的一样,你还是挺有趣的嘛。”

 

在两人接下来的谈话中,紫堂幻发现,凯莉极其聪明。她可以用一些狡猾的计策耍到别人以此取乐,她也可以使用各种战术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凯莉绝不一般,能做到策划逃出学校并且不慌不乱地实施的,肯定不是一般的女孩。

“我有个小小的疑问,你为什么要来当医生啊?”凯莉还在舔着她的棒棒糖,说出来的话却让紫堂浑身都打了个寒战,“紫堂家是一个很有钱的家族吧?”

“虽然是没错,可是凯莉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在强装镇定。凯莉之所以可以骗到很多的人,就是因为她有惊人的洞察能力。从一个举止的细节,甚至言谈的蛛丝马迹,她都能看出被这些人隐藏在心底的东西。

“听说紫堂家有个出走的次子吧,传闻里他是个过目不忘的天才。但是没有家族的天赋,一直被人说闲话,于是就离家出走证明自己了。”

眼前本该处在天真幻想年纪的女孩用她粉嫩的嘴唇缓缓道出自己的过往,他才瞬间注意到一点,那就是不能用一个普通高中生的标准来衡量凯莉,那样太天真了。要能波澜不惊地说出这些,需要大量的情报源和超越常人百倍的自信。可她做到了。

“知道这个又有什么意义呢......?”

医生的手指在桌面上轻颤了一下,被他冻结起来的回忆正在一点点融化,伴随着痛苦的往昔一并流入心底的荒野,然后再一点点,一点点地侵蚀那里的土壤,没有一丝余地。察觉到他的异常,凯莉也没兴趣再在这个话题上说下去。

爱的诀窍是什么,我希望我能懂。我受够了尽全力去做却毫无成效。


凯莉在无人陪伴却极为自由的环境里长大。这种环境滋养了她宁愿在外面生活于残酷的环境里,也不愿意当被人圈养的家鸟的性格。叛逆刻在她的骨髓里,蛰伏着等待时机。终于这一天,它爆发了。

枯燥无味的书本,老师的喋喋不休,同学之间脆弱的关系,毫无挑战性的一天又一天,这不可能成为凯莉的归宿。

同时,他也得知了凯莉在学校的不良行径。

“好久没有跟人说过这么多话了。”

在这一点上,紫堂也一样。上次和人说这么多话是什么时候,他已经忘记了。在小时候,自己被认定了没有家族天赋,身边的人都一个个地离开了。在家里,两个堂哥取笑着自己,自己选择了沉默。在研修里,自己又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他被迫选择了形单影只。如今已经成为实习医生,目标已经达成,可他心里还是有一个解不开的结。他想呐喊,仅此而已,就这一点都没有办法被满足。

这个名叫凯莉的,璀璨得与星月一战高低的女孩,自己的所有梦想似乎都在她身上得到了具现化。她强大,她胆识过人,她敢和她所有恨的人做斗争。过去的紫堂幻疯狂祈祷能够拥有的东西,她都有,而她在他眼里,是闪着光的。她能做到所有他想做到的事情。

跑出来做医生,就是想坚强起来,过自己想过的人生,不受爸爸和其他哥哥们干涉。如今看到凯莉,他的心里竟有些许的安慰。

“是啊......我还要谢谢凯莉你呢。”

“紫堂医生你哪里都好,就是太容易接受现状。这次回去之后,想要出来肯定不会和这次一样简单,但是没有关系,总会成功的。”

本来是想趁这个时间好好疏导她的,没想到反而被她帮助了。

如果没有这一份病历,他和凯莉可能一辈子都是不相干的陌生人,忙着做自己的事情,追寻自己的目标。可是凯莉出现了,他灰暗的前半段人生照进来自别人的光芒,他渴望能够抓紧。

凯莉是致命的毒药,她的言语,她的所作所为都让他深深着迷。

“差不多也到时间了,本小姐该走了。还能见到你吗?紫堂医生。”

“这不是当然的吗。”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凯莉向外走去,走到一半突然回来,两人的眼神又一次对上,她笑了笑,心里已经开始策划起下次的出逃。

——当一切陨落破碎,我也会很好,我无所谓。

医生意识到,自己可能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女孩了。

 

 

 

 



【幻凯】亲爱的服务生先生

*咖啡厅paro
*来自薄荷的情人节大礼包第三弹
*世界上最好的幻幻生日快乐!

