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凯莉】大热天三十题(1~5)

*内含雷/帕/金/幻×凯莉

@性❤感❤美❤少❤女❤灰❤灰  @唐菓🍦  @楚言秋秋秋秋秋秋 ,请签收

 

01 停电了?! 

凯莉小姐不太高兴,她掰着指头数了数,有几个原因。

 
 

大热天,这是第一个。

 
 

天公不作美,让整栋楼的电力供应系统都出了问题,这是第二个。

 
 

她找不着雷狮了,这是第三个。

 
 

如果是白天还好,可是现在大晚上的,电力也不可能马上得到维修,家里的电子设备都没电了,而她又不喜欢往墙上挂时钟,现在室内已经陷入一片黑暗。凯莉想找雷狮拿手电筒,但是刚刚还在身边的雷狮现在就不见了踪影。已经是晚上了,照理说会清凉一些,但还是热得她难受。没有电等于没有风扇没有空调,在这种环境下真是要人命。她一边叫着雷狮的名字一边摸索,一只手这时搭到她的肩膀上,还在她颈间哈了一口气。

 
 

“凯~~莉~~你~~有~~罪~~”

 
 

尖酸而嘶哑的声音。凯莉可不信邪,而且她现在已经大概猜到这个不知好歹的人是谁了。此时“哔”的一声,一些本来关着的电器都开始运作,只有电灯还是一闪一闪,凯莉回过头,黑暗中隐隐勾出雷狮的轮廓,闪了几回之后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庞,被热得面色潮红。凯莉知道,自己肯定也是这样一幅模样。两人还是第一次见对方这样,定定地站在对方面前,大眼瞪小眼,都呆住了。

 
 

“不好玩。”终于,雷狮叹了一口气,朝卧室走去。

 
 

“不好玩。”凯莉重复了一遍。

 
 

02 谁出去买冰激凌 

“所以,你怎么看?”

 
 

帕洛斯刚斟酌着说完这一句话,躺在沙发上的凯莉就把杂志拉近自己的脸,最后好像受不了帕洛斯的眼神似的,把杂志一把拍到一边,双臂环胸:“本小姐可不会在这种地上能煎蛋的天气出去的,你想都别想。”

 
 

“有话好好说嘛,我们可以找一个折中的方式啊。”礼貌而不失尴尬地笑着,帕洛斯坐到被凯莉蛮横霸占后只剩下一点位置的沙发上,向主子提起建议来,“要不,我们就用抽签决定吧?两个纸条,一个是你出去,一个是你不出去,你抽到了哪个就是哪个。”

 
 

凯莉飞速回忆,想起以前帕洛斯也玩过这样的把戏,最后她输了,但当事后她去检查另一张纸条时,上面写的同样是和抽到的那张一模一样的内容。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她赢的几率就是0。那回她真是气得爆炸了,一连几天没有和帕洛斯说话,骨气硬得很。这回他忘记了之前的事情,又想用同样的把戏搞自己?那可真是小瞧她了,她有时会健忘,但是记帕洛斯的仇还是记得很清楚的。这么说,只要我一拿到纸条,就把纸条撕掉,当帕洛斯打开另一张时,她理应就是抽到了自己赢的那条,两人都心知肚明,帕洛斯要生气也得憋着。想到帕洛斯气得直跳脚的样子,凯莉就心情愉快,一口答应下来。

 
 

凯莉很快抽了一张,并没有打开来看就迅速地撕掉,又打开帕洛斯手里那张,上面赫然“凯莉不出门”五个大字。凯莉把钥匙递给他,对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帕洛斯摇摇头,愿赌服输拿着钥匙出门买冰激凌去了。出门之后他想起他写了两张一模一样的纸条,因为料到凯莉肯定会因为之前的教训动小心思,如果正儿八经玩,她输了自己可能就不只是被冷落几天那么简单了。

 
 

进电梯的时候他突然想通了。嘛,能让凯莉这么聪明的家伙揭穿不了,某种意义上他也算是赢了。

 
 

03 冰激凌化了 

“唉——”

 
 

