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莉中心】在图书馆寻求邂逅并没有搞错什么

*是 @soulQ 魂姐的我才不会对凯莉小姐言听计从!的设定

*幻凯/瑞凯

@人生在世快樂二字 给骨哥的护妻


|幻凯.ver|

 

紫堂幻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看见那个女孩了。

每天下课,他都忙着赶来图书馆占座位,根本顾不上别的。图书馆的地理条件相当优越,左靠饭堂右拢教学楼,可以说是在忘我的学习把能量消耗光后冲向饭堂的中转站。这块风水宝地自然而然地被许多人看上,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下课铃声一响,他的双脚就像抹了油似的,一溜烟跑得飞快。

在紧张的学习气氛下,紫堂幻完全无法懈怠。高度紧绷的神经,摞成一座小山的教辅书,安静得只能听见书页沙沙翻动的声音。手中握着笔,在试卷上做了密密麻麻的标记,又迅速做起新的练习来。不知多少人在与一堆堆的功课较劲中心里叫苦不迭,紫堂幻亦感到力不从心。一不留意,思绪就挣脱了白色的纸张筑起的牢固镣铐,从教学楼高高挂着的“冲刺”红色大条幅;到饭堂足量又美味,只有极少人知道的佳肴炒面;到舍友在柜子里偷偷藏的空调遥控器;再到......

起先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于是调整了一下眼镜,然后转过头细看,才发现自己没有看错。那实实在在是一个女孩——准确点描述应该是一个在睡觉的女孩。她的头深埋在臂弯里,卧在图书馆的桌子上。吃了一惊的紫堂幻环视了一周,发现并没有像是她同伴的人,也就是说她是自己来的。紫堂幻没有见过她,实际上他并不认得太多人,也不怎么参加社交活动。自己来学习也不奇怪,因为他和她是一样的。

也许是通宵看小说发困了吧?紫堂幻想起自己学习的正事,打住了臆测,又埋头苦干起来。当漏出的目光偶尔瞟到还在睡觉的女孩时,发展却事与愿违。莫名其妙地更加在意这件事情了。

后面的一阵子,每一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甚至同一个座位,同一个女孩都伏在桌上睡着觉。紫堂幻渐渐把着件事的等级从奇怪降为普通最后降到了日常。正因为每次一转头就能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紫堂幻慢慢地习惯了,看到女孩在,他就会感到没来由的安心,就像早餐吃个刚贴锅的热乎乎的煎饼一样,一口下去,整个身子都暖和起来。虽然不是像阳光和空气那样必要的日常,可是简简单单的舒心。

一个念头冒上他的心头:他想知道她是谁。

这可不行,紫堂幻。盯着一个女孩子看,让人家尴尬,那该多不好啊。他这样说服抑制不住上前冲动的自己,歪头一想,觉得还不行。于是他便使用起实施来论证:他有时会听到班里的女生谈论这样的话题,涉及到过一两句“搭讪真无聊”这样的话,当时他还没当什么,现在却一想到就怕得不得了。他开始沉思如果自己去与那个女孩说话,她会怎么回答。这又把他扯进另一个漩涡里,他一想尽快脱离,就越是一个接一个地跳进坑里。

就一次,就一次。

少年走进了,他俯下身子,靠近了那个女孩。她穿着夏季的短袖校服,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脸微侧着,眼睛自然地闭着,还露出浅浅的笑容,紫堂幻想她一定是做了个很甜蜜的梦。他听见她的呼吸声,他上一次听到如此轻柔的声音还是春天刮第一阵风的时候,那时他坐在窗边,忽然风拂过,带动了旁边的树,那么轻柔,却摇晃着他的整颗心脏,如今那感觉竟重现眼前。

 

正当他陶醉着时,那双眼睛竟然睁开了,一瞬间被清澈的蓝色震撼后,他惊叫出声。

 

“诶诶诶诶???”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她居然是醒着的,此时她正上下打量着紫堂幻,然后露出了他捉摸不透的笑容。凯莉看见他红得如同熟透番茄一般的脸,心想这个人真是纯情过度了。凯莉的本意是来图书馆勾搭学霸的,没想到会遇到这么有趣的人。看手里拿着的练习册,他应该是高二某个班级的学生。

 

凯莉向来不会放过可以娱乐的机会。

 

“学长,看美少女可不是免费的哦。”

 

他本来想装作偶然路过的,可是她居然知道得这么清楚,一下子就揭穿了他。他胆战心惊地站在那里,等待女孩给自己下审判书。

 

“可是,我并没有带钱······”

 

紫堂幻没说谎,他的确没带钱。什么啊,竟然把她当成诈骗份子了。凯莉忍住笑,然后继续说下去。

 

“没有关系,学长可以用电话号码来交换的。”

 

“真的这样就可以吗!!!”