“我,我的名字是紫堂幻,请各位前辈们多多指教!”

紫堂是为了锻炼自己才逃出家里的,在他终于忍受不了长辈们的冷嘲热讽之后,他摔门而出。事后他想,这一定给父亲带来一点点的震动了吧。

毕竟这是他从小以来,第一次叛逆。

可是出来了之后他自然要寻找归处。游走在这条街上,大早上的又是冬天,他禁不住地发抖。而他觉得自己在出来前做过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给自己围上一条围巾。往手里哈了一口气又反复地搓搓,稍微带来了一点温暖,他又接着往前走。冬天一直呆在原地可不是什么正确的行为,那样估计会在原地冻成一条冰棍,而走起来燃烧了卡路里,身体自然会热乎起来。

现在紧要的应该是找到一个可以打工的地方,不然自己就不得不回去,那样两个哥哥一定会嘲笑自己,恶劣的态度肯定比以前更甚。可是在每个地方都向他摇头之后他感到灰心丧气,直到他看到这家咖啡厅的招募启事。

试一下,就试一下,也无妨吧?

嘎吱——

咖啡厅的门被推开,发出厚重的声响。门触到了顶上的铃铛,“叮当”一声清脆悦耳。一打开门,里面的暖气铺面而来,真是舒服多了。店里忙碌的景象映入眼帘,他连忙关上门以防暖气跑掉。店里的装饰很温馨,客人也有说有笑。这和家里的气氛,完全就是一对反义词。

“你好,请问这里是在招募吗?”

店长叫丹尼尔,看起来是个严肃的人。他问紫堂,他为什么要来这里。紫堂幻还是回答了真正的理由。本来紫堂已经在心里计算这会是第几次被拒绝,以及接下来该去哪里寻找归处,没想到丹尼尔却点了头盖了章,宣布接下来紫堂幻就是咖啡厅的新员工了,还是在丹尼尔知道他是离家出走的前提下。这一切都很快就完成了,快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值班经理吩咐他要好好写个发言稿,这样显得更加自信也更容易给其他员工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

第一面要给前辈们留下好印象。紫堂第一次获得他人的肯定,打起不少自信,认真准备了一份发言稿,一字不漏地背了下来。他相信可以获得前辈们的认可。

所以当丹尼尔把紫堂带到众人面前时,他有些结巴地说出了上面的这句话。

……

怎么沉默了。紫堂还保持着鞠躬的姿势,没有人吭声他更不敢抬头看了,而此时脑海里已经开始头脑风暴——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对吗?出了什么纰漏?可惜即便他绞尽脑汁地思考,也想不出原因。

嘀嗒,嘀嗒。

咖啡厅做成一个球状的钟表上的指针慢慢滑过钟面,一时寂静无声。

糟了,糟了,糟了。该怎么做?

“你,给本小姐抬起头来。”

突然有一个好听的少女声线响了起来,紫堂幻不知道谁在说话,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说的是自己,连忙按照指示抬起头。

说话的人蹬着碎步过来了。她的步子是轻快的,和咖啡厅门口上方挂的铃铛一样。

他看清了那人从收银台走来,是一个黑色长发的,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孩,同样穿着服务生的装扮。紫堂幻看得出了神,明明年纪相仿,她却能踏出如此自信的步子。

“你是离家出走出来的吧。”

等等,她是怎么看出来的?他不敢对上她的双眼,害怕被看出更多的什么来。可是那双天蓝的眼睛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他脑海里。

“既然想出来闯,那就别畏畏缩缩的,本小姐可看不惯。”

紫堂一颤。没想到居然真的都被看出来了。

果然,就算好不容易被认可,自己也摆脱不了弱小胆怯的性格吗。

他慢慢攥紧了拳头。

“是叫紫堂幻是吧?本小姐叫凯莉,可别让本小姐听到你三天不到就跑了哦。”

她站在紫堂面前说完这句,就转身要回到岗位,可是她感到自己的右手被人抓住了,死死地抓住了。她火了,想回头看看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拉住自己,没想到竟然是那个被自己指责了一通的新人少年。

他又抬起头来。只不过这次不是听任何人的命令,而是他真心地、诚意地认为这是必要的。
她看到他的眼里充满了与自我介绍时的懦弱不一样的东西似火焰般燃烧,给予那种爆发的事物个名字,就是所谓的“勇气”吧。

“凯莉前辈!”他开口了。

“就算我真的弱小,那我会加倍努力,让凯莉前辈你看到,那时不一样的紫堂幻!”