凯莉拉长了叹息的声调,一边的金不知道该怎么劝她。这事说来话长,他们定约会日期的时候没有想到会撞上一个大热天,在金的衣服背后快完全被汗水浸湿时,凯莉终于提议去买雪糕吃。附近刚好有她喜欢的雪糕店,有双球甚至三球冰激凌,每个球口味都不一样,上面还撒了糖碎和饼干碎,甚至还有巧克力pocky。很不凑巧的是,当凯莉刚拿到一个,店员就宣布机器坏了,暂时没有办法再供应了。金自然是让凯莉吃的,想要装作不在乎但目光还是会不自觉地游离到凯莉手里诱人的冰激凌上面,凯莉一打量起他他就扭过头去。在等机器修好的过程中一直持续这样的状态,凯莉也无心吃下去,而在这样的天气下雪糕很快就华丽丽地融化,开始沿着她的手滴下。

 
 

“好甜······”

 
 

手背一阵发麻,凯莉全身都震悚起来。朝那个方向看去,金正伸出舌头把她手背上滴下的融化冰激凌舔掉,然后迅速地坐好说道:“对不起凯莉,我就是,看着有一点浪费,我······”

 
 

本要发作的魔女小姐听见金想要她的原谅像小动物一样微弱的声音,感受到自己脸颊不对劲地发烫,而且话全都被什么神秘力量堵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在试图组织语言屡战屡败后,她终于放弃了,只不过她回过神来,筒里的雪糕已经全部融化了。

 
 

04 “好热别抱着我” 

因为天气的炙热而慵懒地躺在床上,凯莉那手机有一下没一下地下滑着,整个空间都是别人转发的抱怨天气热的说说,转发了几个附上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后她马上就丧失了兴趣。她将手机放到一边,看着一旁眯眼打盹的雷狮,突发奇想,借着床的弹力一下子扑过去,环抱住雷狮的腰。

 
 

“好热别抱着我。”

 
 

雷狮感受到压在身上的重量,想一翻身让不听话的女友起开。然而这并没有起到什么成效,凯莉动都没动一下,反而鼻子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哼哼”声,抱得更紧了些。雷狮顿觉奇怪,将头微微抬起,凯莉的眼睛闭着,头靠在他的胸膛上,长长的头发散乱开。根据雷狮的经验,凯莉这100%是睡着了。如果她醒着,他真想吐槽她居然能这么快睡着即便上一秒还元气十足。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

 
 

“嘿嘿,巨型玩偶······”

 
 

巨型玩偶??雷狮的表情瞬间凝固了,凯莉这家伙是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梦才会说这些奇奇怪怪的梦话?再说,这个玩偶现在都快要被热死了,凯莉还在源源不断地传递热量。雷狮想了一会儿,拿起一旁的手机将她的睡颜拍下来,等会发空间肯定就闹腾了,他就想看凯莉炸毛而他又可以将手机举到她够不着的地方,这样她就没法删除。私藏也可以,凯莉平时精明,在睡觉时的表情却是又呆又蠢。这么想,现在就让她好好睡会觉好了。

 
 

雷狮回抱住凯莉,闭上眼睛,试着和她一样睡着。

 
 

05 帮对方擦汗 

紫堂幻不是一个善于抱怨的人,但是此时身边人的大汗淋漓,喧哗的人群都已经将他想表达的感情表达出来——实在是太热了,他从未在室温这么高的情况下长期带在同一个地方,但现在他正和凯莉在电影院外面等待买票。这个影院并不太人性化,也没有外面长长的走廊顶部搭个棚,阳光直射下来,他带着眼镜也有些眼花,看见的全是白光。也不知道为什么效率这么低,排了半天他们还在外面。

 
 

“早知道就不来了。”

 
 

凯莉嘟囔了一句,紫堂幻全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虽然说上次鼓起勇气告了白凯莉也答应了,按理说他们现在是恋人关系,但他和凯莉相处的时候却依然忐忑,生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惹凯莉生气了,凯莉就不会再喜欢他了。他的手心也全都是汗,丝毫不亚于告白的时候。他默默地听凯莉抱怨着,随着她说话的声音点头,从包里拿出纸巾,犹豫了一下凑近凯莉,用温柔的动作拂起她被汗水黏在额头上的头发,慢慢擦掉她的汗,然后是脖子上的。

 
 

“凯莉会很介意吗?”