 

于是紫堂幻便在学妹的哄骗下上了贼船。

 

 

 

 

|瑞凯.ver|

 

 

 

凯莉并不是所有时候都能去占座位的,可是图书馆的超强力空调真的让人无法割舍。这个时候,在凯莉答应不再盗他的游戏密码的前提下,格瑞被派遣去占座位。

他一如既往地走进图书馆,把凯莉的书和笔盒都搁在桌子上,这里已经熙熙攘攘,格瑞今天下午还有球打,球衣和球鞋都提前换好,拜托了别人下去霸场,他将东西放好就准备离开。几个人走了进来,他们见位置的主人不在,便把凯莉的书推到一旁,这一幕完整地映入了半只脚已跨出图书馆的格瑞眼里。

“你。”

那几个人格瑞是认得的,勉勉强强算不良少年。上次在操场在雷狮占的场上打篮球还一通挑衅,结果是被他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从此看见雷狮就跑。明明想做学校里的老大却完全没有雷狮他们四个能打,以至于一直没有混出个名目来,根本不足以害怕。稀奇的是他们几个竟然没有下去打篮球,而是待在图书馆里不知道想干什么。

“给我把那几本书捡起来。”

他们回头,被一个人的阴影罩着,发现是在叫自己。和他们说话的人面无表情,很明显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神仙啊?你说捡我就捡吗?”

 

几个人里的老大把手臂搭在椅背上,颇有几分香港黑帮电影里面的架势。他说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那岂不是很丢面子?捡一本封皮粉粉嫩嫩的书,传出去被人笑话,他们还要不要混了?老大打量了一下这个不速之客,确认了他不是雷狮手下那几个人里的其中一个,就无所顾忌地骂起街。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隔壁许多学生的注意,他们不时地回过头来看看战况,其中有些认识他们的更觉刺激,干脆直接把椅子掉转过来,还有些已经开始了赛事直播,场面一时好不热闹。

“捡起来。”

格瑞懒得理会他们说了什么,只是再一次重复。这下他们可火上心头了:“我们可要生气了,我们生气起来的后果你根本承担不起。”

“生气伤肝······”格瑞顿了一下,“所以你捡不捡。”

每天和凯莉打交道真的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伤肝过程,不过久而久之格瑞已经学会了调节。他越是平静,那个老大就越怀疑人生。说到这个份上都不怕,这人非同一般啊。

 

“这又不是你的书,你管什么?那人是你的谁啊?”

 

“······”

说时迟那时快,老大还没说完,格瑞的手已经搭在他的肩上,一股杀气从背后涌来,这时老大才知道惹上了一个惹不起的人,颤巍巍捡起书跑了,后面几个小弟慌忙跟上。

 

格瑞拍了拍那上面的灰尘,稳稳地放好,扬长离去。

 

 

“凯莉,以后我不会帮你占位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可是凯莉却清楚地知道,因为那次她在书架背后看完了全过程,心想:哎呀,想不到格瑞也有好心的时候,下次请他吃个夜宵吧。

 

只不过因为吵闹,她没有听到“那人是你的谁”的回答。不过没关系,她想。他能回答什么让她吃惊的东西嘛。


【瑞凯】如你所愿

*是 @素颜延 点的钢琴师瑞×大小姐凯

*第一次写瑞凯!

“我说啊,格瑞,你能不能为本小姐弹一曲呢?”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请求,格瑞选择不予回应。凯莉似乎还没有放弃,格瑞收拾好琴谱,向门口走去,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

“凯莉,不要跟着我。”

就连挤出这几个字都很勉强,凯莉看到不善言辞的他最后还是回答了,享受起这一小小的胜利。

格瑞,最近声名大噪的新秀钢琴师,作为在皇家音乐学院毕业,并且得到教授们大力举荐的学生,他的名字已经在上流社会圈里传开了。一开始对他的才能不信任的人,再听过他的演奏后都赞不绝口。

应伯爵的邀请,格瑞来到这所宅邸来演奏一曲。

也因此,凯莉与格瑞见面了。

伯爵从昨天的晚餐开始就不停地提起一个钢琴师要来表演的事情。这并不奇怪,伯爵平日就素爱音乐,但这一次,可以看出他对这个钢琴师的热情大于以前的。对于昨天才游学归来的凯莉来说,格瑞无疑是一个极佳的观察对象。当风度翩翩的钢琴师来到这里时,她就站在大厅的最后面。