这,这是同一个人吗……?

凯莉愣了一霎,如被什么打动了一样。她就这样静静看着那个刚开始表现得懦弱的少年,动了动嘴唇但字终究没有吐露出来。

但她随即又恢复了冷静。

紫堂放开了她的手,她大步向收银台走去,最后他又听到了一句话——

“让本小姐拭目以待吧。”

凯莉走了,其他员工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丹尼尔又站出来,清清嗓子让员工们回到工作岗位,然后看了看紫堂,让他随自己离开。

紫堂幻跟上丹尼尔,丹尼尔带着他漫无目的地走了一段路,忽然停了下来,紫堂幻的心思有些飘离,没有注意到丹尼尔已经停下,差点撞上去。

“怎么了,店长?”

第一反应,自己不会做错什么了吧?!不过丹尼尔他不像是要责怪他的样子,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在这里,一定能看到你的成长的。”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冷面的店长丹尼尔,不相信这种安慰的话是自他口中说出的。看着丹尼尔离开的背影,他下定决心了。

“为了变得更强,给他们看看。”

给哥哥,以及爸爸他们看看。

凯莉还在记着帐,笔杆敲着柜台。这个月的帐多,来的客人越来越多,但是担子还是架在她一个人身上。丹尼尔信任她的工作能力,所以才放心让她一个人担任这工作。虽然是很容易,但是做久了还是有些无聊。她迅速解决完就朝咖啡厅看。各个服务生都忙着自己的事情。

她看着这每日一样的景象,察觉到里面不对劲。那里面有一个新的存在,仔细一看,不正是昨天那个小子吗……?叫紫堂幻来着?

“这位先生,请问你需要什么呢?”

“这位小姐,这是店里新推出的甜点,要不要尝尝看?”

他昨天表现出来的样子,应该是第一次出来打工才对,他现在虽说有点青涩,但却透出一种稳重的感觉,给人的印象就是:可靠。这跟昨天的那个群,因为没有人应而害怕的新人服务生,现在竟然这么稳重,判若两人。

看着这几幕,她拿出自己的棒棒糖,含进嘴里,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

咔嚓。棒棒糖被咬下一大块。

那就让本小姐看看你能做到哪种程度吧。

紫堂幻绝对不会忘记那一天。

他一如既往在员工宿舍早早地睡醒,从隔壁杂物间拿出各种结局准备清扫一下咖啡厅。这不是他必须要做的,有值班经理跟他说过,不用起这么早,再说昨晚打烊的时候保洁员已经清扫过了。可是紫堂没有同意,依然每天早起把整个咖啡厅打扫一遍。他说这样是为了锻炼自己,经理自然也不好拒绝。

最近的生活还是很有起色的。自从朋友金和格瑞知道了他在这里打工之后就经常过来,一来二去居然都跟凯莉混熟了。

当他拿着抹布擦店里的玻璃窗时,他看到玻璃映出自己的影子。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家出走这么久了。

他每天都会看日报的寻人启事刊登,但是他的希望却一次次落空。那上面,找不到“紫堂幻”的名字。也就是说,父亲他们根本没有想找他的想法。他们已经忘了自己吗?自己已经蒸发了吗?他曾一遍遍地问自己。每当他翻出家人的联系方式时,强烈的自尊心不允许他拨打,但那是在刚刚出来的时候。他试图说服自己,自己还不够强大,还不能回去。可是他看到联系人里他们的名字时,还是忍不住泉涌的伤感。

他让自己不要再想了,接着擦玻璃。擦过的玻璃有一层薄薄的水雾,模模糊糊,似真似幻,和他纠缠的内心一样。他拿起看过的报纸,想将那层水雾擦去,竟不自觉地用了很大的力气。

与紫堂幻不同,她早起不是为了搞卫生,而是悠然自得地自己玩乐。一般的早晨都是这样的光景,紫堂幻在一边扫地,凯莉坐在咖啡厅的沙发上,偶尔抬头对他说一两句话,但是大多数他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茬。

“紫堂幻,我说你,你想知道招待客人的秘籍吗?”