 
 

面对凯莉的目光,紫堂低下头。凯莉看着他这样突然笑出了声,然后说:“真是的,你这一点真是莫名其妙的可爱。”

 

【凯莉中心】在图书馆寻求邂逅并没有搞错什么

*是 @soulQ 魂姐的我才不会对凯莉小姐言听计从!的设定

*幻凯/瑞凯

@人生在世快樂二字 给骨哥的护妻


|幻凯.ver|

 

紫堂幻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看见那个女孩了。

每天下课,他都忙着赶来图书馆占座位,根本顾不上别的。图书馆的地理条件相当优越,左靠饭堂右拢教学楼,可以说是在忘我的学习把能量消耗光后冲向饭堂的中转站。这块风水宝地自然而然地被许多人看上,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下课铃声一响,他的双脚就像抹了油似的,一溜烟跑得飞快。

在紧张的学习气氛下,紫堂幻完全无法懈怠。高度紧绷的神经,摞成一座小山的教辅书,安静得只能听见书页沙沙翻动的声音。手中握着笔,在试卷上做了密密麻麻的标记,又迅速做起新的练习来。不知多少人在与一堆堆的功课较劲中心里叫苦不迭,紫堂幻亦感到力不从心。一不留意,思绪就挣脱了白色的纸张筑起的牢固镣铐,从教学楼高高挂着的“冲刺”红色大条幅;到饭堂足量又美味,只有极少人知道的佳肴炒面;到舍友在柜子里偷偷藏的空调遥控器;再到......

起先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于是调整了一下眼镜,然后转过头细看,才发现自己没有看错。那实实在在是一个女孩——准确点描述应该是一个在睡觉的女孩。她的头深埋在臂弯里,卧在图书馆的桌子上。吃了一惊的紫堂幻环视了一周,发现并没有像是她同伴的人,也就是说她是自己来的。紫堂幻没有见过她,实际上他并不认得太多人,也不怎么参加社交活动。自己来学习也不奇怪,因为他和她是一样的。

也许是通宵看小说发困了吧?紫堂幻想起自己学习的正事,打住了臆测,又埋头苦干起来。当漏出的目光偶尔瞟到还在睡觉的女孩时,发展却事与愿违。莫名其妙地更加在意这件事情了。

后面的一阵子,每一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甚至同一个座位,同一个女孩都伏在桌上睡着觉。紫堂幻渐渐把着件事的等级从奇怪降为普通最后降到了日常。正因为每次一转头就能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紫堂幻慢慢地习惯了,看到女孩在,他就会感到没来由的安心,就像早餐吃个刚贴锅的热乎乎的煎饼一样,一口下去,整个身子都暖和起来。虽然不是像阳光和空气那样必要的日常,可是简简单单的舒心。

一个念头冒上他的心头:他想知道她是谁。

这可不行,紫堂幻。盯着一个女孩子看,让人家尴尬,那该多不好啊。他这样说服抑制不住上前冲动的自己,歪头一想,觉得还不行。于是他便使用起实施来论证:他有时会听到班里的女生谈论这样的话题,涉及到过一两句“搭讪真无聊”这样的话,当时他还没当什么,现在却一想到就怕得不得了。他开始沉思如果自己去与那个女孩说话,她会怎么回答。这又把他扯进另一个漩涡里,他一想尽快脱离,就越是一个接一个地跳进坑里。

就一次,就一次。

少年走进了,他俯下身子,靠近了那个女孩。她穿着夏季的短袖校服,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脸微侧着,眼睛自然地闭着,还露出浅浅的笑容,紫堂幻想她一定是做了个很甜蜜的梦。他听见她的呼吸声,他上一次听到如此轻柔的声音还是春天刮第一阵风的时候,那时他坐在窗边,忽然风拂过,带动了旁边的树,那么轻柔,却摇晃着他的整颗心脏,如今那感觉竟重现眼前。

 

正当他陶醉着时,那双眼睛竟然睁开了,一瞬间被清澈的蓝色震撼后,他惊叫出声。

 