他的手指在琴键上飞快地游走,生得如同精灵。时而是平静又毫无波澜的水面,时而抬起手臂,又轻轻落下,是鸟的羽翼,变幻出澎湃的乐章。他在暗间牵动了所有听众的心弦,自如地操控着他们感情的变化。在魔术师的指尖绽放出绚烂的烟火,那个人们传言中冷漠的格瑞,在此时却展现出他对琴,对这些乐章最淋漓的爱。

凯莉竟然有那么一瞬间,感情有些难以遏制。

一曲中了,格瑞礼貌性地鞠了一躬,一旁的老爷子已老泪纵横。

格瑞拒绝了晚宴的邀请,称自己还有别的安排,老爷子颤巍巍地拉住他的手说了很多很多。

而就是这时,他们的眼神第一次对上。

这是老绅士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心情如此激动,伯爵见此,为了满足老父亲,他派信使多次寄信给格瑞,甚至亲自登门,请格瑞有空的时候务必要来,毕竟老爷子已经岁数很大了,这也是满足他的心愿。格瑞终于是同意了,老爷子欣喜若狂。

这也是凯莉的想法,她想多见见这位不凡的钢琴师先生。

“凯莉,有些信是你写的吧?”

在伯爵和客人说话的工夫,格瑞意外地说了一句话。他的语气极为确凿,只是象征性地问一下罢了。

凯莉双手环抱着胸,头一歪嘴一咧:“哪里来的结论?”

格瑞说道:“伯爵极言委婉,而凯莉你则直白得多。”他不擅长说很多话,更别说是女人,还是凯莉这种难以琢磨的女人。措辞是打磨过的,然而还是有如冰冷的锋芒。老爷子在仆人的搀扶下下楼来了,仆人来提醒格瑞过去,他没有再和凯莉多说什么,就径直离去。

竟然连这种细微的差别都能察觉,格瑞也真是不一般。

下人们无意间又看到凯莉脸上浮现出诡秘的微笑,而她一瞬间就将其完美地隐埋,都不由得摇头,几年过去了,前几天也没什么大动静,本以为凯莉的性格已经改变了一些,而她还是那个她,她的本性一点都没变。

虽然身份十分显赫,是贵族人家的大小姐,可凯莉是那么地与众不同。她喜爱热闹,她用她高明的骗术骗过了许多年轻公子的双眼,她丝毫不对上流社会的浮华生活抱有任何向往。她骨子里像个魔女,不,她就是一个魔女。

当她像这样度过了人生的十几年后,也许是对这里的生活产生了厌倦,她不停地游说伯爵送自己出国,伯爵当时也正好在为她的事情而苦恼,禁不住她软磨硬泡与美丽谎言的双重夹击,她如愿以偿地出国了,这一出国就是几年,这里也保持了许久的平静。

但是这平静还是因为她的归来而被迫宣告结束。现在,魔女盯上的第一个猎物,就是这位名叫格瑞的钢琴师。

即使性格平淡冷漠,但是他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因为在那以后,格瑞的每一次公开演奏她都会出现在现场。如同所有的贵族小姐一样,优雅的仪态,穿着华丽的,下摆长得夸张的衣裙,可她在人群中还是那样的夺目,放眼望去,眼里只剩下了名为凯莉的人。他告诉自己,这里面绝没有掺杂什么多余的感情。

他对天发誓。

由于老爷子的身体状况愈来愈坏,在伯爵的一再请求下格瑞来的时间也比以前多了。

“格瑞,”凯莉看着他的眼睛问道,“除了自己练习和给别人演奏之外,你还干些别的吗?”

听到她的问题,他依旧是老样子,没有说太多:“还学些别的。”

“这样的生活真是太没情趣了。不过嘛,这也挺像你的风格。”司空见惯地小小讥讽,格瑞已习以为常。正如他本人所言,他并不参与上流社会的社交活动来娱乐,赛马、牌局、为女人购买珠宝香水。理由只有寥寥几字“不感兴趣”。这在这个阶层的人们来说,是绝无仅有的。

“有钟意的女人吗?”

说来也是,像格瑞这个年纪的男性,对女人一点都不感兴趣真是太奇怪了。

“没有。”

斩钉截铁,几乎是在问完的后一秒,格瑞就给出了回答。一,他的感情与恋爱无关。二,在这些华美的贵族小姐中间没有能让他心动的女人,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可她不一样,她可是凯莉,她有信心让他开窍。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呢?”