本来还在拖着地的紫堂幻忽然停下了。他看向沙发的方向,凯莉正躺在那里,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听她的语气还是挺认真的,而且这是前辈的意见啊,当然要听取。他早就观察到了,优秀员工的评比榜上她拥有的星星永远是最多的,而她本人却并不怎么在意,好像这是必然出现的结果。那时候紫堂确定了一点——凯莉前辈真是个厉害的人啊。

“想!”

坚定的一个字,凯莉满意地点了点头,勾勾手指让他过来。紫堂凑了过去,这才发现凯莉还穿着短裙短袖。凯莉让他蹲下来,耳朵凑近自己。紫堂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照做了。此时,他们是如此之近。近得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

“那就是,”凯莉故意顿了一顿,“是逗你玩的啦。哪里会有那种秘籍啊?都是靠自己学着点。”

沉默了三秒。这三秒让他弄懂了一件事:凯莉是在耍他玩。

他苦恼地站起来,推了推眼镜,说了一句:“凯莉前辈你穿这些,现在暖气还没开,可是很冷的哦。”

“本小姐不怕冷。你觉得区区有点冷,就会让本小姐穿上一大堆衣服吗?”

原来如此。在她看来,受点冷比裹成个粽子好多了。

“会感冒的。凯莉前辈真的不多穿些吗?”

哈?那种语气是怎么回事?凯莉看着他,没想到他真的朝自己提意见了。

“还是多穿些吧。”

紫堂觉得不行。不管怎么样,凯莉这样肯定会感冒的。既然凯莉不愿意去加衣服,那他只有一个办法了。

紫堂脱下大衣外套披到她肩上。她身上有一股好闻的糖果甜味,紫堂幻深深地感觉到了。果然还是靠得太近了。

“你在干什么?不要你多管闲事!”

说是这么说,但是凯莉并没有把他的外套移开。

“凯莉前辈是女孩子,更要注意身体啊。”

说完,他并没有一丝要服软或者顺从她的样子,反而走了几步,拿起拖把继续拖地。凯莉前辈,在这种事情上意外地像个小孩子。他将眼镜摘下来放在一边。

“这小子,怎么这样。”

这句嘟囔紫堂没有听见,她用手指卷起自己的一缕头发,像个线圈一样绕着玩,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是她在平复自己五味杂陈的心情。

“紫堂,这里需要援手!”

“紫堂,7号桌追加一份布丁!”

“紫堂!……”

今天是情人节,店里忙得晕头转向,店长和值班经理都出来帮忙了,但是工作量还是大得大脑都要爆炸。

可是紫堂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这也许就是,被需要的感觉吧。

“交给我了!”

今天干劲满满呢。

快速处理完各项事务,紫堂正准备去帮客人看看甜品的进度,就突然被一桌的客人叫住了。

“那个,请问你能摘下眼镜跟我们合影一张吗?”

是几个女客人。虽然他不知道这个请求是为了什么,但是并不过分。

“当然了。”

他的指尖触碰到眼镜脚,刚要摘下来手就被一个人握住了。

“很抱歉,但恐怕不能让他摘下眼镜。” 说话的是凯莉,她是从收银台那边走过来的,“因为呀,这小子不戴眼镜的样子,只有本小姐才能看哦。”

瞬间意识到她在说什么的紫堂憋红了脸:“凯莉前辈,这是客人,有什么关系?”

“不管是客人还是别的什么,反正就是不行!”

凯莉一手还拽着他,一手却叉着腰。见他还是一脸发愣,气得直接转身走了。

“诶,紫堂你说,凯莉那样,不会是——”

金刚好在另一桌目睹了这一幕,他眼睛咕噜一转,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要是不想被她掐死就少说点,金。”

格瑞一脸沉静,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但至少他这句话说对了。

“凯莉前辈,我……”

有一股力量正催促着他去找她。可一到她面前,却又开不了口。

“唉。紫堂幻,你果然还得多多修行啊。”

无论哪个方面都是。

凯莉无奈地摇了摇头。忽然她一个激灵,从柜子里拿出一个东西塞到紫堂的手心里。

“在这里工作这么久,这个算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她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接着又离开了。

紫堂幻张开手心,那是一颗星星状的糖果。

嘛,出来这里工作还是有点好处的。


不过——

凯莉前辈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生日的?!

她果然是个,很厉害的人呢。

© 薄荷冰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