“诶诶诶诶???”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她居然是醒着的,此时她正上下打量着紫堂幻,然后露出了他捉摸不透的笑容。凯莉看见他红得如同熟透番茄一般的脸,心想这个人真是纯情过度了。凯莉的本意是来图书馆勾搭学霸的,没想到会遇到这么有趣的人。看手里拿着的练习册,他应该是高二某个班级的学生。

 

凯莉向来不会放过可以娱乐的机会。

 

“学长,看美少女可不是免费的哦。”

 

他本来想装作偶然路过的,可是她居然知道得这么清楚,一下子就揭穿了他。他胆战心惊地站在那里,等待女孩给自己下审判书。

 

“可是,我并没有带钱······”

 

紫堂幻没说谎,他的确没带钱。什么啊,竟然把她当成诈骗份子了。凯莉忍住笑,然后继续说下去。

 

“没有关系,学长可以用电话号码来交换的。”

 

“真的这样就可以吗!!!”

 

于是紫堂幻便在学妹的哄骗下上了贼船。

 

 

 

 

|瑞凯.ver|

 

 

 

凯莉并不是所有时候都能去占座位的,可是图书馆的超强力空调真的让人无法割舍。这个时候,在凯莉答应不再盗他的游戏密码的前提下,格瑞被派遣去占座位。

他一如既往地走进图书馆,把凯莉的书和笔盒都搁在桌子上,这里已经熙熙攘攘,格瑞今天下午还有球打,球衣和球鞋都提前换好,拜托了别人下去霸场,他将东西放好就准备离开。几个人走了进来,他们见位置的主人不在,便把凯莉的书推到一旁,这一幕完整地映入了半只脚已跨出图书馆的格瑞眼里。

“你。”

那几个人格瑞是认得的,勉勉强强算不良少年。上次在操场在雷狮占的场上打篮球还一通挑衅,结果是被他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从此看见雷狮就跑。明明想做学校里的老大却完全没有雷狮他们四个能打,以至于一直没有混出个名目来,根本不足以害怕。稀奇的是他们几个竟然没有下去打篮球,而是待在图书馆里不知道想干什么。

“给我把那几本书捡起来。”

他们回头,被一个人的阴影罩着,发现是在叫自己。和他们说话的人面无表情,很明显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神仙啊?你说捡我就捡吗?”

 

几个人里的老大把手臂搭在椅背上,颇有几分香港黑帮电影里面的架势。他说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那岂不是很丢面子?捡一本封皮粉粉嫩嫩的书,传出去被人笑话,他们还要不要混了?老大打量了一下这个不速之客,确认了他不是雷狮手下那几个人里的其中一个,就无所顾忌地骂起街。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隔壁许多学生的注意,他们不时地回过头来看看战况,其中有些认识他们的更觉刺激,干脆直接把椅子掉转过来,还有些已经开始了赛事直播,场面一时好不热闹。

“捡起来。”

格瑞懒得理会他们说了什么,只是再一次重复。这下他们可火上心头了:“我们可要生气了,我们生气起来的后果你根本承担不起。”

“生气伤肝······”格瑞顿了一下,“所以你捡不捡。”

每天和凯莉打交道真的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伤肝过程,不过久而久之格瑞已经学会了调节。他越是平静,那个老大就越怀疑人生。说到这个份上都不怕,这人非同一般啊。

 

“这又不是你的书,你管什么?那人是你的谁啊?”

 

“······”

说时迟那时快,老大还没说完,格瑞的手已经搭在他的肩上,一股杀气从背后涌来,这时老大才知道惹上了一个惹不起的人,颤巍巍捡起书跑了,后面几个小弟慌忙跟上。

 

格瑞拍了拍那上面的灰尘,稳稳地放好,扬长离去。

 

 

“凯莉,以后我不会帮你占位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可是凯莉却清楚地知道,因为那次她在书架背后看完了全过程,心想:哎呀,想不到格瑞也有好心的时候,下次请他吃个夜宵吧。

 

只不过因为吵闹,她没有听到“那人是你的谁”的回答。不过没关系,她想。他能回答什么让她吃惊的东西嘛。


© 薄荷冰沙|Powered by LOFTER