他喜欢的,是玲珑讨喜,精明干练,还是别的什么?魔女想了想,觉得这个问题果然还是太困难了。

一来二去,诸如此类的问答竟然成了日常。即使凯莉挖苦格瑞的生活无聊透顶,但她自己和格瑞其实也不相上下。上礼仪课、参加社交舞会,打开衣柜就全是那种贵族小姐们钟爱无比,可凯莉觉得滑稽极了的装束,还要将长发扎成髻。反之,她厌恶这些对她们来说看似很平常的东西,为了躲避这样的生活,她离开了许多年。

最不可思议的是,凯莉也同样对格瑞这种呆板老套的男人不感冒,可不能否认的是,格瑞身上有一股魅力让她为之着迷。她问月光,可月光仅仅只是蜷在她的枕边,并没有给她答案。

这种僵持的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久到他们自己都忘记了。演奏时凯莉的出现似乎成为常态。

只有在演奏的时候,凯莉才能感受到他迸发的浪漫细胞。这种鲜明的对比让凯莉哭笑不得,但是从另一种角度来说,如果谁能拥有格瑞的爱情,能做到这种比登天还难的事情,那一定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

出现在大厅的凯莉一下子就夺去了所有人的眼球。她的衣服是那么地出众啊,一袭黑色的长裙,贴身的设计完美地与臃肿的礼服说再见了。可这还不是重头戏,因为在她的裙子上,还点缀着一颗颗繁星。璀璨得不真实。没有繁复的花边装饰,没有累赘的丝带,但是完全说不上简陋。

不知道为什么,格瑞想说什么却越发感觉自己的喉咙喑哑干涩。他扯了扯胸前的领结。他从来都不是会赞美别人的人,可是此时心里的沉睡了很久的什么事物重新燃烧了起来。他排斥它,想要将其赶出自己的脑海,可是一切的挣扎都是如此无用。

没有扎发髻,她的头发是披散开来的。在宾客面前长发如黑色的瀑布一样垂落,这时多么不合礼数的事情。

 

或许以后的以后,她再也不会这样打扮自己,但是现在的她,确是美得毫无争议。虽然宾客们可能都会在一段时间后将其淡忘,可是格瑞却有没来由的预感。

 

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对了,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批评她穿得太显摆招摇来着?

——谁有心思管那些。

凯莉脚环上的镣铐是靠她自己打碎的。她一步一步地朝格瑞走过去,无形中束缚她的,名为“阶层”的枷锁,她一点点将其踩得粉碎。在外表的美丽下隐藏的这份暴虐,竟又成为了另一种震慑人心魄的美。同时,也是将束缚她的人踩在脚下,用她毫无怜惜的心。

“格瑞先生。”

一扇落地窗没有拉上窗帘,月光从那里倾泻进来,正好笼罩着她,在糜烂的灯光下拉出一个长长的影子。月光是温柔的,可她的月光凛然寒气。随着月亮越升越高,掠过薄薄的轻云。刮起了大风。月光带着什么抑制不住的感情,一波一波地侵袭而来,让他在冲击到岸边的浪花下差些站不稳脚跟。

可是对于她,他无法隐瞒的一点是,她是特殊的,不是艺术家对精美的艺术品那么简单。

在他的钢琴边,她停下了脚步。发丝拂过钢琴的琴键,现在的他们是如此之近。她手里握着一封邀请函,上面是她用蜡纹上的星星状纹章。

“本小姐亲笔哦。”

她想了想,重复了一次。

还在对之前那件事耿耿于怀吗?

精心准备的信,模仿了好久的字迹被他一眼就拆穿,怎么说都有些不甘心。

她的指尖滑过琴键,格瑞听到那琴键在跟他说着只有他能听懂的言语。

——格瑞,

“那么,请为本小姐演奏一曲吧,亲爱的先生。”

“如您所愿。”
——————————————————————————————

 

“伯爵家的小姐和一名钢琴师相恋了?真是天方夜谭。”

“可是,这是真的。因为······”

“凯莉,你又在跟一些小孩子说什么?我要出去演奏会了。”

“毕竟本小姐答应过你,你的演奏绝对不会缺席的嘛。”

200fo点文

占tag歉😭
这么快就200fo了我hgslahagbj
感谢大家!!!!
tag是可点cp 从评论区抽几个写 点完删
带梗优先

© 薄荷冰沙|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